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幕后团队的进击―跨域攻势大揭密/疫情工作法

疫情之中,我们的工作方法

僻室 (吴峡宁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我们讨论团队的工作方法时,往往会试著从他们的经验累积、主事者风格、机缘巧合等因素里找到「准则」——当然,这个准则会随著各种特殊情况,找寻各种因应之道。於是,从2020年初开始影响世界情势的COVID-19疫情,打乱了团队们好不容易成立的工作方法,必须在混乱里有所应变。

那么,这些以创作、制作为主的团队如何回应疫情时代,又怎么看待这段可能停滞的时间,并找寻「疫情下的工作方法」?他们或许重新检视过去、开发线上作业、盘点现有资源、维持创作能量、开发全新形式等,这些方法在这8组团队无法如常的日常里施展——

僻室:探询线上创作可能,让实验开心发生

2020年初疫情爆发时,僻室成员以「数位文化」为题,进行了系列读书会。当时台湾也正好进入5G时代,僻室已留意到数位展演的可能。对於吴子敬而言,日常用惯了的科技,要进一步转译、进入创作仍需要时间。

回应僻室创作上所在意的空间感与现场性,吴[贤觉得要做数位展演可能得从AR和VR切入。目前其旧作《四碌葛之女生宿舍1990》因为屏东文化局邀请,正进行线上影像拍摄。这过程并不容易,但吴[贤觉得是个重新寻找喜剧表演可能的好机会,也期待线上化之后触及更多观众。不过现下团员希望先由「线上展览平台」著手,再进一步探询影像与展演的可能。众人已制作僻室据点的公寓模型,将从成员熟悉的空间开始著手,跳脱讨论与思考的困境,直接实作,希望能借此虚拟且真实的场景找到有趣的可能。

而想进一步尝试影像创作的吴峡宁,即使有许多剧场拍摄经验,却也觉得尚未找到剧场数位化的语汇。除此之外,吴峡宁认为网路媒体习惯的多工与分心,要如何让观众保有现场的专注感,将是最大挑战。就此「两厅院当我们宅一起特企」两集《僻室我放的》,他们选择直接从影像观点创作,其中夹藏延期到明年演出的《半金属》资讯。而《僻室我放的》也不甘於就此结束,将以YouTube为平台,持续发展创作。「反正我们没有包袱!」他们不想先为剧场下定义,更想要让创作是有趣的,一起在彼此开创的僻室中,开心实验。

山捉s作设计:优化工作流程,坚持拖著油瓶转

作为制作设计公司,三级警戒期间,制作案全数停摆,山捆队除了重整了剧场、酒吧基地,也尝试录制Podcast「山恩野i能书店」,推广阅读、表演艺术、地方文化;并藉此机会,优化设计、制作工作流程。

袁浩程表示,山捕~务范围涉及设计、制作、执行端,过去案子是「谁接案,谁负责」,偶有工作执行完,却有其他伙伴处在状况外的情况,流程未被透明地制度化。疫情期间,他们重新建立工作程序,统一交由专案管理、判断专案由哪几个组别施作,并在内部群组公开所有专案,让整个团队都能同步知道所有专案进程。袁浩程期待山恭憎答铈鬻篝t「梁道」的角色,制度化管理专案,以连结外部伙伴,「比如跟剧团合作,我们以制作统筹承接,能够让外部的crew享有劳工保险、雇主责任险,过往剧场的陋习是技术指导(TD)会报时段费给剧团,但TD会评断他的人手值多少费用。」袁浩程指出,目前剧场幕后工作者多半仅有旅平险的保障,「我们把中间的落差直接转为工作险,而非让那笔钱进到自己口袋。这有点像是我们一厢情愿,但希望能积少成多,好好经营。」

面对所有倚赖「现场」的产业按下了暂停键的景况,他苦笑:「疫情能做的事只能贷款啊、祈祷啊!疫情加速转型,但人一直无法连结,下一步还真的想不到耶!我们经营了那么久的表演艺术,就是拖著油瓶在转,但我们想一直拖著。」

山捉s作设计 (Terry Lin 摄)

