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 艺@书

艺术行政也要勇於「艺想天开」

《艺想天开:平珩的创意工作学》 (皇冠出版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在台湾尚未有「艺术行政」观念的1980年代,平珩就因为「皇冠舞蹈工作室/小剧场」的成立,启动了「艺术行政」人生,「在误打误撞的不得已中,开始摸索这块从没人教过的领域」,累积40年的经验,化为这一本《艺想天开:平珩的创意工作学》,让大家看见艺术行政的各种工作眉角,如何也透过创意支持著艺术的发生……

这几年,全台各地的艺术场馆如雨后春笋般设立,成为地方政府的文化施政指标。「硬体」出现了,「软体」须得跟进才能顺畅营运,而这其中最重要的莫过於艺术行政人才的进驻。如果说,艺术的本质是开拓人们的想像,艺术家是将想像落实出来的人,那么,艺术行政就是让想像具体成真的协力者,因此,平珩认为,艺术行政也要勇於「不一样」、「异想天开」,才可能在舞台上下创造出火花。

平珩有40年的艺术行政经验,在台湾尚未有「艺术行政」观念的1980年代,她就因为「皇冠舞蹈工作室/小剧场」的成立,启动了「艺术行政」人生,「在误打误撞的不得已中,开始摸索这块从没人教过的领域」,此后,平珩身兼数职、角色多元,除了经营小剧场、创办「舞蹈空间舞团」,也在艺术大学任教、担任两厅院总监和「表演艺术联盟」首届理事长,常任评审或谘询委员以及长年推动校园舞蹈教育等,她的工作不只对内,更积极寻求国际交流。而今,她将40年身经百战的行政经验化为文字,出版《艺想天开:平珩的创意工作学》。

「写了书之后才发现,自己管的事蛮复杂的。我们开始工作的时候,艺术行政是新的,很多东西都在尝试,边做边想,慢慢整理归纳出一些方法。」《艺想天开》不是教科书,而是40年实务经验的分享:从订便当送礼这等「小事哲学」,到怎么应对形形色色的国际编舞家、观众和文化政策的难题,平珩从自身和观察旁人的应对中,提供许多想法上的参考,「看到别人做的好的部分,我会学起来」,例如:她从朱宗庆对会议流程的细节要求,学习到许多,也觉得受用。

「我希望不是做艺术行政的人,也能看看这本书」,平珩说,「大家都认为行政按表操课就好,但,只要是『行政』都有创意施展的空间,像钉书针要钉在哪个位置这是基本,在基本之上:像是版面设计、报告的起承转合、时间管控、多几个方案选项等,才是抓住老板的心最重要的部分,但这一切最后要达成的,其实是你的工作目标。」

「我们常说,买便当都是最厉害的人,因为要搞定大家,让人打开便当都会『哇!』这不简单,这种费心大家都会看得到。当然,你也可以只把它当成『买便当』而已。」多费一点心和创意、多一点「鸡婆」,即使要多绕一大圈才能对自己有所助益,平珩认为那都是「值得」的过程。

艺术行政,不仅要因应求新求变的艺术家及创作,还有台前幕后众多需要关照的细节,因此,得在平时按部就班的务实基础上,施展「八爪章鱼」的灵活度与沟通创意,才有可能使命必达,「就算没有舞蹈背景,只要有好奇心,还是可以打破框架,创造可能性。」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14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41期 / 2021年09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41期 / 2021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