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村友一郎《背叛的海》
田村友一郎《背叛的海》(國立臺灣美術館 提供)
藝@展覽

解構框架 展現當代亞洲的多元

國立臺灣美術館主辦的「亞洲藝術雙年展」,以「來自山與海的異人」為主題,擔綱策展的台灣藝術家許家維與新加坡藝術家何子彥,以「贊米亞」的山地和「蘇祿海」為策展指涉的地理和隱喻對象,邀請來自十六個國家、卅組藝術家及團隊,透過繪畫、裝置、錄像、行為表演、工作坊等,展現當代亞洲的多元世界,探討人與自然、歷史、科技等之間的關係。

by 吳垠慧 | 2019-12-01
第324期 /2019年12月號

國立臺灣美術館主辦的「亞洲藝術雙年展」,以「來自山與海的異人」為主題,擔綱策展的台灣藝術家許家維與新加坡藝術家何子彥,以「贊米亞」的山地和「蘇祿海」為策展指涉的地理和隱喻對象,邀請來自十六個國家、卅組藝術家及團隊,透過繪畫、裝置、錄像、行為表演、工作坊等,展現當代亞洲的多元世界,探討人與自然、歷史、科技等之間的關係。

來自山與海的異人—2019亞洲藝術雙年展

即日起~2020/2/9 台中 國立臺灣美術館

INFO  04-23723552

山、海、礦物、雲,在當代藝術裡能扮演何種角色?在它們匯集之處,又存在了些什麼?台灣藝術家許家維與新加坡藝術家何子彥,共同擔任二○一九國立臺灣美術館主辦的「亞洲藝術雙年展」策展人,他們從中南亞半島、人類學家稱為「贊米亞」(Zomia)的山地,和位處西南太平洋海域的「蘇祿海」(Sulu Sea)為策展指涉的地理和隱喻對象,除了呈現亞洲的多元與變動,也探討人與自然、歷史、科技等之間的關係。

本屆雙年展主題「來自山與海的異人」,有來自十六個國家、卅組藝術家及團隊,透過繪畫、裝置、錄像、行為表演、工作坊等,展現當代亞洲的多元世界,其中委託創作有九件,可說是歷屆之最。

開放對「異人」的想像

「異人」一詞參考自日本民族學學者折口信夫提出的「稀人」概念,隱含對陌生人、他者的看法與想像。「稀人」源自日本傳統的多神信仰,透過祭典儀式款待遠到而來的神,「客神」能帶來好運,意指對外人抱持開放的態度。兩位策展人依此看待與他者之間的關係,希冀解開既有意識形態的框架。

「異人」指涉的是他族、神鬼、流亡者等非我族類,或連結兩端的中間者,像巫師、間諜、異國商人等。無論是贊米亞亦或蘇祿海,雖說橫跨或臨界亞洲多國,卻都不受單一國家管轄,也是難以管控的區域,居住少數民族、流亡者及海盜橫行,神秘、危險甚至惡名昭彰。

本展當中,與贊米亞相關的作品有如:中國藝術家劉窗的《比特幣挖礦與少數民族田野錄音》,是針對比特幣、礦場等進行田調的作品。泰國藝術家寇拉克里.阿讓諾度才與美國藝術家亞歷克斯.格沃伊奇合作的錄像創作《在一個滿是怪人的房間裡沒有歷史5》,取自泰國十二名孩童與足球教練受困洞窟中被拯救的新聞事件,反映泰國傳統思維、政治與文化的關係。出身緬甸流亡王室家族的藝術家薩望翁.雍維,他的創作與家族史、緬甸近代史及政治事件有關,這次展出《鴉片視差》,在四公尺長的畫布描繪鴉片的歷史及對社會的影響。

而與蘇祿海相關的作品有台灣藝術家邱承宏的大型風帆裝置《破碎的羅曼史》,以一八一九年探險家迪蒙.迪維爾(Dumont d’Urville)為文本,敘述海洋探險與政治、文化的關係。馬來西亞藝術家于一蘭以蘇祿海景物訴說《蘇祿海的故事》,日本藝術家田村友一郎結合裝置與行為表演的《背叛的海》,介紹二戰期間美軍進駐橫濱時,間接帶動健美傳入日本的歷史。

寇拉克里.阿讓諾度才&亞歷克斯.格沃伊奇《在一個滿是怪人的房間裡沒有歷史5》(國立臺灣美術館 提供)

解構人類中心主義

與山、海對應的是礦物和雲,從自然現象的「雲」進一步延伸「數位雲端」,探討人、歷史與科技的複雜關係,台灣藝術家劉玗的Salvation Mountain從美國淘金歷史詮釋人類如何經由挖掘礦物來建造世界及意識形態,從挖掘「礦物」到生產虛擬貨幣的「廢物」,人類對「物」的信仰演變成當下所處的世界。

近年盛行的地質年代界定「人類世」,檢視人類中心主義的思維,透過「異人」的概念試圖解構人類中心主義,而在山海匯聚的中心,則是象徵東方哲學論及的「空無」,在絕對無的空間裡創造出無限的可能。在當代社會,面對神話、政治與數位技術的蓬勃發展,藝術創作如何轉化或藉以開啟更多的連結,改變刻板框架的政治、歷史與文化生態,同時也讓亞洲議題置入新的世界關係鏈結之中,是有待亞洲當代藝術創作者深思的課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