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新劇場《發角 Huat-kak》。
影響.新劇場《發角 Huat-kak》。(影響.新劇場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2018表演藝術回顧/現象觀察.趨勢探索 現象8:創作與導引,為青少年打開劇場之門

不只「面向」青少年 更要並肩共學、用戲說話

今年國家兩廳院的「新點子劇展」特別以「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為題,推出以青少年為核心的作品,同時舉辦工作坊與「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國際論壇,也讓人關注到青少年這個少被關注的族群。而已滿十八歲的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嘉義阮劇團的草草戲劇節、台南的十六歲小戲節與影響.新劇場的「少年扮戲計畫」,都在這一年看到相當的積累與成績,讓人感到不管是「為青少年演出」或「由青少年演出」,都值得劇場工作者繼續努力。

今年國家兩廳院的「新點子劇展」特別以「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為題,推出以青少年為核心的作品,同時舉辦工作坊與「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國際論壇,也讓人關注到青少年這個少被關注的族群。而已滿十八歲的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嘉義阮劇團的草草戲劇節、台南的十六歲小戲節與影響.新劇場的「少年扮戲計畫」,都在這一年看到相當的積累與成績,讓人感到不管是「為青少年演出」或「由青少年演出」,都值得劇場工作者繼續努力。

與年度人物汪兆謙的談話結束,回程途中,他想起當時初次應試臺北藝術大學時的情景。高中時期,因吳靜吉博士的青少年戲劇推廣計畫,有幸參與「超級蘭陵王」戲劇比賽獲獎,從此他便堅定且執著地必要朝此戲劇之路邁進。今年在國家兩廳院主辦的「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青少年劇場」論壇裡,便有機會邀請眾人——法國鳳凰劇院總監和德國法蘭克福劇團代表,受邀以此為題分享經驗;台灣的藝文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劇場創作人,及教育部、地方局處負責人等則聚集一堂交換意見,得見關於青少年戲劇的相關議題討論,各劇團、教育與社會團體的諸多用心和困境,長久以來已累積豐沛能量。

今年屆滿十年的嘉義草草戲劇節、成立十八年的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足可看出地方與獨立團隊的苦心經營,而連續四年參與臺南市文化中心「十六歲小戲節」的影響.新劇場,則以小戲節之「看戲、做戲、扮戲」三大環節為宗旨,持續引領也陪伴青少年走入戲劇、用戲說話。青少年戲劇,有「為青少年演出」和「由青少年演出」兩種意義;而近年來所謂的「共學」,則試圖以相較於過往的教學方式,發展出朝向健全「個體發展」、「群體合作」和「關懷他人及生存環境」等學習目標。上述所舉出的三個團隊,在他們各自的演出與排練過程中,皆面面俱到地往此方面邁進,以「由」青少年演出為主,達成「為」青少年演出的結果。

為嘉義植樹撒種  在台南陪伴成長

如阮劇團舉辦的草草戲劇節,每年他們邀請嘉義縣市的高中戲劇團隊,前往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在專業的場館裡、有阮劇團的劇場工作夥伴鼎力襄助,完成演出。並搭配草草戲劇節的其他活動,如講堂、市集、影展,以及將台灣乃至亞洲各地團隊,拉向藝術中心各開放場域的「草草OFF」。除了具有吸引四方觀眾,在兩個週末到訪的誘因,更是盡全體之力,打造出一種有如世外桃源般的完善藝文環境。其中有許多選項可供青少年自由穿梭、任意選擇,在不同的時間點加入同歡——是在製作前期便參與戲劇團隊,與各方夥伴一同排練,或是朝向影展規劃的部門,試試當個策劃主題、選擇片單的策展人,抑或在活動時親身到場玩藝。每年藝術節結束後,阮劇團也都會帶領青少年成員們,在園區內植下一株樹苗,期待今年與未來的更多草草,生根茁壯。汪兆謙也笑說,以前種了樹,過沒幾天就急急忙忙跑去看,看來看去總覺得沒成長,便開始有點擔心、甚至懷疑,搞不清楚有什麼問題;後來才知道,種樹就是這樣,得等它的根漸漸抓穩土地、慢慢向下延展,自己站穩了、才會開始往上攀升。