?式:盘点资讯,踩稳长期经营脚步

从疫情一开始,曾炜杰便开始盘点公司的资源,并同步搜集许多资讯,包含台湾的疫情发展、国际情势、疫苗现状与相关公卫资讯,以做出对疫情整体走势的预测。当时他已有心理准备,由於?式的合作案泰半著重现场性与观众互动,当疫情袭来,客户的需求势必会大幅转变,前置期的工作也就会比原先预期的多。因为对疫情发展与公司现况有充分的了解,?式便及早做出了相对应的工作调配,於是在后续面临变动时,就不会措手不及。

此外,曾炜杰也定调了?式在疫情期间的任务,是将经营层面踩稳,继续做长期有效的事情,而不是急著转弯、以求短期变现。他笑说,其实疫情发展比他想像的乐观,他原本已设定了某个时间点,若疫情在那之前不见好转,就要「开始出怪招」。不过台湾的公卫防疫体系很成熟,目前疫情比他预想的提早消退,看来怪招应该是不需要出了。

对?式来说,在家工作没什么显著痛点,团队成员没有太多适应不良或不知所措的状况,不过当然还是会出现工时变长、技术所导致的沟通不顺等常见的问题。曾炜杰也提到,其实在疫情前,团队成员便可选择在家工作,但当时可能都只是因为「通勤很烦」,对「在家工作」本身的想像是不充分的,不会特别思考家里环境如何配置、在家工作对什么情境来说比较有效。他表示,疫情过后,在家工作或许会成为?式内部一个议题,开始有比例地配置在工作模式上。

惊喜制造:反映时局,新体验模式提前问世

惊喜制造Surprise Lab.自2016年成立以来,推出的制作无论是以餐饮切面为主的《无光晚餐》、《一人餐桌》,或是沉浸式体验系列《微醺大饭店》、《明日俱乐部》等,核心关注与活动卖点皆在於观众感官上的想像启发:参与者亲临现场,按照团队精心设计布局的暗示与情节推展,串点成线的走向几种预设结局。在这样的引导概念里,「在场」变得极为重要。

2021年5月发布的三级警戒,除了让原先正在演出的《微醺大饭店:1980s》暂时延期,也迫使团队将年底才要发表的新作《PROJECT S》,提前至秋季问市。团队在餐饮与沉浸式大获成功后,就持续找寻新的体验模式。疫情的时间点与社会氛围,恰好让正在发展中的作品有了足以反映时局的发表环境。

《PROJECT S》为团队首度挑战生活感浓厚,以产品与物件作为体验引导的作品,结合线上互动与写实日常,提供参与者频次更快、个体主导权更强烈的代入感受。参与者在付费购买产品后,毋需实体进入特定空间,藉由主办单位虚拟组织的邀请与指令,以点状解任务的过程累积信任,游戏的时间幅度相较先前作品一顿饭、一个晚上,扩增为几天或几周,期待最终以安全无虞的号召式活动带领玩家在城市里进行群体体验。

巩固老朋友,开拓新观众,惊喜制造的团队5年来吸引了一群愿意冒险,同时对团队抱持高度信任的观众群,因此不断开创新形式与路线,持续为观众创作惊喜,是惊喜制造团队对粉丝们最深的回馈与感谢。

?式 (Terry Lin 摄)

大慕影艺:持续孵化,找寻商转机会

2021年5月因疫情升温,全台进入三级警戒,对剧场界来说,不仅无法进行排练,许多演出也因此取消或是延期。大慕影艺执行长林昱伶表示,以内容总监简莉颖为首的「找样造剧」计画,因2020下半年才正式启动,在剧场界的运作仍在前期阶段,多半以孵化作品为主,反而幸运地未因疫情而有太多影响。

「我们没有针对疫情有什么特别的计画。如果疫情来了,找样造剧就专心做剧本开发、孵化;疫情走了就开始制作、公演。」林昱伶如此说道,而简莉颖则补充,公司其实一直都投入相当的心力与资源在从事剧本开发,考量到并非每一次的开发都能顺利开花结果,偶有遇到半路阵亡的经验,所以无论有没有疫情影响,同时著手进行多个以上的开发,对於公司来说是必要的。

