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衣銀甲梁紅玉》演出現場。(秀琴歌劇團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一段凝聚情感共振的「英雌」旅程

評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

【歌仔戲】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

2023/12/16~17  台北  大稻埕戲苑

回顧2023下半年大稻埕戲苑搬演的歌仔戲節目中,筆者觀察到極大多數是以小旦為核心主軸的「旦本戲」,包含:明華園日字戲劇團《巾幗醫家》與《奇逢》、鴻明歌劇團《秦香蓮》、明華園戲劇總團《判官大人的賣命機密》、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春美歌劇團《最後之舞》(依演出時間排序)。其中不乏有古路戲的傳統女性、當代女性意識、女性英雄與關注女性生命歷程等主題。然而當「生旦」戲碼轉換至「旦角」為主時,如何掙脫父權價值並聚焦於女性特有精神,秀琴歌劇團《青衣銀甲梁紅玉》為觀眾開啟了不同的視角。

凝視女性內在靈魂修復 演員做表渲染同情共感

「梁紅玉」故事是古路戲碼,過去人物塑造多賦予「民族氣節」,但編劇洪瓊芳改以不同視角來看待,回歸「女性」本質,審視在「少女」、「女人」、「母親」、「伴侶」等不同位置上,所顯露出的選擇與生命詰問。

當梁紅玉在京口青樓中初識韓世忠與十一郎,不再走傳統歌仔戲大段生旦合唱之套路,而是巧妙在言語、唱詞一來一往中,交織三人,並在舞台上緩緩調度成三角關係,最後藉由幕後【母子鳥】唱詞,運用「羞」、「救」、「守」三字點明三者之間情感蘊藉,烘托出被愛與愛人的「少女」情懷與「女人」柔情。

到了下半場〈相爭執〉一折,承受喪子之痛的梁紅玉,轉變成「母親」角色,摒棄歌仔戲旦角大量【哭調】的抒情程式,不再歇斯底里,從「否認—懺悔—悲痛—平復」循序漸進鋪排情感。最終梁紅玉緩緩道出身世,已有別於我們所認知的英雄,不再是依靠某種普世精神而對抗外在轉變,轉向凝視女性內在靈魂之傷,進而踏上「英雌」之試煉。

此齣戲由劇團當家小旦莊金梅飾演梁紅玉,角色具有大量唱段及做表,整體人物情感轉變鮮明,實難以掌握。但莊金梅確切展現出英雌風範,在〈夢底事〉一折,將演員充任行當、扮飾人物時最難拿捏的深層意識、情感與心理狀態,表演得毫無痕跡,讓梁紅玉與死去的兒子對戲時,囡仔生把喪命的沉重悲悽,運用童言之純真,巧妙和解母親的痛徹心扉,凝聚觀眾心理,渲染情感共振之效果,讓人不覺淚流。

《青衣銀甲梁紅玉》演出現場。(秀琴歌劇團 提供)
專欄廣告圖片

視覺飽滿動畫稍顯突兀 冷熱調劑敘事瑕不掩瑜

就主視覺效果及色彩而言,人物服裝與舞台場景層層有序,在鏡框舞台中,並不會喧賓奪主,能讓觀眾迅速聚焦於角色與劇情。但當代劇場戲曲多媒體技術發達,常見動畫凝聚氛圍之現象,所以當布景動畫無法與演員、情節相得益彰時,反倒會讓觀眾覺得突兀。例如本齣戲動畫雖精準呈現花石船、亂箭、鬼差、桃花樹等劇情元素,但因整體偏漫畫風格,導致與主視覺效果產生落差,讓觀眾出戲,顯得美中不足。

此外,本齣戲筆者認為最可惜的點在十一郎的戲分上。飾演此角的張心怡在全戲中大概只有4次出場,其中出現在梁紅玉意識時,又因韓夫人三花的處理,導致觀眾會稀釋掉十一郎的存在,甚至覺得調度凌亂。即便如此,筆者認為十一郎的角色定位可說是全戲的冷熱調劑——無論是身為韓、梁三角關係中的不被愛者,卻也映襯出韓與梁虛寫之熱愛;抑或是在最後與金兵激烈武打的實寫之熱——都在整體敘事節奏與角色中,成就了分量十足的穿針引線之功。

「無予你選擇是我的慈悲」,編劇選擇用英雄精神與女性血淚結合,牽引著觀眾入戲感受情感共振,一段不同視角看待戲曲故事中的女性,不再是對於自身羞愧或是認同男性氣質,而是在渺小孤獨生命中,投下一段療傷,在「英雌」的旅程中,試煉自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1/28 ~ 2024/04/28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