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湘儀《還魂記》
賀湘儀《還魂記》(三缺一劇團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寓言承載沉重議題 輕盈啟動思維革命

三缺一劇團《土地計劃首部曲》

透過身體力行的土地行腳,三缺一劇團成員走入台灣社會,親身體驗到令人哀傷、深思的現象,於是他們透過閱讀、討論、田野調查與排練,將所觀察到的人、事、物,轉化為寓言體裁,說給大家聽、演給大家看。即將演出的《土地計劃首部曲》包含魏雋展的《蚵仔夜行軍》與賀湘儀的《還魂記》,分別論及海岸污染與水源乾涸問題,除了將以歌隊形式演出,也將利用物件打造劇場的象徵與隱喻。

透過身體力行的土地行腳,三缺一劇團成員走入台灣社會,親身體驗到令人哀傷、深思的現象,於是他們透過閱讀、討論、田野調查與排練,將所觀察到的人、事、物,轉化為寓言體裁,說給大家聽、演給大家看。即將演出的《土地計劃首部曲》包含魏雋展的《蚵仔夜行軍》與賀湘儀的《還魂記》,分別論及海岸污染與水源乾涸問題,除了將以歌隊形式演出,也將利用物件打造劇場的象徵與隱喻。

三缺一劇團《土地計劃首部曲》

12/57  1930

12/67  1430

12/913  1930

12/1314  1430

台北 牯嶺街小劇場1樓實驗劇場

INFO  www.shortoneplayer.com/

「要吃蚵仔要卡緊,以後國光石化蓋了,就吃沒了。」二○○九年,在一次例行的徒步旅行中,魏雋展走到了彰化的王功一帶。從小在基隆長大、熱愛吃海鮮的他,因為當地居民的一句話,深怕自己再也吃不到蚵仔,而有了為蚵仔說一個故事的想法。後來戲未開排就因國光石化暫停開發而擱置,直到兩年前,三缺一劇團的另一位核心成員賀湘儀想要將行腳的見聞改編成一齣戲,這個深藏在魏雋展腦海裡的念頭又跑了出來,「土地計劃」於焉成型。從閱讀、討論、田野調查到排練,他們一步一腳印,將所觀察到的人、事、物,轉化為寓言體裁,說給大家聽、演給大家看。

用寓言故事  說土地的哀愁

經過與台西蚵農林進郎多次的接觸,魏雋展與團員們走進了這個多年前以養蚵聞名,現今因六輕污染環境,造成海岸嚴重侵蝕、空氣的廢氣超標、罹癌率居高不下的鄉鎮。魏雋展說,印象很深的一次是,進郎大哥帶他們逛村子,經過每一戶人家,他會介紹哪一家是他的什麼親戚,誰已經死了,死於什麼癌,誰留下來了。「一棟一棟的房子,每一棟都有一個死亡的故事,都有一個癌症的案例,許多男人都死了,許多女人留下來。」魏雋展形容,逛了村子一圈,突然感覺,看見的是一個又一個墓碑,死亡的氣息,但搭建的蚵棚底下,仍有老人和中年婦人在剖蚵殼或串蚵串,閒聊時充滿生命力,形成強烈而鮮明的對比。

魏雋展編導的《蚵仔夜行軍》描述一個住在海裡的蚵仔部落,他們過著原始的生活,有自己的信仰,每年到了固定的時間,就會舉辦獻祭的儀式。有一天,他們發現部落的蚵仔愈來愈容易生病,數量也愈來愈少,甚至有的還變成畸形的綠色怪物;於是,一個好奇的蚵仔決定找出真相,為了活下去而反擊。蚵仔的處境是人類的寫照,他們的自救可以連結到人民走上街頭的運動,編劇協力鄒欣寧表示,當抗爭和社會控訴成為政治正確的選項,她更想呈現的是,行動之前凝聚共識的過程。

另一齣《還魂記》由賀湘儀編導,對水圳有著強烈興趣的她,走訪溪州,跟當地的農夫一起耕種,同時進行一趟濁水溪溯源之旅,看見被剝奪殆盡、逐漸乾涸的濁水溪,因而認識了中科搶水的議題。賀湘儀從民間傳說中翻找出借屍還魂的鄉野奇談,述說一名在河裡溺斃的女子,只有溪王作伴,為了想要早日投胎,她必須抓人與她交換。她挑上了一個女人,不過在這之前,她要女人回到陽間,附身還魂,完成一件生前未了的心願。

歌隊演出評論  物件寓意象徵

相對於社會議題的沉重,對魏雋展而言,寓言就像翅膀一樣舉重若輕地乘載主題,「當人們面對壓迫與無力感時,一時之間無法對抗強大的系統,寓言可以解構舊的權力系統,再建構一個新的觀點,並透過說故事的分享和表達,凝聚共識和力量,這是另一種革命,腦內價值的革命。」

在導演手法上,兩齣戲都使用歌隊形式,演員時而敘事時而演出,身兼敘述者、劇中人等身分,跟觀眾訴說故事。魏雋展認為,說故事是很古老的表達方式,希臘悲劇、中國戲曲都是如此,只是布萊希特強調了扮演中的評論功能,以及演出及故事的社會性,「當我想尋找台灣當地很有趣的故事,並將它轉化成劇場時,說故事便是最好的方式。」

極簡舞台上只有簡單的日常物件,《蚵仔夜行軍》運用了一張大白紙,《還魂記》則以耕作用的黑網、竹竿、斗笠,創造出極大的空間幻覺和戲劇張力,觀眾的想像參與讓境隨心轉,提供了觀看視角的自由度。

魏雋展強調,物件,技術性來講,它可以是物件本身,也能成為舞台、道具、服裝,並能擁有呼吸和靈魂,成為一個偶;更重要的是物件的使用,本身就是一個象徵,一個隱喻。「當被我們挑選的物件可以轉化成各種東西時,劇場的雙重空間便打開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日常物件 劇場主角

「物件劇場」源於一九八○年代的歐洲,被視為偶戲的一個類型,用來形容一種活化物件的表演形式。通常物件都是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物品,而非量身訂做的偶。和一般偶戲一樣,物件劇場的表演者透過表演操弄技巧,將一件物品轉化為有自我意識的角色,「退後一步,讓身邊的物件來啟發靈感」是物件劇場未知且迷人的地方。

舞台上的主角從「人」變成了「物」。創作者可以從形狀、顏色、大小等物的外觀,材料、觸感、狀態等物的特質,到用途、意義、功能等物的符號,或思索物的脈絡,或延伸物的想像,或顛覆物的定義,向感知提問,尋找新的觀看與敘事方式。物件劇場將「偶戲」的定義推向了另一個極致,「把玩材料、賦予生命」就可以算是偶戲。(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