另一方面,林昱伶则观察到,受疫情影响,有许多剧团转而在线上播放过去的作品,或是直接在线上演出。「我觉得这样蛮好的,反而能藉由这个机会看到更多表演者,当中也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创作者。」林昱伶提及,这次透过线上影片认识新的团队,未来预计会有喜剧类型的开发;简莉颖也解释道,如果只是维持在线上发布短片的形式,未来商转的机会相对较低,所以希望后续的合作与讨论,能朝1集1个单元的喜剧方向来进行创作。

明日和合制作所、进港浪制作:群聚线上,先行动吧!

当无法群聚时,近年蔚为潮流且强调「人与人接触」的沉浸式/参与式演出,如何因应疫情的突如其来?明日和合制作所与进港浪制作是相对快做出反应、更带来创作的团队。

明日和合制作所的《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递》最可见洪千涵、张刚华与黄鼎云3人的行动力,快速转换艺术能量。在台湾宣布三级警戒第一次延长的几天后,就在脸书曝光此艺术行动,从讨论、汇聚人员、宣传、报名到起跑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更在疫情的瞬息万变间,调整创作者与参与者的接触方式、延展出第二波计画。(注)在进入暑假后,则与进港浪制作合作《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递—KIDS版》,触及不同群众。至於,进港浪制作《垃圾时间》则用Gather town软体建立线上博物馆,至少构成三阶段的参与:募集电脑资源回收桶里的资料、运用这批资料进行创作、参展时观众与艺术家间的互动。并且从6月中发动计画到7月5日线上开展,只有短短17天。因此,他们的疫情应变策略是:集众人之力、快速发展与修正,且清楚意识到「不只是转为线上演出」的展演方式,而找到「共同在场」的状态。

面对疫情,进港浪制作团长洪唯尧倒是比较乐观,认为以自身的剧团规模就算暂时停下来也可以,剧场终究会回来的,但也不排斥因此发展出介於影像与剧场之间的新形式。不过,期待的仍是回到实体那刻。

注:齐义维:〈《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递》用惊喜与艺术对抗疫情 明日和合制作所的「艺术行动主义」〉,《PAR表演艺术》官方网站。

身体聚会所:线上聚会,增加年轻表演者曝光机会

去年10月,「创动舞剧场」与「软硬倍事」联合策划的「身体聚会所」试营运。这个为了独立表演者所搭建的交流平台,起因於编舞家林立川观察COVID-19延烧全球后,中断了台湾表演者的出国进修机会,而国内虽有许多舞蹈社,但对受过专业训练的舞者来说,仍嫌不足。编舞家董怡芬指出,平台的参与者以毕业5年内的表演者为大宗,「表演者从学校毕业后,很难有办法有品质地练身体,我们希望创建平台提供课程之外,也创造交流的机会。」

今年上半年,全台疫情尚未升温,他们秉持媒合年轻表演者与各领域艺术家的宗旨,不以短期工作坊为形式,而将课程规划为3个月每周两次的实体课程,除了有常态性的身体技术课,也教授舞蹈教学策略与方法、艺文工作者劳动及法律相关权益、企划书撰写、财务规划管理等,邀请不同领域创作者分享、甚至直接请舞团到聚会所上团课。

三级警戒后,他们中断了所有实体课程,邀请艺术家/策展人林人中线上分享「镜头编舞」、「扩延编舞」等主题,直面表演者当下对新方法的需求。随著疫情延长,他们反省身体聚会所成立初衷,决定开办6周「线上聚会所」,邀请这半年来密集参与的年轻表演者,反客为主,分享个人经历、创作想法,提供新人曝光机会。董怡芬强调「线上绝对无法取代实体」,但线上作为COVID-19不得不然的工作法,也教会了她一些生存之道,「解封之后,线上线下并行,人们习惯了这种沟通方式,邀请不限於台湾的工作者来分享就更容易了。」

惊喜制造 (蔡诗凡 摄)
大慕影艺 (蔡诗凡 摄)
明日和合制作所、进港浪制作 (进港浪制作 提供)
身体聚会所 (身体聚会所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