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寶貝ㄦ》導演對於舞台上影像運用,以及影像與戲劇表演之間的互動關係有著極大的企圖。
《Click,寶貝ㄦ》導演對於舞台上影像運用,以及影像與戲劇表演之間的互動關係有著極大的企圖。(林鑠齊 攝)
戲劇

纏綿後的空虛

攝影機和電腦動畫所塑造的視覺意象,除了銀幕與銀幕之間、銀幕與舞台表演之間的「鏡象」關係是一種較為不同的嘗試之外,並未如預期般發揮更大的功能,更遑論結合舞台上現場的表演產生新的撞擊。

文字|王友輝、林鑠齊
第138期 / 2004年06月號

攝影機和電腦動畫所塑造的視覺意象,除了銀幕與銀幕之間、銀幕與舞台表演之間的「鏡象」關係是一種較為不同的嘗試之外,並未如預期般發揮更大的功能,更遑論結合舞台上現場的表演產生新的撞擊。

創作社《Click,寶貝ㄦ》

TIME 4.30~5.2

PLACE 台北新舞臺

周慧玲以兩年編導一齣新戲的成績,從二○○○年起,陸續創作了《天亮以前我要你》、《記憶相簿》和《Click,寶貝ㄦ》,三齣戲在劇場表現的掌握上各有所圖,就形式上而言,從趨近寫實卻夾雜非寫實的表現手法,到大量運用象徵符號的抽象表達,再進入影像媒體、舞蹈動作與表演文本三者之間的糾纏實驗,都可以看見編導對於劇場元素的想像與企圖;在內容上,三齣戲則一以貫之地環繞著情慾愛戀、婚姻生育、記憶錯置等等個人生活經驗的再現與延伸想像。

劇情單薄使議題難以深化

以《Click,寶貝ㄦ》來說,便是以性格上極為類型化的三女二男和一個存活在電腦中的電子寵物,透過網路情緣的簡單情節,企圖表現女性面對情欲、婚姻、生育的不同態度,同時對比男性在相同議題中的被動、逃避與懦弱。但是過度單薄的情節卻使得議題失去了深化的可能性。

就劇場形式而言,導演對於舞台上影像運用,以及影像與戲劇表演之間的互動關係有著極大的企圖,並希望透過視覺藝術家的加入,重新找尋影像媒體在劇場中的定位。但是,平心而論,影像畫面或有剎那的美麗與驚艷,銀幕上的文字和舞台演員的對白之間,也有相當程度的辛辣幽默與趣味;然而,攝影機和電腦動畫所塑造的視覺意象,除了銀幕與銀幕之間、銀幕與舞台表演之間的「鏡象」關係是一種較為不同的嘗試之外,並未如預期般發揮更大的功能,更遑論結合舞台上現場的表演產生新的撞擊。

網路聊天室與真實生活片段的相互干擾

一般來說,舞台所表現的網路世界,通常以文字直接呈現在銀幕上,《Click,寶貝ㄦ》與過去類似題材的表現最大不同之處,乃是將網路聊天室以文字進行溝通的虛擬想像,以演員現場表演取而代之。如此的處理顯然避免了戲劇陷入文字的泥沼、失去舞台表演特有現場性的尷尬,自然也讓觀眾有「戲」可看。然而,源自於文字想像的舞台形象,難免與戲劇世界中的生活片段互相干擾;就表演邏輯而言,觀眾除非相當細心,否則對於真實與虛擬、現實環境與文字想像之間,很難分辨彼此的差異。影像媒體和網路虛擬世界與舞台三者在《Click,寶貝ㄦ》中如此纏綿,卻不免讓我們依然覺得空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