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釧兒》2022國家戲劇院版
《釧兒》2022國家戲劇院版(劉人豪 攝 耀演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台式音樂劇再開場!(一) 1987-2022

台灣音樂劇新浪潮來襲

「我不是在劇場,就在前往觀賞音樂劇的路上。」上述這種想像中的情景,應是台灣音樂劇創作者多年期待。沒想到2022年,台灣原創音樂劇發展邁入35年的當下,美夢似乎已成真,整年都有表演上檔。單就4月,全台逼近15齣原創音樂劇輪番上演,加上國外IP授權及直接引進的製作,2022年3至6月的演出數量,相當於2018一整年,而2018年幾乎可被視為台灣原創音樂劇首度大爆發的一年(註1)。

「我不是在劇場,就在前往觀賞音樂劇的路上。」上述這種想像中的情景,應是台灣音樂劇創作者多年期待。沒想到2022年,台灣原創音樂劇發展邁入35年的當下,美夢似乎已成真,整年都有表演上檔。單就4月,全台逼近15齣原創音樂劇輪番上演,加上國外IP授權及直接引進的製作,2022年3至6月的演出數量,相當於2018一整年,而2018年幾乎可被視為台灣原創音樂劇首度大爆發的一年(註1)。

然而,舞台上的欣欣向榮,卻弔詭地成為可能泡沫化的前兆。當前台灣音樂劇發展,從創作、製作至市場,乍看已進入成熟期,但客觀狀況顯示,今年上半年的爆發數量,多少拜過去兩年疫情之賜,許多製作是延期上檔的結果。然而觀眾成長的數量還來不及支撐市場,因此不少演出直接票房告急;就算有的票房表現亮眼,但團隊所投入的行銷成本,甚至是票價折扣,都更甚於以往。不過從樂觀角度來看,節目數量達到一定規模,意味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可望進一步提升產業體質。

立足「戲劇」傳統,因地制宜模仿與融合

回顧台灣音樂劇發展,以1987年《棋王》為起點至今可概分為以下階段:最初是1990年代,由果陀劇場、綠光劇團等現代劇團領軍的時期;2000年起,才出現專業音樂劇劇團,包括音樂時代劇場、愛樂劇工廠等;2010年前後則是各式風格、規模的音樂劇劇團百花齊放,如躍演、瘋戲樂工作室、天作之合劇場、刺點創作工坊、C Musical製作等;到了2018年左右,除了劇團外,製作公司、經紀公司以及影視業者,諸如寬宏藝術、聯合數位文創、用心音樂、製作循環、活性界面製作、幹麻醬紙創意工作室、三點水製藝文化、五口創意工作室、大慕可可等,也陸續搶進。上述發展模式,也勾勒出台灣音樂劇迥異於美國百老匯或英國西區的演變樣貌。

英美音樂劇發展承襲的是喜歌劇、輕歌劇的西方自然主義音樂「傳統」,但台灣並沒有這樣的原生文化(genuine culture)。相反地,台灣音樂劇是先立足在「戲劇」的傳統基礎上,以現代劇團為創作核心,再進行如美國文化學者席爾斯(Edward Shils)所說的塑形(modification)過程,包括依附(addition),混合(amalgamation)、擴散(diffusion)、吸收(absorption)、融合(fusion)等(註2),逐漸打造出當前台灣音樂劇風貌。因此台灣初期音樂劇基本結構近似話劇,只是附加歌曲等音樂元素,日後再由依附的模仿,逐漸把西方音樂劇元素內化吸收,最後融合出一種次類型(sub-genre)風格。

其中,1994年綠光劇團製作的《領帶與高跟鞋》、1995年由果陀推出的《大鼻子情聖—西哈諾》堪稱上述塑形的典型案例,把西方的音樂劇元素直接「依附」到台灣劇場,進展東西「混合」。而音樂時代2007年起陸續推出的《四月望雨》、《隔壁親家》、《渭水春風》,則維持西方音樂劇架構之餘,開始以方言入樂,故事取材、音樂風格連結在地,定位為「台灣音樂劇三部曲」。

2010年以降,專業劇團雨後春筍般出現,促使音樂劇創作能量「擴散」達到高峰,內化的「吸收」則透過反映當代時空的多元題材大膽嘗試。《木蘭少女》由蔡柏璋編劇、王希文作曲,翻轉華人傳統故事,延伸討論性別議題。C Musical搶搭文青風,推出台灣首見的影集式音樂劇《不讀書俱樂部》。前叛逆男子以動漫次文化切入市場,製作《新社員》等BL音樂劇。台南人劇團《仲夏夜汁夢》以莎劇為底,將劇場轉化為夜店,把舞台改造為LGBTQ的狂歡世界。天作之合的《飲食男女》則是成功改編並移植李安電影原著。

