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
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2019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戲曲

高雄春藝歌仔戲《兵臨城下》與《寒水潭春夢》 探問人性矛盾 訴說寬容與諒解的愛

今年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歌仔戲除了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巾幗醫家》、一心戲劇團《千年》及少年歌子計畫演員及樂師的《靈界少年偵查組特別篇—永不墜落的星辰》外,還有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與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兵臨城下》以四諸侯國連年征戰為背景,幾乎所有人物都在戰爭中面臨各自的矛盾與抉擇;《寒水潭春夢》則改編自真人真事,探討寬容、贖罪、諒解與奉獻的愛。

今年高雄春天藝術節的歌仔戲除了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巾幗醫家》、一心戲劇團《千年》及少年歌子計畫演員及樂師的《靈界少年偵查組特別篇—永不墜落的星辰》外,還有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與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兵臨城下》以四諸侯國連年征戰為背景,幾乎所有人物都在戰爭中面臨各自的矛盾與抉擇;《寒水潭春夢》則改編自真人真事,探討寬容、贖罪、諒解與奉獻的愛。

2019高雄春天藝術節

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

6/21~22  19:30   6/23  14:30

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

7/5~6  1930   7/7  1430

高雄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INFO  07-7436633

「歌仔拚連台,好劇鬧高雄」二○一九高雄春天藝術節將於六至七月推出一系列歌仔戲節目,包括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巾幗醫家》、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一心戲劇團《千年》、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以及少年歌子計畫演員及樂師的《靈界少年偵查組特別篇—永不墜落的星辰》。這幾檔演出題材、風格各異,盡展台灣歌仔戲的多元樣貌及企圖心,再加上老幹新枝同台飆戲,精采可期。

《兵臨城下》取材日本  虛擬時空的戰事

春美歌劇團《兵臨城下》取材自日本戰國時代的「桶狹間之戰」,織田信長、今川義元、德川家康皆參與此役。不過它並不是一齣歷史劇,更不是日本戲。《兵臨城下》以發生在日本戰國時代的歷史事件為基礎,借用中國周朝各諸侯國共尊周天子為「共主」的政治體制作為文化背景,再將情節設置於虛構的時空中展開。

本劇以「伯、仲、叔、季」四個諸侯國連年征戰為背景,劇中幾乎所有人物都在經年的戰爭中面臨各自的矛盾與抉擇,也在之中經歷了改變。何為仁慈?何為戰爭的目的?野心勃勃者為殺戮尋找什麼樣的理由?都是劇中會涉及到的命題。或許觀眾會疑惑,「伯、仲、叔、季」是否代表諸國之間存在兄弟關係?其實,「伯、仲、叔、季」在劇中只是一個代號,導演許栢昂認為,「從宏觀的角度來講,只要是人類,不都是兄弟嗎?人類是少有會互相殘殺的物種,所以伯、仲、叔、季的戰爭對我來說,也等於是自相殘殺,而這樣的事在歷史上不斷發生。」

舞台化繁為簡  聚焦演員表演能量

本次春美歌劇團捨去華麗的舞台布景,一切的服裝、布景皆以樸素的風格為基調,為的就是將觀眾的目光拉回到表演本身。除了簡化的舞台布景,導演在調度上也盡可能將亮點聚焦在演員身上。《兵臨城下》雖然是許栢昂和春美歌劇團的首次合作,但他對於劇團的表演特色頗有掌握:「春美團的表演與唱很有張力,像郭春美老師這麼有張力的演員在舞台上的時候,為什麼要弄一堆東西去干擾?在我眼裡只要演員會發光就好,所以很多走位的安排,我就是要讓觀眾看到演員,就當特寫看。既然表演能量是春美團的特色,我就想讓這個特色被強化。」

而《兵臨城下》既以戰爭為背景,自然也少不了武打戲,劇中飾演叔國儲君叔子遙的新生代演員孫凱琳表示:「對於歌仔戲演員來說,武打並不是最重要、最擅長的,可是導演會看見我們每個人的特色及長處,演出我們本來的個人特色,再加進他的創新,就會打得很特別。」此外,劇中也安排了幾場別有巧思的表演段落,例如:仲國國主仲天臨與伯國公主伯茵容在山洞避雨時展開的一場帶著「殺意」的戀愛戲,以及仲天臨出陣之前連唱帶舞的一首「絕世之歌」,皆是《兵臨城下》的重要看點。

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2019高雄春天藝術節 提供)

《寒水潭春夢》  探討寬容、贖罪、諒解

秀琴歌劇團《寒水潭春夢》由王瓊玲編劇、劉光桐執導,故事脫胎於小說〈良山〉,改編自嘉義梅山的一段真人真事。故事敘述自幼失母,一向善良內向的少年良山,戀慕鄰家少女春花,卻因求愛不成,竟一時失手錯殺心愛的女孩。這番錯誤不僅斷送了春花年輕無辜的生命,也摧毀了良山坦然立足於世的顏面,父親水源伯更選擇自殺以盼能為子贖罪。卅年後,已出獄十年的良山悄然回到故里祭奠父親。多年來,良山始終活在悔恨與羞愧之中,最終在童年好友耕土、春花母親,以及村裡兒童的鼓勵之下,良山通過寺廟「建醮」大典的「過火」儀式,象徵寬恕、諒解與重生,重新迎向後半生。

小說原作者,也是《寒水潭春夢》的編劇王瓊玲表示:「這個劇本訴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關於寬容、贖罪、諒解,與奉獻的愛。人生路上誰能不犯錯?誰能永遠走在順境上?面對人生中的錯誤與苦難,我們該如何承擔跟化解?這是很重要的。只會承擔不會化解,那會壓死人的;只會化解而不懂得承擔與贖罪,那是逃避責任。」

呈現民間風俗  以唱腔傳遞真摯情感

除了情感的表達,《寒水潭春夢》也將順應劇情,在舞台上豐富呈現台灣民間的宗教儀式及婚喪喜慶上的民俗活動。例如:春花結婚中的「抬花轎」、媒人婆念的「四句聯」、水源伯死後的喪葬儀式、村中舉辦的「送肉粽」儀式(即「送煞」,送吊死鬼之意),以及慶祝建廟周年的大型宗教慶典儀式「建醮」,當中包含「跳鍾馗」、「過火」等等。編劇企圖在小說、劇本中,藉藝術化的手法將台灣的民間風俗信仰保存在作品之中,透過演員一身的功夫及影像設計,呈現在觀眾眼前。

當然,演員仍是演出的核心,接觸秀琴歌劇團已久的王瓊玲相信,以張秀琴、莊金梅極具本土味及渲染力的唱腔,足以傳遞劇作所要表達的情感。此外,劇團新生代張心怡除了飾演少年良山之外,也將在最後的「過火」儀式中「跳鍾馗」。王瓊玲表示:「我過去到監獄去演講,就是用這個故事,曾經使很多受刑人深受感動。期望這齣戲也能夠感動一般的觀眾,因為它真的很貼近人生,貼近台灣鄉里那種包容、率真,又很誠懇的情感。我們在人生中所遇到的種種情況,在這齣戲或許都可以看到一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