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之聲》
《海口之聲》(田豫榮 攝 斜槓青年創作體 提供)
戲劇

劇場散步筆記:迷走在現場的觀察絮語

斜槓青年創作體《海口之聲》 2021/02/27 15:30 屏東 車城鄉海口港附近

2021冉而山國際行為藝術節 2021/10/09、2021/10/10、2021/10/11 13:30 花蓮 港口部落Makotaay藝術村(823藝術村)、花蓮山七七高地、光復商工

2021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南濱奔日流》 2021/11/20 05:00 花蓮 太平洋公園南濱段

狂夢藝術《2034:未來鹿港》 2022/09/25 15:00 彰化 鹿港中山路、巷弄、龍山寺及鹿港溪等地

再拒劇團《理想生活》 2022/11/13 16:30 台東 杉原灣建物

On Stage表演藝術工作坊《性の祕密交換所》 2022/11/25 19:30 台北 文萌樓

邀觀眾置身現場,或不坐固定位置漫遊欣賞,此展演形式早已不是新鮮出奇的演出類型。然而,《PAR表演藝術》2020年的觀察回顧曾提及:「移動╱漫步與地方╱空間,是走入後疫情時代的台灣下半年劇場生態的關鍵字。」指出當時因疫情趨緩加上國內旅遊復甦,相關創作似乎替悶在家中的人找到出口,有大爆發的現象產生(註1)。近兩年疫情起伏,去年又再度從高峰緩解,就近期演出而言,過去的觀察於現在來看仍相當適切。

伴隨過往環境劇場(environmental theatre)、漫步劇場(promenade theatre)與特定場域表演(site-specific performance)等形式在台灣已有一定發展程度,或搭上近年創生地方的意識引入與變遷,接連興起另一波在地節慶策辦熱潮。可發現到,遊走式演出與非典型空間的展演創作,近來格外受到歡迎頻繁出現。蓬勃發展之際,可從幾檔製作看出幾項清晰的實踐路徑。

觀眾親臨現場移動,多半不只是單純遊走,而是被納入演出考量,建構觀演意識重要的環節。某些甚或從中連結藝術節策劃宗旨,成為主辦單位、策展人或藝術總監部分的理念落實。致使,為何行走、何處停留、移動範圍及參與模式等規劃,隱含各式各樣先決的條件,考驗著創作者處理空間的切入觀點,及調度觀眾身體與思維協作的能力,以期帶來流暢、連貫並扣合作品命題與演出場域,全面性的觀演體驗。當觀眾不只是觀者,更是投身並交融於演出中,與作品、與節慶、與環境同在的一分子,那麼從「移動」方方面面的布局來反思這類展演形式的現況,將可一探在各種創作路徑下,藝術家究竟如何連結,並回應空間、命題與觀眾三者交互作用的關聯,以重新定義三者合而為一的整體經驗。

路徑一:玩味稀鬆平常的空間

由空間出發,是此類創作常見的起心動念。也許是深耕地方的團隊邀請,或源自創作者長期經營的形式與主題。對焦空間與人的關係,於某特定場域進行文史踏查、住民訪談,或可能在一定時間內蹲點生活,進而轉化當地風土與生活空間為創作文本,部署一道看似尋常卻耐人尋味的遊走路線展演作品。此路徑的曖昧之處,正在於路線沿途可能蘊含演出,更多的是非經排練的日常景觀也將一併納入。

近年活躍南部的「斜槓青年創作體」可謂此路徑代表。2019至2021年間,受屏東縣政府主辦「落山風藝術季」之邀,接續在車城鄉海口港附近依序發表《正港海口味》、《迷走計畫:做伙來去踅海口》及《海口之聲》3部作品,搭上以藝術提振地方的創生列車。除了皆在非典型空間演出,後兩部皆有移動路線安排,一切起自這個地方「日子沒什麼特別」(註2)。然而,愈走卻愈叫人難以忘懷,能感同身受參演居民對將來的殷切期待。

在《海口之聲》裡,除了延續前作架構的雜貨店場景、在地料理品味互動,另有將居民生命體悟,翻轉為Podcast錄製的橋段,於港口一隅上演動人心弦的現場問答。平時生活空間在觀演關係建立後,頓時成為互相抒發的出口,居民表達自我、觀眾內心洶湧,銜接虛實場景的過程,有著主角天天帶領觀眾的移動。為讓遊子消解鄉愁他決定製播節目,需要大家幫忙。一行人離開雜貨店前往錄音地點,路程不算長,然而緊扣移動與夢想的情節鋪排,富足了這段社區小徑步行的心理狀態,讓此處不再只是路過的地方,而是懷抱盼望的前行地帶。

