:::
《狂人日記》透出誠懇意圖及反省力。(言午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

古名伸/謝宗益舞蹈聯展的驚喜

儘管在人力、物力條件上頗多限制,古名伸及謝宗益在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所演出的三個作品,爲觀衆帶來淸新盈懷的滿足。

儘管在人力、物力條件上頗多限制,古名伸及謝宗益在國家劇院實驗劇場所演出的三個作品,爲觀衆帶來淸新盈懷的滿足。

《古/謝舞展》

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3月23〜28日

在小型舞團或舞蹈組合的台北表演藝術圈中,能夠在創意及內涵俱達到相當水準的不多。古名伸的《緘默的島》以小品形式開始,輾轉依藉著韋瓦第的旋律發展出三種層次來。首先,在即興風格的肢體語彙漸漸轉入婉約內斂的篇幅,表達了生命旅程中的無奈與疏離。就結構而言,雙人與獨舞的段落互爲表裡,跳離一般言志遣懷的框框。更難得的是,古名伸本人的肢體表現突破了三年前《三人舞展》的水平,敏感度與爆發力都極爲可觀。

《浮世繪之五─行色》是當天舞碼中比較平淡的作品,五位舞者的節奏感及身手都有待磨練。林慧玲的音樂創作倒令作品的氣氛和時代感生色不少。不過編舞家的意念與全篇貫串的風格有點貌合神離。相對古名伸的紮實作風而言,這支舞作可以稍作剪裁及整理。

謝宗益《狂人日記》承接了他的鬱悶、壓迫感濃重的戲劇化風格。他同時用了艾力克.薩提和韓德爾的音樂。效果充滿對比和內在張力,資深舞者葉台竹的表現特別値得一提。他並不在體力上逞強,反而把觀衆的注意力牽引到寬廣的內心世界。《狂人日記》的感染力也許不在舞蹈劇場風格的突出,但其中透出的誠懇意圖及反省力,敎人心中像注滿了鉛塊一般。謝宗益也許可以嘗試人數較多的大型作品,只要在整體結構上多加兼顧,這位新銳編舞家不難身列國內最具個人風格及創作力的舞蹈好手。

另一點値得高興的是,當天晚上有兩位不是舞蹈科系出身的男舞者,在國內舞蹈人口(不論演出或觀賞方面)都呈現陰盛陽衰之際,這種現象毋寧爲舞蹈發展注入一股新的生命力。寄望王以舟先生及朱星朗先生能繼續堅持這條漫長的藝術之路。

 

文字|容大超 藝術評論者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