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协奏曲 |
亨利梅哲指挥台北爱乐奏出《逍遥音乐周》
亨利梅哲指挥台北爱乐奏出《逍遥音乐周》(台北爱乐 提供)
观察站 Review 表演/观察站 Review

八月的协奏曲

七、八月间国家音乐厅休馆,使每年暑假隐然成为两段乐季的区隔。复馆的短短半个月间,台北市交、高雄市交、台北爱乐先后登台,每个团体都有发奋图强、相互较劲的态势。若再加上九月登台的联管、省交和外国乐团,相信爱乐者透过不同乐团特色、指挥风格的比对,对管弦乐艺术会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之夜/拉赫曼尼诺夫:<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德弗札克<狂欢节序曲>、浦罗高菲夫:<第五号交响曲>。《许斐平钢琴》,狄沃夫指挥台北市交,八月十八日

首先登场的是台北市交《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之夜,独奏由福建籍钢琴家许斐平担任,指挥则是美国指挥家盖瑞.狄沃夫。这首优美抒情的作品不但充满繁复的钢琴技巧,也展现丰富多彩的管弦乐色彩。狄沃夫的指挥流露学院派气息,动作小而谨慎,乐曲处理倾向保守。使得这首活泼中带点泼辣的作品(下半场普罗高菲夫交响曲亦同)表情动态稍显不足。这种特质从一开始的序奏就出现,四个渐强断奏显得不够俐落,音量变化和合奏力度不够丰沛。许斐平的表情处理非常精致,力度稍轻,断句平缓,不夸大对比。有些强音断奏稍显不够果断,音色有点浊。但是他的慢板则柔美合宜,朗朗如歌而不致滥情。整体结构尚称紧密工整,乐团节奏偶而和独奏不能紧密契合,是一小瑕庇。市交乐手的表现则维持一般水准。

《绮音的邀约》/韩德尔:<双簧管协奏曲>、莫札特:<钢琴协奏曲第十二号>、舒伯特:<交响曲第五号>、蔡兴国双簧管,徐颂仁指挥高雄实验交响乐团,八月二十五日

高雄市交去年七月才改制为高雄实验交响乐团,由业余晋升为职业团体。当晚是由该团乐手组成的二十五人室内管弦乐团演出,弦乐编制为六、四、四、四,演出曲目则是由巴洛克到浪漫的中小型管弦乐。不过以当晚弦乐精锐群的表现来看,该团诠释能力有限。其韩德尔双簧管协奏曲几乎是可以完全称道的,声部均衡是最大优点,优雅流畅的旋律线令人感到轻松舒畅。莫札特钢琴协奏曲则略嫌粗糙,独奏兼任指挥时,乐团显得不够自发性。到了舒伯特就显现重重漏洞了,小提琴音色乾燥、声音太薄、节奏不明;大提琴太过弱势,缺乏魅力;木管的失准叫人惊讶。安可曲的柴可夫斯基小夜曲平板乏味,好似未经修饰的排练,徐颂仁的指挥似乎未尽激发之效。

蔡兴国最近走红通俗音乐界,但是对独奏的演练则未免失之轻率。慢板尚能保有一贯不错的音色和抒情性,但是一到快板就显得吞吞吐吐,拍子、音色都不顾了,而这只还是巴洛克作品呢!徐颂仁的钢琴独奏明快活泼,可惜乐团并没有很好的烘托效果。

《道遥音乐周》威尔第:<命运之力>、孟德尔颂:<仲夏夜之梦>、巴伯:<慢板>、杜南伊:<小星星主题变奏曲>、柴可夫斯基:<义大利随想曲>。萧唯真钢琴,梅哲指挥台北爱乐,八月三十日

台北爱乐的逍遥音乐周再度造成高潮,台北爱乐这次特地安排了较大的乐团编制,威尔第《命运之力》祥和的弦乐、优美的木管独奏、大合奏的爆发力和跃动感,完美的说服力令人感动。上次梅哲的舒伯特曾令我对其大编制管弦乐持保留态度,现在则疑虑一扫而空。

《仲夏夜之梦》乐团表现大致不错,唯著名的序曲快板小提琴碎弓仍嫌迟滞,灵活度和整齐度略显瑕疵。由苏显达领军的第一小提琴群,表现出明亮、光泽而灵活生动的音色。唯一的败笔是在「群班蛇」中女高音的演唱,尤其是林惠珍的部份。由于乐团和合唱团都相当庞大,林惠珍为了希望突出自己声音,作出足够的戏剧性,结果不但音准时时上飘,表现也夸大不自然。其实我想这段演唱实不必以歌剧咏叹调的方式来表现,而指挥如能适度调整独唱者的位置和伴奏音量,这场演奏可在水准之上。

梅哲再度出最拿手的巴伯慢板,爱乐弦乐群的乐手也不叫人失望。但是这次编制虽较大,推向高潮的效果,反而不如上回小编制演奏来得精采。虽然如此,梅哲的巴伯慢板绝对值得一听再听!萧唯真的《小星星主题变奏曲》令人对她的印象有全新的评估,从头到尾引人入胜,竟找不出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当中有一些钢琴明显超越弦乐、打击乐器的地方,我想应该是乐团反应不够灵敏的缘故。萧唯真的铺陈恰到好处,不仅技巧繁复处不留难色,表情转折自然流畅,和乐团更是契合无间。她的幅度虽不宏大,但完成度令人激赏,下次演奏值得期待。终曲柴可夫斯基的《义大利随想曲》尽善尽美,比几个俄国乐团稍斯文些,但是音色华丽精致,令人如沐义大利的明媚田园风光。

 

文字|杨忠衡 现任《音乐论坛》、《爱乐人》副总编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启事

请捜索您的记忆,使历史更完整

《表演艺术》希望为光复以来中国人在音乐、戏剧、舞蹈各方面的表现留纪录,为历史存证。这样的工作百密也有一疏,挂一更难免漏万,绝非少数人的努力就能捜罗完整。我们因此在这儿呼吁,请把您自己的或您知道的有关资讯提供给我们,我们希望由《表演艺术》保留的纪录,不会遗漏了您的或您认为重要的讯息。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