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临时间廊》设计迷宫式的光区,让光束在剧场空间中玩游戏。(李铭训 摄 三十舞蹈剧场 提供)
台前幕后 台前幕后

在穿梭的光影中寻找「时间」

三十舞蹈剧场舞作「光临时间廊」

《光临时间廊》探讨人们对时间的概念和意识,是三十舞蹈剧场创立两年后推出的新作品。这次在黑盒子专业剧场中的尝试,似乎又标示著三十另一个起跑点的开端。

《光临时间廊》探讨人们对时间的概念和意识,是三十舞蹈剧场创立两年后推出的新作品。这次在黑盒子专业剧场中的尝试,似乎又标示著三十另一个起跑点的开端。

三十舞蹈剧场《光临时间廊》

4月20〜23日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5月13日

桃园县立文化中心

5月20〜21日

台南华灯艺文中心

在黑盒子剧场开跑

时间,何处起点?何处终点?在这之间的长廊里,舞动的身体不停地追逐那昼夜永恒的光影,而下一秒钟又不断在消逝、远去……。

千禧年,「时间」成了鲜明的标题。三十舞蹈剧场《光临时间廊》是两厅院以时间为题策画的「2000年海阔天空实验舞展」系列节目之一。这是三十舞蹈剧场继去年于耕莘艺术季制作《收集眼泪》之后,再次发展的主题式舞蹈节目,同时也是舞团创立满二年推出的新作品。三十创团时以「处处剧场」为宗旨,曾经在排练场、画廊、南管乐舞剧场等不同的场地演出过,希望实验及开发各式场地的展演可能性;而这次走入了国家剧院实验剧场,可说是历次演出中剧场硬体条件最好的场地。在黑盒子专业剧场中的尝试,似乎又标示著三十另一个起跑点的开端。

《光临时间廊》意在探讨人们对时间的概念和意识,节目名称趣味地传达了空间与时间的对话。「廊」可以解读为两个端点之间的通道,或是一个展示的场域(gallery),这个罗列著多元面向的时间展现场,也正是观众处身的剧场。

灯光设计将是这次演出中营造舞台氛围最主要的剧场元素。灯光设计张赞桃,现为云门舞集技术经理,代表作品有林怀民舞作《白》、金枝演社的《祭特洛伊》等,他将为《光临时间廊》设计迷宫式的光区,让光束在剧场空间中玩游戏。音乐部分有别于以往和创作者的直接合作,由剧场音乐工作者余奂甫为舞作做音乐设计,他从舞蹈主题中规划出整体音乐的呈现,并重新组构。

找寻时间的记忆

整个节目分为〈楔子〉、〈回廊〉、〈忆廊〉、〈光之廊〉、〈时间廊〉五个段落,总共动用了七名舞者,是三十所制作的节目中舞台上人数最多的一次。

〈楔子〉是时间廊的启程,由张秀萍、吴碧容、苏安莉三位编舞者联合创作,呈现浮光掠影的片段意象。时间的变与常,其实是一体的两面。〈回廊〉由张秀萍编舞,呼拉圈象征著圆的循环,舞者跟随中心点规律而秩序地移动,如同天体运行般的周而复始,而其下又包容著每个单一个体的独特性和不协调性。吴碧容的〈忆廊〉,述说人对时间所衍生的记忆与历史意识,这段双人舞有许多生活化的惯性动作,戏剧性的表达取自于舞者本身成熟的肢体和鲜明的人格特质;舞台上的方框装置像是一扇记忆之门,过去的、记得的、遗忘的、空白的时间,在这里进出穿梭著。

〈光之廊〉是苏安莉的作品,以光的变化表现空间意象,以时间的线性特质切割空间,繁复的动作设计在不经意中产生随机的共振,直线外放的肢体和光影区块相呼应;舞作以理性而科学的纯肢体表现,进而刻划个人细腻的生命纹理。舞作最后以〈时间廊〉总结,同样由上述三个人联合编作,以时间的混沌错置对应〈楔子〉的轻描淡写,这里是终点也是起点,存留与消逝同时进行著……。

经院哲学家奥古斯丁有句名言:「时间是什么?没人问我,我很淸楚,有人问我,我反倒茫然。」三位编舞者并不企图在一个小时的节目中,解释「时间」这个庞大到可以做论文的题目。当你看完舞展的时候,时间完成了一切,也摧毁了一切,同时又开始了一切的起点。欢迎光临时间廊!

 

特约采访|谢韵雅

广告图片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