在眾劇團努力下,音樂劇因地制宜,落地生根的「融合」力道,可在躍演《釧兒》、瘋戲樂工作室《台灣有個好萊塢》展現企圖。前者以戲中戲的巧妙手法,將歌仔戲融入,經由8年的洗練,整劇2022年最新版本,從樂曲風格、聲音唱腔、肢體運用等,自在穿梭於東西之間毫無違和。後者,如同向百老匯致敬,於在地題材、台語發音的框架下,將各式東西方流行音樂元素、語彙、節奏,咀嚼消化後進行重組再造。此外,預計於2023年首演,躍演的《勸世三姐妹》,2021年初已完成讀劇,作品在低俗與神聖、詼諧與嚴肅、粗鄙與精緻、西方與閩南等文化藝術元素之間,不斷解構與重構,將有機會開啟台灣獨具特色的新型態音樂劇。

《台灣有個好萊塢》(秦大悲 攝 瘋戲樂工作室 提供)

疫情作為觸媒,反思市場需求

2022年的大爆發,相對上一波2018年,累積更加可觀的製作數量,除可歸因疫情延宕的結果,製作公司和投資者的投入,可視為驅動激發這一波的重要觸媒。

綜觀紐約百老匯,或是以亞洲百老匯自居的韓國,音樂劇產業的推動,皆以製作公司為馬首,因為大多數劇團的主創者往往將藝術的象徵價值放在首位,但是當生存考驗擺在眼前,如何生產出可獲得市場青睞的作品,兼具品質的同時又能獲利,顯得更為重要。

相對於大製作帶來的投資風險以及短時間必須滿座的票房壓力,小規模製作提供另一種永續經營可能性。由活性界面製作取得外百老匯授權,2021年初在南村劇場,連演35場的《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簡稱《LPC》),以及由幹麻醬紙和花聲藝文攜手,2020年在樂悠悠之口,攜手打造的《鬼歸代言人》系列,可被視為兩大黑馬。小規模、小場地的製作,打造親密且輕鬆的看戲氛圍,口碑成功發酵,開拓一批首次接觸音樂劇的觀眾。2022年,兩者在疫情下繼續滾動,《LPC》獲得聯合數位文創、大清華傳媒、南村劇場的支持,1月至7月力拼152場,一場138位觀眾,總票數突破2萬張。至於《鬼歸代言人》已經發展到EP.9,主演高華麗每集迎接不同共演嘉賓,各季演出後還會交叉「重播」,創造了追劇的可能。

《飲食男女》(蔡育志 攝 天作之合劇場 提供)

IP轉譯、流行娛樂產業注活水

過去取得國外音樂劇IP授權的製作,雖時而有之,比如2006年愛樂劇工廠曾以中文化製作韋伯的《約瑟夫的神奇彩衣》,安徒生和莫札特的創意2018年以購買韓國版權的方式製作中文版的《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但今年相較之下,數量則顯得密集。

除了《LPC》、《The Fantasticks》之外,以高雄為根據地的歌唱集,5月在駁二正港小劇場上演改編自韓國IP的《愛Ai妻》,C musical也正在著手製作來自韓國的《小王子》。劇團或製作公司從原創同步向授權敲門,原因很實際,首先製作已通過市場考驗,降低引進的風險,另取得IP授權的資金門檻,沒有預期的困難。此外,IP在地化轉譯的過程,從創作到製作面皆是學習。

流行和娛樂產業的加入,也是這一波值得關注的焦點。2018年由用心音樂製作,以藝人丁噹為主打的《搭錯車》,多次巡迴加演,檔期已排到2023年。由庾澄慶、蕭敬騰領銜的《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2019年衛武營首演。今年6月歌手伍佰將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推出《成功之路》,羅大佑也宣告正在籌備音樂劇製作。五口創意工作室製作的《SC驚釀小酒館》,邀請網紅「欸你這週要幹嘛」參與演出,一開賣5,000張票5分鐘售罄。

台灣音樂劇目前呈現的榮景中,市場如何接續維持而不疲軟,是下一階段面臨的課題:首先,表演、創作和製作等人才質量能否趕上市場所需;其次以劇團為領頭羊的環境,當投資熱錢湧入時,彼此如何互利共榮也是考驗;再者,當音樂劇製作倍數成長時,觀眾開拓的速度能否同步;此外,台灣一直缺乏可長期演出且不同規模的劇場空間,導致作品無法延長生命周期並開創更豐厚的產值。放眼未來5年,想要維持當前榮景,每一塊市場拼圖都不能或缺。

註:

  1. 于善禄,林于竝編(2019)。《臺灣當代劇場四十年》,第293-313頁,台北市:遠流。
  2. Shils, Edward (1981). Tradition, p. 273ff,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木蘭少女》(陳少維 攝 瘋戲樂工作室 提供)
《隔壁親家》(陳效真 攝 音樂時代劇場 提供)
《釧兒》(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SC驚釀小酒館》(五口創意工作室 提供)
《飲食男女》(蔡育志 攝 天作之合劇場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