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戲劇

我是好孩子,也是壞學生

林奕華和胡恩威的《戀人絮語》,沒有讓我看到太多企圖心的展現,或者這戲本只是兩人戲劇定位點的再調整;對似乎必須移向中產、移向大表演廳、移向主流市場的兩人,這樣的再定位,自然是無可厚非,只是當年林奕華犀利的主題企圖與叛逆風格,可不要在這樣的定位過程中流去了。

林奕華和胡恩威的《戀人絮語》,沒有讓我看到太多企圖心的展現,或者這戲本只是兩人戲劇定位點的再調整;對似乎必須移向中產、移向大表演廳、移向主流市場的兩人,這樣的再定位,自然是無可厚非,只是當年林奕華犀利的主題企圖與叛逆風格,可不要在這樣的定位過程中流去了。

非常林奕華《戀人絮語》

TIME  5.6〜8

PLACE  台北新舞臺

張愛玲的《半生緣》魂魄未遠,羅蘭.巴特已在門外扣鈴。

林奕華和胡恩威這對俐落、潔淨又總不令人失望轉身的雙人組,再次顯現他們遊走好孩子與壞學生間,適得其所(也能維持自我)的優雅迷人身姿。

以羅蘭.巴特《戀人絮語》為名的這齣戲,讓黃耀明和許茹芸擔任主戰大先鋒,果然也駕輕就熟,你一首我一曲溫故知新讓歌迷吃到飽滿知足,小小遺憾處可能是會問:真的讓黃、許這兩道好菜,就「這樣」無新意地煮吃掉嗎?

陳立華的演出似乎並未確定好自己的位置

一肩挑起文本重擔的陳立華,在無故事劇情與肢體搭配的架構下,一人喃喃獨立四走自語,意圖掌控並操舵住巴特大師那看起來清淡隨意,其實根本是要攤露暗藏內在情感、又要優游飄出思想絮語的龐大艦隊,角色難度才真是全戲最任重道遠,能否說服觀眾接受這隱性文本的愛情絮語力道,是關乎全戲俗雅平衡桿,會不會偏頗與否的決定性籌碼。

陳立華的演出,並不如他在《半生緣》裡的壞角色來得淋漓盡致,在入戲的感傷自溺,與出戲的冷眼皮壞間,似乎並未確定好自己的位置(究竟是在演羅蘭.巴特、自己、林奕華還是誰?),與其他角色的互動關係也曖昧未明(是因「戲碼的紅燒肉」沒有燉得夠久夠入味嗎?),但這部分缺失的帳或是得掛回導演身上,演員有可能只是受過者。

林奕華依舊維持他強烈並能讓人期待的個人氣息,演員肢體聲色極簡化(去勢化、木偶化?),大膽去除形式與告別慣習的勇氣,主導議題並不斷尋找意外新關係的好奇心,以及能夠(且喜愛)單刀切入人心痛處,又可冷漠無波地離去的本事,而林式舞台原本簡單卻能拉出張力(並讓人不安)的風格,現在加上胡恩威的多元豐富如虎添翼。

沒有看到太多企圖心的展現

胡恩威在這戲裡的揮灑空間加大,視覺節奏掌握得體,有自信大度的表現,但在與全戲核心的扣合上,有些微失措的飄忽;這問題也出現在演員黃大徽、陳浩峰身上,兩人演出賣力,但究竟在做什麼與想做什麼,不夠清晰。也就是說,就算是讓人見到了「舞照跳、馬照跑」的好戲,可是「又怎樣呢?」,意涵失之迷離。

黃俊銘的歌聲迷人,我喜歡。

林奕華和胡恩威的《戀人絮語》,沒有讓我看到太多企圖心的展現,或者這戲本只是兩人戲劇定位點的再調整;對似乎必須移向中產、移向大表演廳、移向主流市場的兩人,這樣的再定位,自然是無可厚非,只是當年林奕華犀利的主題企圖與叛逆風格,可不要在這樣的定位過程中流失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