此外,扎根中部、活躍全台的「狂夢藝術」,2022年延續團隊起自2020年的在現地6年編創計畫,於「今秋藝術節」帶來環境劇場《2034:未來鹿港》。扣合藝術節保存、連結與創生目的,演出以日治時期「市區改正」計畫為背景(註3),探問在該事件百年後,未來人們會如何認識及想像鹿港。善於融合馬戲、特技、舞蹈及行為於一體的狂夢藝術,此作一如過去常見形式,以引領觀眾穿梭街巷為基礎,並遴選多處斷垣殘壁及古蹟駐足(如鹿港龍山寺、金銀廳等)。整段路程始於修繕中的古宅,終於鹿港發展源頭——舊鹿港溪。藉由非比尋常的身體表現,令人重新凝望當下與空間,進而展開荒蕪與奇觀背後,前世今生的多重思索。不論是將身體塞入門框、無預警高攀鏽蝕鋼梁、在瓦礫堆裡踩踏漫舞,或只是任意地在屋前嬉戲講述。表演者不只展現技術,更是藉此在平凡空間裡,呈現人的各種精神狀態,進而使現地發人省思。他們總在觀眾移動過程臨場表演完成,將詭異肢體鑲嵌在空間裡,事實上經常不明所以。然而不可否認,觀眾因此有了觀看焦點與途徑。在偌大展演現場,移動總是散焦開端,若能更加紮實地思慮調度,隨興之餘仍可延續著對空間的思辨。

《2034:未來鹿港》(鄭秉鈞 攝 狂夢藝術 提供)

路徑二:埋入未完待續的意念

以團隊創作脈絡介入空間,亦是可能的取徑。狂夢藝術6年計畫至今第4年,足跡遍布全台,已累積18場完全獨立的作品。(註4)如此帶有計畫型創作意識,且演出多具移動形式的團隊,事實上不在少數。近年各種類型補助、徵件計畫推波助瀾,除了主動發起系列創作、受到邀演,另有自主籌辦藝術節、結合徵件主題而來的遊走式演出。奠基團隊美學而持續發展的這條路徑,多可見到其對「移動」布局深具彈性及感性詮釋的特質。

位在花蓮太巴塱部落的冉而山劇場,基於多年創作、推行表演藝術營累積量能,2019年創辦了LIPAF冉而山國際行為藝術節(Langasan International Performance Art Festival )。至2021年舉辦3屆以來,每屆約以20位不等的藝術家群體,帶來連續3日、時間固定、地點相異,或個人或合作的行為表演。3日內容完全不同,或為藝術家系列發展,地點皆在花蓮境內,多為自然環境、戶外園區或半戶外通透的建物廊道,至今從未重複過。(註5)迥異空間的集結,供給了行為創作表現的養分。與創生無關,且與前述作品截然不同的是,「移動」在此蘊含兩個層次:每日在不同地點、每位藝術家散落該地不同點位接續演出。

也就是說,在此藝術節的理念裡,觀賞過程需保持走動,欲全程參與者極可能有過夜需求。伴隨各行為者不一的延時可能,觀看動線也將視個人當下感受而有差異選擇。給觀眾自在遊走、自然觀看並動情參與,是此藝術節經常營造的氛圍。現場總能見到尚未演出或已結束的藝術家成為觀眾,與大家聊成一片,甚或參與在其他行為者的作品裡。各走各的或走在一起,保持旁觀或介入共感,冉而山劇場透過行為藝術活動來接近「藝術即生活」的實踐,藉此喚醒空間意識、解讀身體政治。漫步其中的觀眾,因而不再是毫無關聯的個體,將一起省思生命,未完待續。

另一方面,自2016年於公寓聯展發起「漫遊者劇場」創作的藝術家黃思農,近年與再拒劇團持續以行走與聆聽形式發表多部作品,如:《其境╱他方》(2017)、《逝言書》(2019)等,聲音經常是他與劇團創作的要項。在此脈絡下,2022年搭上以環境劇場為徵件元素的臺東藝穗節,用美麗灣事件為背景(註6),在東海岸杉原灣建物裡帶來了全新製作《理想生活》。

不若過去依循聲音線索、無人引導的自主漫遊,此作在步行基礎上,有著1位表演者與工作人員交替領頭。透過演員接待、自由參觀與漫步聆聽構成演出,引領觀眾一行人移動於房間、走廊、大廳、廚房與沙灘,藉此反思旅行與生活、慾望與剝奪等矛盾課題。整趟漫遊充滿議論,前段以藏匿四周的喇叭播音,後段則請觀眾配戴耳機。聲音交織抗爭原音、田調訪談及導引想像的沉穩旁白,與滿布灰塵的閒置空間、簡便塑造的屋內陳設形成錯位的疏離時空。當被稱作「旅客」的觀眾走入其中,便恍若誤入了場兀自言說的清醒夢遊。耳朵難以關閉,運用聲音來回應空間與命題,遊走於是多了聽覺的餘韻,感知得以深入心靈。

