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動物園》讓演員扮演動物,講述一樁動物園搬遷前夜,園區動物密謀叛逃的奇幻故事。
《大動物園》讓演員扮演動物,講述一樁動物園搬遷前夜,園區動物密謀叛逃的奇幻故事。(台南人劇團 提供)
戲劇 以動物叛逃計畫 反思人類視角的荒謬

一座《大動物園》 人類社會的縮影

台南人劇團新戲《大動物園》,由導演黃丞渝、編劇魏于嘉聯手創作,以一個動物園中動物密謀叛逃的奇幻故事,隱喻人類社會,也反思人類視角的荒謬可笑。編導將動物園成為人類世界的縮影,劇中由人類扮演的動物角色,將會非常故意地突顯出「扮演」這個行為,讓觀眾盡可能地看見「人類扮演動物」的過程。

台南人劇團新戲《大動物園》,由導演黃丞渝、編劇魏于嘉聯手創作,以一個動物園中動物密謀叛逃的奇幻故事,隱喻人類社會,也反思人類視角的荒謬可笑。編導將動物園成為人類世界的縮影,劇中由人類扮演的動物角色,將會非常故意地突顯出「扮演」這個行為,讓觀眾盡可能地看見「人類扮演動物」的過程。

台南人劇團—春天戲水《大動物園》

5/11~12  19:30   5/12~13  14:30

5/18~19  19:30   5/19~20  14:30

5/25~26  19:30   5/26~27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8924861

由台南人劇團製作,邀請黃丞渝導演、魏于嘉編劇的「春天戲水」系列年度新作《大動物園》,講述一樁動物園搬遷前夜,園區動物密謀叛逃的奇幻故事,以人類視角思索動物存在的奧秘,以動物園作為比喻人類社會的縮影。

讓《大動物園》成為人類世界的縮影

黃丞渝在研究所時便和魏于嘉提過以動物為主角的劇本想法,當台南人劇團邀約做戲,黃丞渝立刻聯繫魏于嘉,將當時的雜想化為實際演出的文本。相較魏于嘉寫作的另一劇作、由創作社劇團演出的《#》,藉動物之嘴說人類想講的話,這次則專注聚焦動物本身瀕臨絕境時究竟會做怎樣的選擇,而人類作為動物的一員,是否也會做出相同的決定?「魏于嘉在做劇本功課時,看了東京上野動物園的脫逃演習,一群人穿著動物衣服給另群穿著警衛制服的人追著跑,很荒謬、好笑但好像有什麼奧義在裡面。」黃丞渝表示。

所謂「動」物,舞台上一切事物怎麼發「動」是最重要的。劇組邀請張瀚中擔任音樂設計,並將由樂手現場演繹配樂,讓音樂的發生實際成為場上的「動」態;演員則找來王宏元、林曉函、張棉棉、吳柏甫、呂名堯等多年合作的默契夥伴,大家花了許多時間用身體或語言討論詮釋,彷彿在玩信任遊戲,不斷地丟接和質疑彼此的選擇,針對動物的主題進行探討與思辨,確認出最穩固的意識基底。編導讓《大動物園》成為人類世界的縮影,利用「人類因無聊或好奇而把動物集中抓起來,放進動物園」的概念,推展到「動物是否也會為了娛樂,把玩其他更弱小或勢微的動物或昆蟲?」

突顯「人類扮演動物」的過程

「動物園真的很奇妙,怕動物無聊或生病,設計了許多生存關卡逼牠們去挑戰去適應,但動物明明就是人類硬要抓進來養的呀!」自幼養狗的黃丞渝深信動物有靈魂、有意志,也不希望藉戲去借位代言:「雖然戲中動物說的依然是人話,但我盡量讓動物與人切割開來,將扮演的步驟拆解,故意做得很不擬真。」黃丞渝認為由人類去「扮演」動物這件事,在戲裡必須被明確意識到,甚至有點類似看日本綜藝節目「超級變變變」、遊走在機智惡搞和認真融入角色的扮演之間,非常故意地突顯出「扮演」這個行為,讓觀眾盡可能地看見「人類扮演動物」的過程。

即使作品講的是動物故事,深信動物有自主意識的黃丞渝亦不願讓人類以外的動物上台演出,「我看過的演出裡,場上若有動物出現,都讓我覺得牠很緊張不安,突然被放在眾人注視的陌生環境,眼神充滿了壓力,不自在也不舒服。」《大動物園》並非要對人類與動物的相處模式提出批判或質疑,而是希望藉由劇場演出,讓人類更了解,或更好奇自己身為動物的本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