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李世揚
音樂家李世揚(陳藝堂 攝 李世揚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給外行人的第一堂身體練習課 親身體驗之二

李世揚 肢體接觸是最真實的交流

即興鋼琴家李世揚在編舞家林文中「設計」下,與舞者們一起在實驗劇場起舞《慢搖滾》,回憶起這段愉快的跳舞時光,李世揚最想念彼此間的身體接觸與團隊相處;在場上藉由實際的肢體接觸,一群人為著同一個目標一起做同一件事,讓作品在彼此的激盪間長出最終樣貌。儘管身為樂手總得和樂團一起工作,但「聲音在空氣中交流,看不到也摸不到,不像跳舞是最真實的接觸。」李世揚說。

文字|白斐嵐
攝影|陳藝堂
第265期 / 2015年01月號

即興鋼琴家李世揚在編舞家林文中「設計」下,與舞者們一起在實驗劇場起舞《慢搖滾》,回憶起這段愉快的跳舞時光,李世揚最想念彼此間的身體接觸與團隊相處;在場上藉由實際的肢體接觸,一群人為著同一個目標一起做同一件事,讓作品在彼此的激盪間長出最終樣貌。儘管身為樂手總得和樂團一起工作,但「聲音在空氣中交流,看不到也摸不到,不像跳舞是最真實的接觸。」李世揚說。

喜歡動來動去的音樂人並不少,但能站上實驗劇場跳舞的可沒幾個。更令人意外的是,享有這份「殊榮」的主角卻是不太愛運動、總是被舞者朋友叨念「你又駝背了」的即興鋼琴家李世揚。

讓李世揚從鋼琴椅起身跳舞,是從一場「局」開始的。當時李世揚受邀擔任林文中舞團《慢搖滾》現場樂手,排練初期只是跟著大家一起暖身動一動,殊不知編舞家早就盤算好要樂手們一起跳舞:「文中大概是覺得每次看南管演出,樂師總是坐在一邊演奏,才想要打破這道看不見的疆界;另外,他也不希望舞者被過去的訓練局限,太有『跳舞』的感覺,所以才想要加入我們這些素人舞者。」李世揚說。

用最本能的方式和身體溝通

面對這些素人新手,林文中倒是給了他們極大的自由。排戲過程中,林文中讓南管歌者在旁演唱,舞者們則隨著音樂自在舞動、調節呼吸,從「玩」的感覺出發,發展更多可能性。相較於舞者的動作多已預先設定,李世揚與南管樂師則有許多即興發揮的空間,林文中也會適時從旁介入,有時指揮眼神方向,有時稱許樂手們隨意發展的動作,再藉由這些暖身、排練以調整各自的身體質地。為了不讓自己在台上顯得手足無措,李世揚必須在三週的密集排練間,記住每一個動作帶來什麼樣的身體感覺,用最本能的方式和身體溝通。

回憶起這段愉快的跳舞時光,李世揚最想念彼此間的身體接觸與團隊相處。對於習慣靜態工作的人來說,往往先在心中有了一套想法,才提出來與他人溝通。在排練《慢搖滾》時,卻是在場上藉由實際的肢體接觸,一群人為著同一個目標一起做同一件事,讓作品在彼此的激盪間長出最終樣貌。儘管身為樂手總得和樂團一起工作,但「聲音在空氣中交流,看不到也摸不到,不像跳舞是最真實的接觸。」

從為聲音而動到與人共舞而動

不過,跳舞再享受,也比不上彈鋼琴自在。面對黑白琴鍵,李世揚終於又回復到不需特別想什麼來駕馭身體的狀態。舞者有自己獨特的身體記憶,樂手也有。對於同時具有古典與即興背景的李世揚來說,演奏古典樂時是以聲音控制動作,經年累月的練習,讓身體知道什麼聲音需要什麼動作,所有動作都是經由事先詮釋、長期消化後的選擇。在即興時,卻是反其道而行。身體根據耳朵聽到的聲音即時做出回應,再由動作產生聲音。光從即興演奏者臉上的表情,我們往往就看見了音樂,成就了音樂的視覺性。

至於從為聲音而動,進展到與人共舞而動,李世揚最大的收穫是什麼呢?他笑著回答:「演出完,大家都稱讚我沒那麼駝背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