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兒牛大
天兒牛大(林鑠齊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關於不塗白粉的天兒牛大……

本刊一月號的封面主題是日本舞踏團體「山海塾」,圖中展現凝鍊肢體的舞者,正是山海塾的藝術總監天兒牛大。這位大師級的藝術家,在未塗上舞踏演出的白粉時,是怎樣的面貌?本刊編輯特地在國家劇院後台訪問他,簡短的問答,讓人見識到這位連三宅一生都為其藝術折服的大師,胸有成竹卻謙沖為懷的一面…

文字|田國平、林鑠齊
第147期 / 2005年03月號

本刊一月號的封面主題是日本舞踏團體「山海塾」,圖中展現凝鍊肢體的舞者,正是山海塾的藝術總監天兒牛大。這位大師級的藝術家,在未塗上舞踏演出的白粉時,是怎樣的面貌?本刊編輯特地在國家劇院後台訪問他,簡短的問答,讓人見識到這位連三宅一生都為其藝術折服的大師,胸有成竹卻謙沖為懷的一面…

快要七十歲的的知名日籍服裝設計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二十七歲的時候到巴黎學習服裝設計,其間歷經廣島原爆與巴黎學潮,他將日本服裝的材質與元素融入西方的時尚,以極具戲劇性的手法,成功地征服全世界,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長戴斯‧德蘭里斯稱譽其為「我們這個時代中最偉大的服裝創造家」。

這樣一位大師的設計作品,卻也受到山海塾的影響;山海塾藝術總監天兒牛大自一九七八年開始在巴黎演出舞踏,三宅一生每一次都不會錯過。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設計風格色彩繽紛的高田賢三(KENZO)。但在這次訪台的首場演出前接受訪問的天兒牛大,卻是一身素樸,即使和三宅一生熟稔,並沒有身穿名牌。

天兒牛大在美學上驚人的表現,讓「天兒牛大」的招牌在表演藝術界的地位崇高宛若神明,但也充滿著種種神秘的色彩。這是「山海塾」第三次來台,離上次造訪已有九年。

雙眼炯炯有神、氣質內斂的舞踏家

這次演出沒有綵排記者會,特別央求主辦單位安排專訪,在國家戲劇院的二樓演員休息室,見到了天兒牛大,樸實休閒的裝扮,雙眼炯炯有神,與舞台上的神情,有極大的落差,即使在訪談間,胸有成竹卻謙沖為懷,內斂的氣質令人印象深刻。

透過翻譯的空檔,天兒牛大翻閱著一月號的《PAR表演藝術》雜誌,封面即是在這次作品《響》中演出的天兒牛大獨舞場景,內文則有德國舞蹈大師碧娜‧鮑許與山海塾的特別企畫。看到關於碧娜的那幾頁,天兒牛大微笑著說,我和碧娜也很熟,互相欣賞彼此的作品,每年六月她來巴黎演出,我都會去看,我的演出,她每次也會來看。

當有記者問到他認不認識與他同時間演出的舞踏演員秦Kanako,天兒牛大回答,不認識,可是在雜誌裡有看到,馬上翻到《PAR表演藝術》一月號的內頁,找到關於秦Kanako的報導。

想加入山海塾演出?趕快參加他們的工作坊!

以下是天兒牛大的訪問摘要:

您是如何選擇團員的?團員如何訓練?為什麼不收女性團員?

我挑選團員有兩個條件,一是集中力,二是耐力。

平常上課,東西方的舞蹈訓練都有,西方的動作強調張力,東方的動作是訓練如何放鬆,舞踏首重身體與重力的對抗,呈現力量凝聚的放鬆狀態。團員們在演出前會做些伸展,讓身體安靜下來,摒除雜念以求安定與專注。

當年離開「大駱駝艦」自組「山海塾」時,曾經招收了三十名男生、三十名女生進行訓練,最後只有三個男生留了下來,一直到現在都是固定班底。因為一開始形成了風格,就一直延續以男舞者的形式創作。

事實上,我們並未公開招過團員,「山海塾」的作品規模不大,成員大約六、七人,團員都是我的弟子在各地的大師班挑選適合且有意願的人參加。我覺得這樣的規模很好,應該不會擴大。

山海塾給人的印象,總是光頭,全身塗白粉,平常時都會理光頭嗎?多久理一次?平常練習時會塗白粉嗎?塗滿全身要花多久時間?

我們只有在演出時才會理光頭,演出期間大概每天或是兩天理一次,沒有演出時可以留頭髮,因為演出頻繁,我自己理得蠻勤的。

練習時不塗白粉,演出前才塗,要花一小時。

除了舞踏,拍過片也導過歌劇

您在法國住了二十多年,會說法文嗎?平常飲食以法國料理為主還是日式料理?

基本生活的法文使用都沒問題。現在年紀大了,比較喜歡東方的食物,但在全世界巡迴,不是每個地方都有日式料理,反而是中國菜到處都有,因此以中國菜為主吧!

您有嘗試過哪些跨界的創作?

曾經有美國的舞團找我編過舞,在歐洲導過一些歌劇,也為電視台拍過一支與三宅一生合作的三分鐘作品,不過都是以我的名義,不是「山海塾」的作品。

您的作品裡常常出現水與沙,有特殊的意涵嗎?

水,是萬物的起源,沙是生命的終結,萬物生滅的常規,都是我感興趣的議題。

為什麼「山海塾」的作品都不發行影帶或是DVD?

很多年以前,就有很多人問我這個問題了,我不覺得架起六、七台攝影機,就能夠將作品完整呈現,舞台的作品,就應該是在舞台上呈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