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Ching Juan 攝)
專題 藝術行政 這樣過日子 獨立劇場製作人

孫平 從女兒學習了解未來的劇場觀眾

從製作人、翻譯、國際巡演經理……孫平為各階段的自己規劃不同工作角色和內容,盡可能觸及劇場製作的不同面向,理性有條理地建構自己的製作人視野;但她同時是個擁有四歲女兒的媽媽,陪伴家人也是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緊密工作十一年後,她決定暫緩腳步,讓自己有時間充電,也從孩子身上放眼望去,這新的一代人未來將成為怎樣的劇場觀眾?他們對劇場會有哪些我們不曾想像過的期待和需求?

從製作人、翻譯、國際巡演經理……孫平為各階段的自己規劃不同工作角色和內容,盡可能觸及劇場製作的不同面向,理性有條理地建構自己的製作人視野;但她同時是個擁有四歲女兒的媽媽,陪伴家人也是她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緊密工作十一年後,她決定暫緩腳步,讓自己有時間充電,也從孩子身上放眼望去,這新的一代人未來將成為怎樣的劇場觀眾?他們對劇場會有哪些我們不曾想像過的期待和需求?

才剛在孫平面前坐下準備訪談,「我接下來要休假至少三個月」,她扔出石破天驚的一句話。這是手上同時有四個製作跑、甚至曾同一週兩檔節目演出的製作人會做的決定嗎?

「我工作了十一年,期間歷經結婚生子,覺得最近到了盤點人生的時刻。」端起杯子緩緩啜飲一口咖啡,問她是否因感覺過勞而想停下腳步,她搖頭,「我不會覺得過度耗損。這段時間的忙碌也是自己設定的,耗損面是有,但不是精神上,而是意識到身體必須重新調整。」「邁向四十歲,有很多覺醒,如果要繼續跟未來觀眾合作,我要把身體健康調整好」。

會有這些覺醒或調整,孫平的四歲女兒扮演至為關鍵的角色。身為這時代並不少見的高齡產子者,孫平對自己能否維持良好的體能狀態陪伴孩子一路成長頗富自覺,但更自覺的,是從孩子身上放眼望去,這新的一代人未來將成為怎樣的劇場觀眾?他們對劇場會有哪些我們不曾想像過的期待和需求?

「這是我的職業病。」她自嘲一笑,接著正色分析,「我一直在觀察他們的成長模式,因為和我們有太巨大的不同,也就是說,未來的觀眾和現在會非常不同。」「所以我必須全面思考未來工具如何使用。」這股由複雜因素交織而成的動力,推著她暫停工作排程,進行名為休假、實則從事大量自學研究的input時光。

從程式設計、運用科學工具分析兒童感知,孫平對未來世代的旺盛求知慾,是連女兒在幼稚園演出《青鳥》,她都可以從中發現一套值得參考的專案管理方式。隔一陣子,我們又約了碰面拍攝,她同樣安排滿滿的充電行程:到台北當代藝術館看攝影展,到敦煌書店買書……

能夠說停工就停工,歸因於她堅持保有獨立工作者身分,不進入任何機構組織上班。雖然,這同時意味著自己要更積極主動地創造、爭取機會,卻也保障了挑選工作、挑戰自我的自由空間。「之前沒進組織,是因為想嘗試不同風格、不同領域的創作,也希望透過實作繞一圈。」從製作人、翻譯、國際巡演經理……孫平為各階段的自己規劃不同工作角色和內容,盡可能觸及劇場製作的不同面向,最後拼組出一幅劇場生態的完整樣貌,也讓她更清楚身為製作人,該在何處著力,該怎樣照看細節、縱觀全局。

如今,她還是抗拒進入機構,原因兜回了家庭,「在機構上班工時太長。在孩子和機構之間,我選擇孩子。」她輕嘆了口氣,「這是跟生育晚有關的社會學問題,但與其說我們要做選擇,不如說是環境缺乏更多彈性讓我們能夠兼顧。」

話雖這麼說,身為一路幹練工作了十一年的劇場製作人,對於如何把工作的管理技術與工具挪用於家庭生活,她可自有一套。藝術行政最不可或缺的能力就是利用表格分類管理龐雜業務,她如法炮製,把和藝術家先生的家庭分工、開銷、親子時間……通通製成excel檔,老公一目了然之餘,也請照表盡自己該盡的責任。

這情節怎麼聽來有些熟悉?孫平放聲大笑,「我都說我早就是『月薪嬌妻』了!」孫平哪孫平,不如趁著這次假期對劇場的雙工╱薪家庭開個課,傳授一下如何用Excel搞定家事分工吧!