臺南市文化中心主辦的「十六歲小戲節」起自二○一五年,以台南傳統成年禮「做十六歲」為題、以「活化劇場」的初衷開啟計畫,預計用十年的時間,串連公部門的文化、教育資源,與民間團隊、各地創作者攜手,面向青少年戲劇。今年也延續去年的計畫,邀請在此舉辦青少年戲劇工作坊的日本扮家家酒劇團編導柴幸男,與台南在地的十多位高中生們,一起造訪《我的星球》。卅歲出頭的柴幸男,其習慣的工作方式——不管對方是青少年或劇場專業演員皆然 ——便是透過共同練習舞蹈,認識並協助彼此,在一起完成創作之前,先一起跳支舞吧!每日的反覆練習,除了可以培養默契且符合共學精神,熟能生巧所帶來的成就感,也是一種自信的形塑。

而已投身應用劇場與青少年戲劇廿餘年、畢業於美國東密西根兒童與青少年劇場研究所的「影響.新劇場」藝術總監呂毅新,更是從二○一五年起,便連年推出「少年扮戲計畫」,以青少年為主體,固定使用半年以上的時間,完成從青少年自己的生命出發的口述歷史劇場,從《少年蒙太奇》(2015)、《在路上 On the Road》(2016),到去年的《萬花筒 Kaleidoscope》和今年的《發角 Huat-kak》,以心印心地,將少年少女們走過青春、正值當下、回顧過往的點點滴滴、日常習題,串接成各自美麗,只屬於他們的獨特演出。

柴幸男《我的星球》。(拉風影像 攝 2018臺南藝術節 提供)

十八年花樣青春  濃縮精煉一台好戲

同時,今年也是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青藝盟)大放光芒的一年,且將積累多年的熱力和努力,以售票演出節目的形式向外發散。過去這十八年來,花樣年華青少年戲劇節提供了全台有心在戲劇領域大展長才、一試身手的各校社團成員們共聚一堂;今年,他們便將其中廣受好評的《迴》一齣,以「韶光夢土─花樣經典重製」之名,再次製作、排練上演,從劇本到設計、演員到技術團隊,完全以曾參與不同屆戲劇節的青藝盟大家庭成員們來主導和執行,讓「花樣」能繼續綻放,在高中生涯結束、開啟另一段旅程之後,也能有機會在聚首,繼續在戲劇的舞台上共同遊藝。除此之外,青藝盟也在十一月推出作品《風箏少年》,結合高關懷孩子與客家後生、以兩個不同群體的青少年成長之路為主題,發揮表演藝術的社會能量。

兩廳院二○一八「新點子劇展」,邀請耿一偉擔任策展人,推出「心之秘密:青春就是半成品」當中有三部戲劇演出、三大主題的青少年劇場工作坊,以及文首提及的國際論壇。盜火劇團搬出平田織佐的「高校演劇」《転校生》、EX-亞洲劇團則與柯智豪和害喜喜HighCC合作,改編經典青少年文學讀物的《來自德米安的你》,最後則有明日和合製作所《請翻開次頁繼續作答》則利用參與式的演出型態,讓觀眾走進考場、讓高中生現身說法,探究青春路途上的測驗與未來。然而,相對看來,劇展作品的內容,偏向以「青春」為主題的作品,其中「由」青少年演出及「為」青少年演出兩種意義並未完全具備。透過國際論壇的充分對話之後,也可看出,如欲「面向」、「面對」青少年戲劇這個主題,光是一次策展並不足夠,同時也必須搭配長時間的陪伴和共學機制,才有可能在打過「照面」之後,邁出腳步,並肩同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