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最大的對手,最好的夥伴 專訪第19屆台新藝術獎得主葉名樺、陳武康

頒獎典禮中,陳武康現場連線。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經過2021年第19屆台新藝術獎後,應該很難再把葉名樺與陳武康兩個台灣藝術創作界重要的名字分開;同為今年的得獎者,一個是首度入圍就擒下年度最大獎的台新新面孔,一個是多次入圍二度拿獎的熟門熟路得獎人,兩人在生活與育兒裡相互支援,也在創作中互相激發與協助,密不可分的信賴與支持關係,也讓彼此在各自作品中獨立而不互搶光環的閃耀著。

最好的朋友,也可以是最大的競爭者。「得獎的第一個念頭是,完了,晚上要不好過了!」首先得知作品獲獎的陳武康帶著喜感分享;宣布得獎當下,他一面想著晚點安慰妻子的說詞,同時思索這次的獎金該如何適當分配給製作的夥伴們,幸而緊接著頒發的大獎就由妻子奪下,家中地位的變遷就在這兩個獎項頒發之間的十多分鐘內,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沒辦法,我是第一名,他是第二名。」葉名樺輕鬆地說。

《攏是為著・陳武康》 (蔡耀徵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攏是為著.陳武康》超前部署的自傳式作品

同為集編導與表演者為一身的創作者,兩人的獲獎作品呈現了各自的風格與氣質。陳武康與法國編舞家傑宏.貝爾(Jérôme Bel)跨國共製的台北藝術節節目《攏是為著.陳武康》,結合傑宏.貝爾回顧自述式系列舞作,及其深入討論舞蹈表演性與觀眾溝通體驗層面的哲學式展演,以陳武康的個人職涯史為題材,透過一定程度的主創權利釋放,平衡兩位創作者在編導與展演上的濃淡關係,料理出層次分明,帶著西方舞蹈觀點調味的台灣重要舞者自傳式作品。

這樣高度實驗性,且摻雜大量個人揭露資訊的作品,對合作雙方來說,或許只能有那麼一次「他真的是很sweet、很好很好的一個人,當朋友沒問題,但在生產作品上,我已經把我全部的資歷都交出來了。」陳武康帶著幽默地談起與傑宏.貝爾的合作。兩人在觀演關係的調度、創作主題的方向彼此有著默契,早在2018年的跳島藝術節《身體我的名片》,陳武康即有類似的創作念頭「他(傑宏.貝爾)都超前部署,很多我正在想的問題、想嘗試的東西,會發現他的作品裡面已經有解答了。」陳武康也並不排斥在創作的壯年期就做了如此縝密且多面向的自傳性作品,在《攏是為著.陳武康》以獨角戲為主軸的編排裡,他的父母成為劇中唯二的演出嘉賓。兩位舞蹈素人於鎂光燈下認真又緊張的起舞身影,還帶著些早起練舞吵架的餘韻,那畫面令陳武康感動非常。

至於入圍得獎一事,身為拿過獎的前輩,陳武康有些私人撇步分享「上次得獎那年,我剛好有去安財神,啊還有很多預兆啦……其實都進入決選了,在評審心目中不會有太大差距,這一次就剛好,我贏在頒獎前幾天切到手,見紅了。」但對陳武康來說,比起自己得獎,另一半拿下大獎才是他更在乎的事。

頒獎典禮中,葉名樺現場連線。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無關領域界限的《牆後的院宅》

從打理舞團大小事到跨界美術館展演,本身為資深舞者的葉名樺,已習慣在角色間轉換,因此在接受委託創作時,同理各式需求對她來說並不困難。「我真的是很好的廠商。」葉名樺開玩笑地說,《牆後的院宅》原為臺北市立美術館推廣建築師王大閎自宅重建展示的計畫,匯集建築領域、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各種因子,場館承辦人一路上也陪伴創作者一起開疆拓土,讓原需匯款購票的規範,得以轉為網路售票平台。「每個人的每一句話我都會好好聽,想個方案去幫助他。」葉名樺補充「沒有什麼是絕對或必須的。」抱持如此開放態度面對主題式創作,她仔細斟酌來自場館、專家與文物中的資訊,一一評估回應。這份作品由葉名樺從建物與建築師的性格與人生態度上搓揉成線,透過藝術家的巧手編織成網,成為難以被特定藝術範疇界定的展演。「這個建築是一個家,它不是公共空間,也不是劇場,它有很內在的東西,是要等著慢慢被發掘的,就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樣。」她以一貫溫柔卻堅定的語氣說明。

「表演跟展覽最大的差異是時間性,劇場演一兩場就沒了,展覽是要能讓人再回來,這是很重要的事情。」葉名樺如此觀察。《牆後的院宅》從2020年5月底一路演到8月初,分作三個階段〈之上〉、〈遊院〉與〈過日子〉,每一場觀眾人數不同,售票也各自分開,〈過日子〉甚至要求有意願觀賞的民眾寫信給主創者,由藝術家挑出12位觀眾,邀請對方購票,才有辦法看到演出,對觀眾、場館及創作者來說,都不是個便利或直覺式的觀演行動。「這會是雙向的付出。」葉名樺表示。

沉浸式演出需要照顧的方方面面繁多,戶外演出難以掌握的天氣變因和非展演空間的場地都是挑戰,但她想做的不只是作品,而是更結構上的突破。「曾經我在某些場合感受到被歧視……視覺藝術家被稱為『藝術家』,而我就算現場跳舞,好像也只是『來表演的』……我覺得我們蠻苦的,表演藝術跟視覺藝術好像就差這麼一格,很難買賣擁有,需要一個好的機制。」爭取想被擁有的背後,是她對有形與無形文化傳承的重視。「有些事物會停在某些世代,以前人把東西留給了我們,我們要如何怎麼把這些留給下一代?」舉個實例來說,兩夫妻就在女兒房間裝了一隻電話專線,希望她認識曾有室內電話這樣的時空。

有女萬事足的兩人,在頒獎當天仍在忙碌家務,不僅是葉名樺在頒獎前一刻還在煮飯,陳武康也在典禮結束後速速出門買菜,「有小孩的好處就是,可以很快就被拉回現實。」在致詞時被女兒隔空踢了一腿的葉名樺,得獎之後繼續一邊做著家事一邊想著接下來的作品,她緊接著要在今年的臺北藝術節「共想吧」推出線上演出《SHE_O.S.》,是以歷史中的女性舞者視角與當代對話的《SHE》系列新作。兩人在分別受訪時,當一人專注分享,另一位就認真地當孩子的玩伴。或許創作者成為伴侶,最重要的不是彼此的創作方向是否一致,或成為彼此的繆思,而是在各自埋頭藝術時,能和諧地分擔掉生活瑣事,那會是最美好的合作節奏。

《牆後的院宅》〈遊院〉一段。 (李欣哲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7/2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0期 / 2021年07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0期 / 2021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