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劇團的《森林七矮人》,藉由劇情刺激小朋友思考「犧牲」的意義。
復興劇團的《森林七矮人》,藉由劇情刺激小朋友思考「犧牲」的意義。(李銘訓 攝 復興國劇團 提供)
座談會 座談會

爲戲曲尋找未來的戲迷 訪復興國劇團團長鍾傳幸談戲曲兒童劇

鍾傳幸覺得現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戲迷,當年也是小時候被爸爸媽媽帶到戲園子聽戲,才種下跟戲曲的緣分如果讓現在的小朋友從小就可以看到戲曲的兒童劇,那是不是也能替戲曲找到未來的觀衆呢?

文字|莊珮瑤、李銘訓、復興國劇團
第76期 / 1999年04月號

鍾傳幸覺得現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戲迷,當年也是小時候被爸爸媽媽帶到戲園子聽戲,才種下跟戲曲的緣分如果讓現在的小朋友從小就可以看到戲曲的兒童劇,那是不是也能替戲曲找到未來的觀衆呢?

復興國劇團《森林七矮人》

台北新舞臺

4月3〜4日

通常提到戲曲,大家免不了都有個刻板印象,認爲那是屬於老一輩人的玩意,跟什麼Y世代、Z世代的年輕人是扯不上關係的,不過復興劇團的鍾傳幸團長卻覺得,現在的老公公老婆婆戲迷,當年也是小時候被爸爸媽媽帶到戲園子聽戲,才種下跟戲曲的緣分,如果讓現在的小朋友從小就可以看到戲曲的兒童劇,那是不是也能替戲曲找到未來的觀衆呢?

復興劇團在京劇團體中算是頗勇於求新求變的,新編京劇如《徐九經升官記》、《美女涅槃記》、《潘金蓮和她的四個男人》、《羅生門》等戲碼的搬演,都能得到年輕觀衆相當的共鳴;而鍾傳幸想征服的不僅僅是年輕的成人觀衆,她更想讓京劇的魅力擴及到國家未來的主人翁身上,所以從兩年多前的《新嫦娥奔月》與將於今年四月演出的《森林七矮人》中,我們可以看到她對戲曲兒童劇創作的用心與企圖。

鍾傳幸不諱言,「之所以開始做戲曲兒童劇,的確考慮劇團的發展與戲曲的未來」,因爲深切感受到戲曲觀衆的嚴重流失,她開始深思「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而她所提出的答案是:時代不同了,老戲不一定能吸引現代人,所以要做「市場區隔」,為不同的觀衆製作不同的戲,骨子老戲的對象是資深戲迷,而新編京劇的對象就是年輕一輩了;至於「實驗」成不成功,那就交給票房去檢核吧!

對於戲曲兒童劇的題材,鍾傳幸的態度是相當開放的,她認爲無論古今中外,只要是「適合戲曲形式表現」的,就可以運用改編,像這次演出的《森林七矮人》就是改編自著名的《白雪公主》童話;鍾傳幸表示,這個故事中的許多場景都很適合以戲曲的程式來呈現,例如七矮人就可用京劇中的「矮子步」來演,一場小動物幫白雪公主打掃房子的戲,就可以用京劇中的各種翻滾、觔斗、雜耍來演出那一團混亂有趣的氣氛。

鍾傳幸強調,戲曲兒童劇一定要針對兒童來考量設計,像人物的造型就一定要富有「童趣」,而這一點正是傳統藝術所欠缺的;而在音樂方面,則盡量用節奏輕快、易於朗朗上口的曲調,像西皮、流水之類的,然後設計成重複但變奏的形式在劇中出現,讓小朋友對這樣的音樂印象深刻。至於京劇最大特色的「寫意」表演,也同樣會在戲曲兒童劇中展現,像拿著馬鞭揮動就是騎馬、撑著車旗前進就是坐車的方式,鍾傳幸相信現代的小朋友一定看得懂,「只要在對的時候給對的表演,觀衆就會了解,太多具象的東西反而會限制住!」

兒童劇雖是做給兒童看,但專業上一點也不能馬虎,而且「比做給大人看的戲難上好幾倍」。鍾傳幸說,光是爲了讓兒童觀衆能安靜看戲、不會坐不到十分鐘就亂動講話,在戲的動作、情節上幾乎是「五步就要一個起伏」;甚至小朋友的觀戲反應很直接,演員的臨場應變能力也必須很強才行,鍾傳幸表示,她都會要求演員要「有孩子的心」,在演出時才能淸楚地把意思傳達給小朋友。

除了用戲曲形式把戲演得熱鬧好看外,鍾傳幸並不想在戲中說敎,而是用情節的設計來刺激兒童觀衆思考,從而傳達大人想傳達給小朋友的訊息。像《森林七矮人》中,矮子老公公想長高,但是要實現這個願望必須以白雪公主來交換,矮人們陷入犧牲與否的兩難,這樣的設計正可讓小朋友思考「犧牲」的意義。

談起戲曲的普及,鍾傳幸認爲還是要從學校敎育做起,「如果音樂課可以唱西皮、敲鑼鼓,體育課可以拉山膀、起雲手」,那戲曲的形式自然會進入孩子的世界。而現代的思維更必須成爲新編京劇的骨架,鍾傳幸認爲,解構舊故事、重構新觀點,一切回歸到人性面,戲就會吸引人;如果這樣的努力也無法得到觀衆靑睞,「那就是時代的選擇了!」

(本刊編輯 莊珮瑤)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