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桑鎭〉時維飾包拯。(傳大藝術 提供)
焦點 焦點

雛鳳淸於老鳳 先睹為快看少年演京劇

可以說是新秀競發的中國少年京劇藝術團,無論在唱表、武功方面,都讓人看到近乎天才型的表演技藝,眞希望他們是「小時了了,大來必佳。」

可以說是新秀競發的中國少年京劇藝術團,無論在唱表、武功方面,都讓人看到近乎天才型的表演技藝,眞希望他們是「小時了了,大來必佳。」

老戲仗演員,新戲看編導,童伶則看師承及稟賦。即將來台灣作一週公演的「中國少年京劇藝術團」,是由上海、天津和北京三地的劇校學生所組成的。陣容相當整齊,可說是精英薈萃,新秀競發,雛鳳淸於老鳳聲。

筆者有幸,在上海看到他們赴台前預演的全部精彩戲碼,對其中幾位傑出而近於天才型的孩子演員印象特別深刻,眞希望他們是「小時了了,大來必佳」。

王珮瑜是學余派鬚生的女孩,她底嗓音剛勁淸越,吐字歸韻都十分嚴謹,在台上氣度雍閑,一派大方。〈搜孤救孤〉〈法場換子〉之類余派名作,她都表現裕如,可稱為孟小冬女士逝世十八年以來,最佳的女性余派藝術詮釋者。相信台北觀衆會和上海觀衆一樣的喜歡她。

王璽龍是大武生與架子花兩門抱的雋材,〈別姬〉的霸王、〈盜馬〉的竇爾墩,特別是〈豔陽樓〉的高登,學厲慧良的寫意風格,神氣活現,令人激賞。卸粧以後,觀衆發現他只是個乾巴瘦小的孩子時,莫不為之失笑。

奚鳴嬿是十三歲的梅派靑衣,唱表扮相都楚楚動人。在〈斷橋〉和〈宇宙鋒〉兩劇中,都有優越表現,大段唱腔處理得聲情並茂,悱惻感人。為她配演小靑和啞奴的,是習花旦的賈華,她單挑〈悅來店〉和〈秋江〉兩折戲都予人好感。

兩位裘派花臉是天津的時維,和上海的高卓。他倆功力相侔,各有千秋。時維的〈探陰山〉和〈赤桑鎭〉,高卓的〈探皇陵〉和〈上天台〉,都讓觀衆聽得心滿意足,拍紅了手掌。(大約逝去的方榮翔、風華正茂的孟廣祿等,風光不過如是。)兩者成績難分軒輊,筆者則稍偏愛時維一些,他倆在唱腔處理方面,皆近於零缺點境界,難得。

學馬派老生的王旭東,在舞台上的爆發力甚強,唱〈借東風〉時,不知道當今馬派傳人張學津正在台下注視他,依舊揮灑自如。如果張學津能到滬上敎戲,那王旭東就有福了。

魏學雷是年齡最小的武生(十歲),在〈沉香下山〉中,一口氣擰了五十八個旋子,眞令人吃驚。為了不要「揠苗助長」,筆者曾建議劇團領導,讓孩子少擰幾個──四十個就夠瞧老半天的了!

 

文字|貢敏  資深劇評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