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局》在構想上延續著台南人劇團以台語演繹西方經典劇作的企圖,然而在語言音韻上的掌握卻失之偏頗。
《終局》在構想上延續著台南人劇團以台語演繹西方經典劇作的企圖,然而在語言音韻上的掌握卻失之偏頗。(林鑠齊 攝)
戲劇

文本詮釋的不同面貌

以「騷文藝動」為標題的二○○四年國際劇場藝術節中,《終局》、《玩偶之家》與《群盲》是三齣現代劇場創作者詮釋經典戲劇文本的演出。就文本詮釋而言,三齣戲有著不同的表現特質,也都多少暴露了些許的遺憾。

文字|王友輝
攝影|林鑠齊
第138期 / 2004年06月號

以「騷文藝動」為標題的二○○四年國際劇場藝術節中,《終局》、《玩偶之家》與《群盲》是三齣現代劇場創作者詮釋經典戲劇文本的演出。就文本詮釋而言,三齣戲有著不同的表現特質,也都多少暴露了些許的遺憾。

TIME 4.1~4

《終局》

TIME 4.15~17

《玩偶之家》

TIME 5.6~9

《群盲》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終局》以台語演繹,迷失在語言陷阱中

以呂柏伸執導的《終局》來看,在構想上延續著台南人劇團以台語演繹西方經典劇作的企圖,然而,在語言音韻上的掌握卻失之偏頗,無法抓住台語文的特殊音樂性和語音特質,免強以平板的音韻企圖對劇本的語言做特殊的詮釋,但是這樣的方式卻迷失在貝克特原本就濃稠難以自拔的語言陷阱中,無法表現出劇本中人類面對死亡的荒謬意旨。

貝克特的劇本一向在語言中設置迷障,倘不能找到劇場視覺上的特別表現,以及不同於劇本沉重本質的輕快表現可能,那麼貝克特永遠沉重,也永遠無法讓我們透過劇場的表現看到荒謬的本質。或許,導演遺忘了《終局》Endgame劇名中遊戲本質的弦外之音,陷溺在沉重的思想包袱之中,因而劇本中所隱藏的生活本質面貌並未能被突顯出來。

《玩偶之家》簡練輕快,卻溺化議題詮釋

相對於《終局》的沉重表現,英國拜柏劇團的《玩偶之家》顯得輕快許多。導演刪去原劇本中許多寫實生活細節,也刪去了家中女僕、保母、小孩等角色,完全把表演的重點放置於主要的五個角色身上,同時,簡化場景,將原本三幕的戲,處理為多場未分幕,並將等待上場演出的演員安排坐在上舞台區的六把椅子上。這樣的處理做到了濃縮情節,集中於主要人物之間的糾葛,並暗示「玩偶」的意涵,就演出氛圍而言,有其詩意存在。特別是開場娜拉(Nora)單獨在場中,撫摸著玩偶,耳邊響起孩子的歡笑聲,以及劇終前怦然響起的巨大關門聲,前後呼應之下,對於娜拉的心境產生了極大的對比。

同時,在每場戲結束前,導演運用畫面的凝結,顯示出角色之間的關係,在畫面構圖上也有其暗示的趣味。整齣戲的節奏是相當快速的,僅有林德太太(Mrs. Linde)與柯洛克斯泰(Krogstad)真情吐露並相擁的一場戲,以極其安靜與緩慢的節奏處理,對比於娜拉與丈夫托伐(Torvald)夫妻的相處,或許可說是導演對於愛情的一種詮釋。

但是,就全劇更重要的議題詮釋,以及表演的掌控而言,導演刪去開場時娜拉對搬運工、女僕及保母的溫暖對待,似乎不自覺地(或刻意地)把娜拉變成了一個只知愛情與金錢的普通婦女。尤其,與其丈夫托伐之間,運用身體的高度以及姿態,造成夫尊妻卑的形象,刻意表現出妻子身為女人不理性的一面。之後,當戲劇進入尾聲,娜拉與托伐的身體位置產生互相易位的狀況,如此處理或許為了突顯娜拉最終決定出走的形象改變;然而,在娜拉決定離家出走的重要關鍵時刻,演員的表演並未能突顯角色的理性覺悟與嚴重失落,反而落入情緒化的反應,完全無法表現覺醒的意涵,以及最終決定出走的真正心理過程,恐怕也失去了易卜生原劇中對於「誰是玩偶?」的省思。

《群盲》帶出神祕氛圍,但表現陷入膠著

至於加拿大UbU劇團所演出的《群盲》,舞台上沒有演員,只有影像,而且是複製出來的影像,運用聲音的表演傳遞神秘的內在緊張,就某種程度來說,導演顛覆了舞台真人「表演」的定義,這樣的選擇,針對《群盲》這個象徵主義的重要作品而言,有其特殊的意義。

在梅特林克的創作中,神秘的力量一直是他追尋探索的重點,而《群盲》裡,等待成為生命終結前的恐慌,唯一的希望已死,黑暗中,漂浮在半空的人頭,顯示出「靜」的美學概念,影像中人臉的細微表情,更將「動作」的意義加以重新詮釋,我們不得不承認這是現代戲劇中的經典表現。

只是,影像的魅力、靜態的表演、聲音的寬廣度,種種的表現在戲開始後的十分鐘內達到了極致,接下來難免陷入膠著,特別對於不熟悉劇本、不能聽懂語言的觀眾而言,恐怕是另一種考驗,或許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正是導演對於《群盲》劇本中,希望觀眾透過演出,感受人類世界面臨死亡威脅時感受到的黑暗與惶恐的另一種詮釋吧!

 

文字|王友輝 台南師範學院戲劇研究所副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本期評論群

王友輝 (國立台南師範學院戲劇研究所副教授)

陳漢金 (東吳大學音樂系副教授)

林芳宜 (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藝術碩士)

林鶴宜 (台大戲劇系教授)

陳雅萍 (台北體育學院舞蹈系專任助理教授)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