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致凱
黃致凱(林鑠齊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故事工廠藝術總監

黃致凱 回歸初衷 繼續做夢

身為李國修的得意弟子,黃致凱在李國修病逝、屏風表演班宣告無限期暫停演出後,與資深團員另組劇團「故事工廠」,繼續李國修未完成的戲劇夢。卅歲以前的他,人生一直在獲得;卅歲以後的他,面對的是失去。現在,每天睜開眼睛,都強烈感覺到更接近死亡一步,所以,他要擁抱當下,更用力地生活。

文字|李玉玲
攝影|林鑠齊
第257期 / 2014年05月號

身為李國修的得意弟子,黃致凱在李國修病逝、屏風表演班宣告無限期暫停演出後,與資深團員另組劇團「故事工廠」,繼續李國修未完成的戲劇夢。卅歲以前的他,人生一直在獲得;卅歲以後的他,面對的是失去。現在,每天睜開眼睛,都強烈感覺到更接近死亡一步,所以,他要擁抱當下,更用力地生活。

新點子劇展《白日夢騎士》

5/9~11  19:30   5/10~11  10:30、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7/19~20  14:30   7/19  19:30

板橋新北市藝文中心

INFO  02-33939888

工廠林立的新北市新店區電子公司站附近,今年,又多了一間「地下」工廠。作業間傳來的不是轟隆隆的機器聲響,而是「工頭」黃致凱說話的聲音。他的腦袋像個多寶格,分門別類裝滿了東西,隨時撈,也隨時拋。

「這個衣架做成的車子,沒有煞車,你們要自己設法處理流動問題。」

「這場戲很複雜,要注意聽,我一次就講完。」

得了結膜炎的演員「小胖」,眼睛瞇成一條線,黃致凱盯著他,撂下一句自我解嘲的話:「我覺得你把我看扁了!」腦袋又轉到戲裡:「開門聲,燈光轉換……要怎麼減少破綻,等等,我在跑程式……」

沒多久,黃致凱自言自語:「我懂了!腦袋復活。」

屏風熄燈  「故事工廠」延續戲劇夢

卅三歲的他,「三十而立」的人生挑戰:扛起一個團。去年七月,恩師李國修病逝,屏風表演班宣告無限期暫停演出,行政團隊也在年底解散。二○一三年最後一夜,當許多人狂歡迎接二○一四年到來,屏風人聚在辦公室不忍離去,包括藝術總監林佳鋒、執行長江智慧等資深團員,決定另組劇團,讓李國修沒完成的戲劇夢繼續下去。

劇團取名「故事工廠」。二○一三年十二月卅一日,屏風暫停日,也是故事工廠創團日,過去與現在,無縫接軌。黃致凱說,離開屏風,只帶走恩師教給他的八字箴言「看戲修心.演戲修行」。

李國修雖然離開了,精神還活在這群曾一起打拚的後輩戰友身上,故事工廠團址和屏風一樣,都在地下室,辦公室格局、色調都有點像,黃致凱用著李國修送給他的導演鈴,運籌五月將發表的創團作《白日夢騎士》。

「綠色系的辦公室,會騙人,好像在綠地上,很舒服,不知不覺就會加班。」黃致凱笑說。現在的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管創作,藝術總監的頭銜,要負起格局更大的責任。

故事工廠廠訓寫著:「在這裡,我們製造感動,製造驚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黃致凱說,故事工廠不只有一條生產線,除了主力的劇場,也會擴大到其他文創產業及經紀。即便是劇場,未來也不是黃致凱一人獨大,「我從國修老師身上看到一個藝術家寬大的心胸,子弟兵不一定非得在屏風發光發熱,故事工廠也一樣,提供的是創意的擂台。」

黃致凱信心十足表示,故事工廠來自屏風訓練出來的戰鬥團隊,將成為優秀創作人才堅強的後盾,而他也沒在怕,「我的作品或許還有成長空間,但不擔心有人來拚台,舞台是我的主戰場,死也不放。」

恩師給功課  重回小劇場練功

二○○八年,年僅廿七歲的黃致凱,在兩位重量級「護法」李國修、劇作家紀蔚然全力相挺下,挾著「李國修培訓五年的秘密武器」,以及紀蔚然的文本《瘋狂年代》初試啼聲,第一個導演作品就在一千五百人座的國家劇院發表,羨煞不少初出茅廬的劇場工作者。

屏風時期做一齣戲,預算兩千萬;故事工廠創團作《白日夢騎士》,製作費不到百萬元。演出場地也從一千五百人換到最多只能容納兩百餘人的實驗劇場,這是李國修生前給黃致凱的功課。

二○一一年做完《王國密碼》,李國修說黃致凱太專注追尋說故事的技巧及形式,但對人性的掌握不夠深入,說故事的基本功還不足。「小劇場是大劇場的上游。」李國修給了忠告,要黃致凱重回小劇場練功。

李國修給的第二門功課:學習看報表。他說,作為一個導演,要懂預算,控制成本,做夢也要實際。「硬布景太耗費,改成軟布景行嗎?」黃致凱說,現在的他,搞藝術,也會看看口袋有多深。

「大學戲劇系的訓練,就是從小劇場開始,我只是回到最初,整理自己。」黃致凱比喻,就像畫畫一樣,篇幅大,畫潑墨;篇幅小,就寫小楷。最近,他在整理《李國修編導演筆記》一書,重新溫習老師說過的話,對於劇場是以虛擬實的寫意空間,感觸更深。「劇場,是在有限的空間創造無限,我問自己:當沒有了懸吊系統、多媒體投影、電腦燈,還能怎麼說故事?」

擁抱當下  用力生活

「修師常提醒我,每寫一個劇本,就要問:和這個時代有什麼關連?說什麼(對生命的態度)比怎麼說(形式)更重要。」面對恩師的生病、離世,黃致凱說,這兩三年,自己好像被扒了一層皮,對於生命有了更深的體悟。

曾有一段時間,黃致凱因為巨大壓力,創作卡關八個月,ㄍ一ㄥ到晚上「夢遊」失控,直到向國修老師坦承,他才有了重新做夢的勇氣,寫作了《白日夢騎士》,李國修在病榻上還盯著劇本大綱給意見。

《白日夢騎士》藉由一個萬年龍套演員,深陷一個似真似假綁架案的戲中戲和推理劇,說一個現代荒誕的寓言:「人活著沒有夢想,等於死亡。但如果實現夢想的代價是死亡……」黃致凱提醒自己:生活在22K世代的年輕人,是否已失去做夢的勇氣?也以這齣戲向心目中最勇敢做夢的騎士——國修老師致敬。

黃致凱說,卅歲以前的他,人生一直在獲得;卅歲以後的他,面對的是失去。現在每天睜開眼睛,都強烈感覺到更接近死亡一步,所以他要擁抱當下,更用力地生活。「國修老師雖然走了,身旁還有很多老師,和一群人共同打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目前,我的人生太美好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1981年生。臺大戲劇系第一屆畢業,戲劇研究所碩士。

◎2002年進入屏風表演班實習,2005年拜入李國修門下,成為入室弟子。2008年,首度擔任導演,在國家劇院發表紀蔚然劇作《瘋狂年代》。

◎屏風時期編導作品:2009《合法犯罪》、2010花博魔幻歌舞劇《百合戀》、2011《王國密碼》。並擔任2011《京戲啟示錄》、2013《半里長城》執行導演,及2013《商業周刊》舉辦的「王者論壇」策畫導演。

◎李國修病逝後,屏風表演班宣告無限期暫停演出,部分屏風核心成員另組「故事工廠」,黃致凱擔任藝術總監及編導。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