《理想生活》(唐健哲 攝 再拒劇團 提供)

路徑三:打造前所未見的經驗

除了圈出空間、延續脈絡,另有從觀眾出發的第三路徑。某些演出將議題埋深,能心領神會是額外收穫,觀眾當下意料之外的觸動如何連結生命經驗,引出作品背後潛藏精神,是這類遊走創作側重經營的關鍵。動容之必要,是誘發觀者持續跟隨的主因,逐步翻攪的情緒因而與環境可有綿密的記憶。

在此不得不提2021年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製作的《南濱奔日流》。凌晨5點天未亮,表演統籌陳彥斌Fangas Nayaw邀集部落劇會所、DJ汝妮Dungi Sapor、冉而山劇場、原舞者及歌手阿努Anu,眾團接續於太平洋公園南濱段演出。長達兩個半小時的節目,觀眾一路自公園入口漫遊至海岸邊,聽故事與電音,看行為、舞蹈與浪濤。在天將破曉之際,恍惚意識逐漸流入絮語、聲波、景致與身體纏繞而成的維度,一切沿途所感於是交融為一體,沉緩甦醒。前所未見的經驗,豐沛地令人暫時忘卻俗世現實,置身仙境的異幻氛圍,原來俯拾即是就在身邊。

儘管空間布局的各項表演,落點與銜接並無充分理由,然而演出形塑的溫潤情景,已足以造就無須多做解釋的共感時刻,遙相呼應藝術總監林昆穎在「溫花蓮」主題之下,透過藝術節共同探究在地生活的企圖。經驗如何在地任誰說也說不準,但是經驗可被創造與累積,於現地漫遊正好提供了與觀眾協作感性經驗的契機。走在一起探索或一起困惑,於此同時,也正一同挖掘著彼此生命的理由——那些難以言喻的走過與路過。飛人集社劇團主辦的「超親密小戲節」、劇場工作者巫明如發起的「魚池戲劇節」,甚或「基隆城市劇場行動」等,這些串連多部作品交融空間的策動,在在都是為觀眾製造在地經驗與記憶的漫步實踐之作。

暫時停留:致仍在路上的人

事實上,參與非典型空間,又帶有遊走形式的演出經常很忙碌。觀眾得留意表演何處發生、環境有何寓意、行徑路程安全及跟上演出指令等,有諸多容易分散注意力的訊息,同時在周圍傳遞。此外還有未必容易抵達、天氣陰晴不定等因素,考驗著觀眾與創作者的意志。然而,它也總是存在高度有機、難以預期及變化多端的驚奇時刻,多能創造不可複製的珍貴回憶。

以上提及路徑囊括不了所有實踐,實際上也多有交疊,狀態並非全然區分。如2022年末On Stage表演藝術工作坊於文萌樓上演之作《性の祕密交換所》,便可見其在性別議題創作脈絡下,玩味歷史空間、開創少見經驗的多重路徑,為觀眾帶來兼具親密與公共性的公娼樓漫遊之旅。

漫步的路還能怎麼走說也說不完,寫作此文僅為熱愛走路的人及愛在劇場開路的人留下一則註記。期待下一趟旅程能偶然相遇,一起繼續用步行書寫彼此生命的風景。

註:

  1. 吳岳霖:〈現象9:走「出」劇場漫步看戲,行銷城市也回應地方〉,《PAR表演藝術》第336期(2020年12月),頁98。
  2. 演出細節請見拙作:〈徜徉在地方,釋放邊界與秩序的想像《海口之聲》〉,表演藝術評論台。
  3. 日治時期台灣多座城市曾進行「市區改正」計畫,重整人們久居經營的生活與商業空間。鹿港改正於1934年進行,主要區域為昔稱「不見天街」的鹿港大街,即今日中山路。當時該路段頂棚、兩旁商家皆被拆除,拓寬轉為道路,並將街屋立面重新改建。資料參考臺大城鄉所鹿港人王麒愷:〈從全景敞視到抗議空間:鹿港不見天街的拆除與拓寬〉,「痴人畫夢」網站(檢索日期:2022/12/10)。
  4. 資訊來自「狂夢藝術」Facebook粉絲頁2022年11月13日貼文。
  5. 三屆詳盡資訊彙整請見拙作:〈當「身體」被引號起來——2021冉而山國際行為藝術節〉,表演藝術評論台。欲了解其他屆演出情況,可參考張懿文:〈待解的提問——從第二屆《冉而山國際行為藝術節》的觀察問起〉,表演藝術評論台。
  6. 起自2003年的美麗灣開發案事件,詳細爭論過程回顧,敬請參考公視新聞網2022年11月專題報導〈美麗灣開發案 20年爭議未休〉(檢索日期:2022年12月10日)。
《性の祕密交換所》(鄭卉妤 攝 On Stage表演藝術工作坊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19 ~ 03/19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