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莫努虛金帶來了陽光劇團。喧囂紛擾的自由廣場上,搭起一座白色的巨大帳篷,上演一齣長達六個半小時,如碎花拼布般,從六百個即興片段中,所挑出來的四十個 人生場景。
終於,莫努虛金帶來了陽光劇團。喧囂紛擾的自由廣場上,搭起一座白色的巨大帳篷,上演一齣長達六個半小時,如碎花拼布般,從六百個即興片段中,所挑出來的四十個 人生場景。(許斌、林鑠齊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那些因《浮生若夢》而燃起的靈光 致莫努虛金

浮生雖然若夢,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陽光劇團在台北,為劇場觀眾激盪出的波濤,也許會如《浮生若夢》擷取人生關鍵片段的創作概念,成為某些人生命中的關鍵片斷。透過影像,透過隻言片語,我們向帶來這一切的陽光劇團與莫努虛金女士,深深致意。

浮生雖然若夢,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陽光劇團在台北,為劇場觀眾激盪出的波濤,也許會如《浮生若夢》擷取人生關鍵片段的創作概念,成為某些人生命中的關鍵片斷。透過影像,透過隻言片語,我們向帶來這一切的陽光劇團與莫努虛金女士,深深致意。

你和我共同坐在觀眾席上,看著旋轉圓盤上,轉出一幕又一幕的的人生掠影。或許沉睡或許喚醒,你也許也和我一樣,都在尋找故事中所折射出來,輕輕碰觸或重重撞擊我們生命的吉光片羽,何其簡單卻又何其輝煌。

演員就是我們的鏡子。演員走入角色,體驗他們當下所經驗的,他們被角色附著,雖然有些角色只活一場戲,卻因真正活在當下,讓我們看見了自己,而令人難忘。

「期待並確信,我們所創作的當下時光與你們的相似.我們所經歷的哀悼與你們的相似.我們所承受的遺棄痛苦與你們相似,我們戲劇中的愛情,熱情,希望與夢想也是你們的。」是的,我們正和莫努虛金進行一場「相似點的賭注」。

我們反覆聆聽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經驗著一趟又一趟的生命旅程,感受世界的美好事物與其中所涵蓋的憂傷,把那些在下一次的消失,在萬物間,在你我之間的美好片刻緊緊握在手心。

這是一齣關於當下的戲,雖然描述「當下」的當下,當下已經不再是當下。或者訴說人性之美,或是為理解人性之美所承受的痛苦,有時當我們了解這些當下時光有多美好時,時光已然逝去。

這是一齣真實,也超越了真實的戲,或者你可以說,這是一齣假裝自己不是戲劇的戲劇。在劇場裡,演員活在舞台上,但又不完全如同真實人生.這就是戲劇的力量,剎那間,我們懂了何謂「距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