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印合作的《婚姻神话》,从一个简单的神话故事出发,透过舞蹈化的肢体动作,以及故事叙述和部分歌仔戏四句连的语言形式加以传达。(林铄齐 摄)
戏剧

少一剂活水的「三合一」

整体来说,《三合一》的演出拼凑梳理不出清晰的创作意念,在编、导、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剂催化的活水。

整体来说,《三合一》的演出拼凑梳理不出清晰的创作意念,在编、导、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剂催化的活水。

PROGRAM   新点子剧展—金枝演社All in On:三合一

TIME      5.19〜22

PLACE  台北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两厅院所制作的「新点子剧展」,二○○五年锁定「传统元素结合现代剧场」为创作主题,其中金枝的《三合一》,主要由施冬麟的独角戏《Hamlet No.9—演员的自我解离》、吴朋奉的《浮浪贡练习曲:黑侠》、林浿安与来自印度的Jayanta合作的《婚姻神话》等三个编、导、演三合一的小戏所组成,彼此之间或许以所谓的「传统元素」为概念,却未必有所关联,其表现的成绩也有所落差。

施冬麟演出过度自溺,吴朋奉创作企图有待凿刻

施冬麟的演出,表面上看来是一个演员在扮演哈姆雷特过程中的思考,运用了京剧的一桌二椅作为主要的舞台景观与表演道具,企图借由呓语般的独白和京剧武功身段的表演程式,进出于角色诠释与演员自省之间。倘若观众了解创作者在其表演生涯中曾经扮演过哈姆雷特、明白身为现代剧场演员的创作者曾经用功于传统戏曲唱念做打的训练,或许能够认知这个作品对于创作者而言,有著自我省思的意义;然而,剧场中的演出从来就只针对表演时的当下,那些复杂的生命背景必须被转化为表演的内涵,透过许多表演的语汇呈现出来,进而在内容与形式之间创造出特殊的观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施冬麟的表演显然过度自溺,在扮演角色时勉强运用到京剧武功,在演员本身的自省独白部分则显得矫揉造作,实在难以引起观众的共鸣。

吴朋奉在台语语言的表现上一向精采,这次的演出也不例外,在语言特质与声韵传达上充满了活泼自在的俗民生命力,其所演绎的内容多半从社会生活的实体和想像力丰富的生命传奇出发,也不乏引人思考的内在意义,但是语言节奏的掌握显得拖曳而未尽理想,在作品的结构及语意传达的精准上,则失之松散,尤其将整个表演内容拆解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前后两段,正当观众对讲古内容开始期待的同时,演出却嘎然而止,仿佛失去线索的推理过程,以至于表演固然有趣,但是在逗笑的趣味之中,创作企图为何却仍然有待凿刻。

《婚姻神话》歌仔戏元素成为表面的形式

台、印合作的《婚姻神话》,从一个简单的神话故事出发,透过舞蹈化的肢体动作,以及故事叙述和部分歌仔戏四句连的语言形式加以传达,来自印度的演员虽然使用著台湾观众不能了解的语言,但是却能凭借著其精准的肢体语汇和情绪表现了解其角色姿态和表演意涵;反观林浿安的表演用力颇重,但是例如四句连的歌仔戏传统元素却成为一种表面的形式,韵味甚至语言的精准皆阙如,两相比较之下,演员训练的纯熟与否立见高下。

整体来说,《三合一》的演出拼凑梳理不出清晰的创作意念,在编、导、演三合一的融合上,也仍然需要注入一剂催化的活水。

 

文字|王友辉 国立台南师范学院戏剧研究所副教授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