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琴(圖左)在《天使不夜城》中有出色的演出。
蔡琴(圖左)在《天使不夜城》中有出色的演出。(果陀劇場 提供)
戲劇 演出評論/戲劇

台灣商業劇場的新契機 評《天使不夜城》

從電影搬上舞台的作品,基本上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商業性,如此才足以支撐「搬上舞台演出」的效果。果陀所選擇的費里尼《卡比利亞之夜》,雖然不是一部大多數觀衆都熟悉的電影,但是苦命又樂觀的妓女和落魄夜總會主持人之間沒有結果的戀情,卻具備了音樂歌舞劇必要發展的可能情節。

文字|施立、果陀劇場
第74期 / 1999年02月號

從電影搬上舞台的作品,基本上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商業性,如此才足以支撐「搬上舞台演出」的效果。果陀所選擇的費里尼《卡比利亞之夜》,雖然不是一部大多數觀衆都熟悉的電影,但是苦命又樂觀的妓女和落魄夜總會主持人之間沒有結果的戀情,卻具備了音樂歌舞劇必要發展的可能情節。

果陀劇場《天使不夜城》

1998年11月20〜25日

台北國父紀念館

一九九八的表演藝術界籠罩在一片經濟不景氣的陰影下,許多向來是票房保證的劇團,卻發生了票房拉抬不高的情形,在多演一場就多賠一場的壓力下,更有劇團以取消部分場次演出來降低製作上所可能帶來的更大風險。但是在越惡劣的環境下,就越是有人可以殺出重圍,創造契機。果陀劇場就是在這樣一片荆棘的環境中,以《天使不夜城》這個作品,走出了台灣商業劇場的新契機。

電影取材搬上舞台──百老匯的一貫手法

《天使不夜城》是果陀成立十週年的年度製作,以費里尼的電影《卡比利亞之夜》爲藍本,改寫成音樂歌舞劇的演出。從電影取材搬上舞台,是百老匯尋找商業契機的一貫操作手法;《異形奇花》改編自六〇年代的B級電影《恐怖小店》;《日落大道》則脫胎自奧斯卡名片《紅樓金粉》;至於《美女與野獸》和《獅子王》這些同屬狄斯耐製作的電影和舞台劇,更是在一貫作業的考慮下所誕生的作品。能夠從電影到舞台的作品,基本上都具有一定程度的知名度和商業性,如此才足以支撐搬上舞台演出的效果。果陀所選擇的費里尼《卡比利亞之夜》,雖然不是一部大多數觀衆都熟悉的電影,但是苦命又樂觀的妓女和落魄夜總會主持人之間沒有結果的戀情,卻具備了音樂歌舞劇所必要發展的可能情節。

劇情結構輕重失衡

但是《天使不夜城》的整體演出中最讓人有意見的部分,卻是在劇本的改編上。即使不曾看過《卡比利亞之夜》,也可以感受到《天使不夜城》整體結構的鬆散和破碎。過多枝節人物的鋪排,讓戲劇主體一直淸晰不起來,一直到上半場結束前,觀衆還看不到主要情節的任何推展;好不容易到了下半場,主題終於明顯了,但是劇情卻開始像坐雲霄飛車般的快速發展著,觀衆看到了男女主角相遇、戀愛乃至決定共度一生的事實,卻看不見心理變化的過程。我們當然不用苛求音樂歌舞劇中的人物刻畫必須如何深刻動人,但是因爲劇情結構的輕重失衡,卻讓本來平面的人物性格更加顯得單調貧乏。

雖然如此,但是陳樂融所塡寫的歌詞,卻又讓人幾度在聽歌的片段中,感到心酸不已。在〈愛情就是這樣〉、〈這次是眞的〉等段落中,非常抒情地將感情傳達出來,尤其當蔡琴唱到最後一句「因爲我是眞的,才難看淸愛情的眞假」時,戲裡戲外的眞假交錯,將整個演出的主題,有力地表達出來。陳樂融精采的歌詞,稍稍挽救了劇情的不足。

音樂、歌曲整體表現傑出

音樂上的傑出表現是《天使不夜城》的一大成就。鮑比達示範了一次音樂劇作曲家應有的風範,演出前兩個月便已全數完成的音樂,讓演員有充裕的時間琢磨歌曲的演唱,表現自然也就比較稱職;他所領導的六人樂團,集結一流樂師合作,整體表現水準極高。鮑比達爲《天使不夜城》所編作的音樂,以拉丁音樂爲主要基調,將浪漫、熱情的節奏,配合著劇情鋪陳之下,讓觀衆很容易地隨之心情起伏。拉丁音樂一向具有極高的通俗性格,倫巴、森巴、曼波、探戈等節奏一出現,很少有人不被感染的;幾乎是與《天使不夜城》演出的相同期間,瑞奇馬丁與安立奎兩位拉丁天王也相繼來台舉辦演唱會,以現場群衆的反應來看,拉丁音樂突破國界的音樂感染力,由此可見一般。

向專業歌舞劇演員邁進

蔡琴在《天使不夜城》中的出色表現,也是不能不提的。不管任何段落,只要蔡琴一開口唱歌,全場就被吸引得靜默無聲,戲劇演出雖不是蔡琴的主攻,但在〈飯店〉、〈催眠〉和終場的〈懸崖〉等場景中所表現出來天眞、純情及落寞等不同層次演出,讓我們看見了她的努力!《天使不夜城》幾乎是爲了她所量身定做的,她個人在情感上的際遇,固然讓觀衆在看戲時有所投射,但若非她的努力,是不可能擁有那麼多掌聲的!接下來我們所要期待的是,蔡琴如何向其他不同的角色挑戰,向更專業的舞台劇演員邁進。事實上對果陀的班底演員來說,在累積了多場演出的經驗後,大多數的演員對於如何表現歌舞劇都有顯著的進步,但另一個危機卻是,多數演員的角色扮演已呈現僵化的現象,像王柏森、陳幼芳、顏芳馨雖有稱職演出,但角色類型卻一再重複前作,讓人沒有驚喜;如何爲演員創造更多有生命力的角色,我想是編導梁志民所必須面對的課題。

果陀劇場在成立十週年這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日子,推出《天使不夜城》這個作品,正式確立了他們在音樂歌舞劇這種表演劇型上繼續前進的創作方針,不斷增加的演出場次也證明了他們在商業上的成功。果陀不斷創作吸引觀衆的作品,自給自足地爲台灣的商業劇場,創造了一種可以期待的可能性。歷經《大鼻子情聖》、《吻我吧娜娜》、《天使不夜城》的製作演出,果陀的進步,讓人對台灣歌舞劇的未來充滿了樂觀的期待。

期許《天使不夜城》是經典出現前的預吿,讓我們等待果陀所開創的商業劇場新時代的來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