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世界 |
PAR表演艺术
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拥抱世界

知名的法国阳光剧团导演莫努虚金说:「戏剧是东方的。」在阳光剧团里,莫努虚金从亚洲传统剧场如能剧、歌舞伎、京剧汲取形式化的亚洲戏曲,去改变她所认为「咄咄逼人」的西方剧场。

义 大利人尤金诺.芭芭是上世纪七○年代现代剧场的异数,十八岁从军校毕业离家之后,三十岁之前以异乡人的身分在欧陆各国、及印度旅行、学习。在波兰,与剧场 大师葛罗托斯基学习认识身体的文化源头;旅行则让他看到跨文化的缤纷,并在跨文化剧场里化寻找共通性,他所提出的「剧场人类学」理论,使表演融汇了多元文 化,演员在训练里认识异文化,也因为学习异文化而更认识自己,然后转化为自己在剧场里的创造性。

莫努虚金和尤金诺.芭芭都从异文化里去认识世界,再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如果没有被一个更开阔的环境接纳,这条戏剧的路会走得更辛苦。

阅 读这一期由李立亨与彭雅玲两位剧场人所写的关于尤金诺.芭芭与他所创立的「国际剧场人类学学校」,对于尤金诺其人与其戏剧理论,都有深入而切身的分析与描 述。但我依然不太满足于这样高山仰止式的文章,特别去注意到,为什么这样一个小规模、当年也还未见前景,而且是由一位外籍人士创立的小剧团,位于丹麦西部 小城市赫斯特堡(Holstebro)市政府会接纳它成为在地的剧团,而且从此三十年间,让求艺者、求道者及国际剧场大师们从此络绎不绝来到。

我 去查看赫斯特堡的资讯,赫然发现这个以工业及贸易为主的丹麦西边的小城市,面积比台北市略大,人口却只比恒春镇略多,却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进行文化扎根的 基础工程,六○年代赫斯特堡市长认为,艺术应该在街角而不仅在只有假日才有人潮的博物馆而已,购入瑞士超现实雕刻家贾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的作品当作街角的公共艺术,到今天,赫斯特堡的许多街角都可以看到各种雕塑艺术品;而除了欧丁之外,赫斯特堡还拥有丹麦最优秀的芭 蕾舞学校及音乐学院,这里是知名编舞家彼德‧休福斯(Peter Schaufuss)的家乡,而丹麦皇家管弦乐团有百分之五的乐手来自这个小镇。

拥抱艺术,而且是拥抱世界上的各种艺术,当我们还在思考教科书文言文与白话文的比例问题时,赫斯特堡在三十年的想法,也许是《PAR表演艺术》的读者们可以参考的例子。

知名的法国阳光剧团导演莫努虚金说:「戏剧是东方的。」在阳光剧团里,莫努虚金从亚洲传统剧场如能剧、歌舞伎、京剧汲取形式化的亚洲戏曲,去改变她所认为「咄咄逼人」的西方剧场。

义 大利人尤金诺.芭芭是上世纪七○年代现代剧场的异数,十八岁从军校毕业离家之后,三十岁之前以异乡人的身分在欧陆各国、及印度旅行、学习。在波兰,与剧场 大师葛罗托斯基学习认识身体的文化源头;旅行则让他看到跨文化的缤纷,并在跨文化剧场里化寻找共通性,他所提出的「剧场人类学」理论,使表演融汇了多元文 化,演员在训练里认识异文化,也因为学习异文化而更认识自己,然后转化为自己在剧场里的创造性。

莫努虚金和尤金诺.芭芭都从异文化里去认识世界,再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如果没有被一个更开阔的环境接纳,这条戏剧的路会走得更辛苦。

阅 读这一期由李立亨与彭雅玲两位剧场人所写的关于尤金诺.芭芭与他所创立的「国际剧场人类学学校」,对于尤金诺其人与其戏剧理论,都有深入而切身的分析与描 述。但我依然不太满足于这样高山仰止式的文章,特别去注意到,为什么这样一个小规模、当年也还未见前景,而且是由一位外籍人士创立的小剧团,位于丹麦西部 小城市赫斯特堡(Holstebro)市政府会接纳它成为在地的剧团,而且从此三十年间,让求艺者、求道者及国际剧场大师们从此络绎不绝来到。

我 去查看赫斯特堡的资讯,赫然发现这个以工业及贸易为主的丹麦西边的小城市,面积比台北市略大,人口却只比恒春镇略多,却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进行文化扎根的 基础工程,六○年代赫斯特堡市长认为,艺术应该在街角而不仅在只有假日才有人潮的博物馆而已,购入瑞士超现实雕刻家贾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的作品当作街角的公共艺术,到今天,赫斯特堡的许多街角都可以看到各种雕塑艺术品;而除了欧丁之外,赫斯特堡还拥有丹麦最优秀的芭 蕾舞学校及音乐学院,这里是知名编舞家彼德‧休福斯(Peter Schaufuss)的家乡,而丹麦皇家管弦乐团有百分之五的乐手来自这个小镇。

拥抱艺术,而且是拥抱世界上的各种艺术,当我们还在思考教科书文言文与白话文的比例问题时,赫斯特堡在三十年的想法,也许是《PAR表演艺术》的读者们可以参考的例子。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