與旅德編舞家孫尚綺開會。(Yi Ching Juan 攝)

Q:最近正在處理的工作/演出內容?其中有哪些困難和享受之處?

A一個是跟國藝會合作的「日本橫濱國際表演藝術會議」(Performing Arts Meeting in Yokohama,簡稱TPAM)專案,我負責專案協調,另外就是蘇文琪新作《從無止盡中回首》的製作人。

這次和國藝會合作,讓我重新思考很多環境面的問題,關鍵在於公部門有了資源也要有策略,現在常發生的狀況是有資源但用不好。另外,建立對話機制很好,但需要把創作者納入對話。台灣目前沒有創作者聯盟,遇到問題也無法團結發聲或行動,當單一創作者丟出了球,誰來接?

至於文琪的作品,過去我們長期合作,但這次共同經歷了一個全新的狀態。二○一二年後曾有劇院提議文琪上大舞台做作品,這提醒了我從更多層面思考藝術家的創作階段,後來我建議文琪是否先編舞給其他人跳,她也很快接受。同時,她自己找到合作的舞者和樂團,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但我必須全然信任她,就像她之前全然信任我。這個製作的珍貴在於我們一起摸索出創作者和不同藝術家的工作方式。

Q:在不同的階段如何看待、定義自己的工作角色?

A我對自己每個階段要扮演的角色很有意識。在法國念視覺藝術時,我安排了表演和電影領域的實習工作,表演一開始是當舞監助理,比較技術面,但後來我發現更吸引我的是溝通協調,接著又覺得整合性高的製作角色更適合我。回台灣後,我也在不同的時期擔任製作經理、翻譯、國際巡演經理等,對我來說,這些不同職務能碰觸到我想認識、學習的不同劇場面向,五、六年下來,我也透過實作完整繞了一圈。這也是獨立工作者可以保有的彈性和自由空間。

Q:對目前劇場環境和表演藝術現況的觀察?

A以市場來說,我還是認為數字會影響消費習慣。國外觀眾選擇看展覽、電影、劇場的價位是差不多的,但國內的票價非常懸殊,背後有成本管理和製作層面的問題,我認為需要好好檢視。我關切的還是:未來的觀眾會是什麼模樣?他們希望在劇場裡經歷的心理動線?如何在劇場中度過時時刻刻?

回到創作端,就像前面提到的,我認為現在的廿、卅歲世代明明有很多可以跨越時空限制的討論工具去溝通、對話、串連,例如劇場的過勞好了,過勞是自覺問題,但普遍性的過勞會讓集體麻痺,如果今天我們有一個創作者聯盟,我們有沒有可能團結起來,讓一個禮拜沒有任何演出發生?這會是最好的行為藝術。

Q:工作以外會做什麼?工作與生活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對時間分配滿意嗎?

A在時間控管上,我覺得給自己的時間太少了。另外當然也想有更多時間陪伴孩子,這是身為母親的罪惡感。決定休假至少三個月後,我會安排一些學習和充電的課程,像是Coding(程式設計)、強調手作的蒙特梭利學習,也想了解如何透過科學方法分析兒童成長過程中的感官學習經驗。確實當中有很多是孩子給我的刺激。我女兒現在滿四歲了,我們計畫兩年後搬回鹿港,除了讓女兒有和祖父母一同生活的回憶外,我也很想知道鹿港會對我的工作和生活帶來哪些改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孫平的一週行事曆

和孫平的訪談儘管早早完成了,行事曆卻是最晚到手的。然而打開這份「(長假中的)劇場製作人暨人妻與人母」的行事曆,教人不由自主發出讚嘆:果然是用EXCEL檔縝密管理公私領域的工作者!從同一周末有兩檔製作上演的瘋狂製作人,到目前騰出更多時間空間陪伴女兒、學習充電,工作行程看似靜寂的行事曆,其實潛藏著等待蓄積飽滿的能量,女兒就是孫平最大的行動電源。在那些親子陪伴看似百無聊賴的時光,她一面付出滿滿母愛,一面接受孩子成長給她的刺激反饋:未來下一代觀眾是怎麼成長的?他們會需要怎樣的劇場?身為劇場工作者,她該怎麼和未來觀眾合作?這一切的答案,或許就隱藏在母親和孩子一同購買的甘甜水果、或蹦跳前往公園玩耍的路途中……(鄒欣寧)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