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劇由國光劇團的「金三角」:唐文華(左一)、朱陸豪(右二)、魏海敏(右一)共同擔綱。
《大》劇由國光劇團的「金三角」:唐文華(左一)、朱陸豪(右二)、魏海敏(右一)共同擔綱。(白水 攝)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老戲新詮的英雄悲歌 國光劇團《大將春秋》

國光劇團將在五月份推出的新戲《大將春秋》,劇中敍述韓信對於功名的過度執迷,以及強烈的英雄本位主義,導致最後的悲劇結局。在傳統老戲中曾處理過很多韓信和蕭何的題材,而這次的新編劇本《大將春秋》則提供另一個視角,讓觀衆體會英雄人物的心理狀態。

文字|黃麗如、白水
第77期 / 1999年05月號

國光劇團將在五月份推出的新戲《大將春秋》,劇中敍述韓信對於功名的過度執迷,以及強烈的英雄本位主義,導致最後的悲劇結局。在傳統老戲中曾處理過很多韓信和蕭何的題材,而這次的新編劇本《大將春秋》則提供另一個視角,讓觀衆體會英雄人物的心理狀態。

國立國光劇團《大將春秋》

5月3日〜9日

國家戲劇院

以現代的思維、手法,處理傳統的題材,一直是傳統戲曲嘗試的新方向。國光劇團即將推出的《大將春秋》亦是在這個理念下誕生的新作品,由江蘇省群衆藝術館館長金恩渠編劇、張義奎導演、以及國光的黃金三角:朱陸豪、唐文華、魏海敏領銜演出。劇中敍述韓信(朱陸豪飾)對於功名的過度執迷,以及強烈的英雄本位主義,導致最後的悲劇結局。傳統老戲處理很多韓信和蕭何的題材,而這次的新編劇本《大將春秋》則提供另一個視角,讓觀衆體會英雄人物的心理狀態。

揉和傳統與現代的新表現

面對《大將春秋》,導演張義奎以「惶恐」兩字形容自己的心境。一方面國光之前的強大製作《鄭成功與台灣》在劇壇造成不小的旋風,另一方面,關於韓信、蕭何的精采老戲亦爲戲友所津津樂道。如何突破這兩方面的「盛名」,再創造新的格局,對導演而言是相當大的挑戰。張義奎將這齣戲的風格設定爲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新表現,希望能營造類似《曹操與楊修》的氛圍,因此舉凡燈光、音效、舞台設計都是在「傳統中有新意」的大原則下進行,在編曲上也是用「以老改新」的模式進行。爲了讓詮釋更精準,張義奎還飛到南京和編劇金恩渠討論,在文本上做戲劇性的刪修,讓節奏更明快,舞台效果更豐富。對於演出的期許,張義奎自信一定能讓觀衆一飽耳福,他希望觀衆在離開國家劇院時,能滿足地說:「國光這齣戲,眞不錯!」

好劇本難求

這次演出的劇本是陸委會於一九九五年「公開徵選京劇劇本企劃書」活動中,由來自海內外五十五件參選劇本裡最後雀屛中選的得獎作品。人物的猶豫、猜忌、環境中的陰謀、奪權等等要素構成《大將春秋》的基調。面對如此多層次的劇本,導演和演員都大呼過癮。飾演韓信的朱陸豪即表示,韓信這個角色的衝突性、內在的矛盾是一直吸引他要好好發揮的最大因素。在對這個劇本著迷之際,他不時感歎下一次看到好劇本,不知又是何年何月?面對國內京劇劇本的貧乏,朱陸豪感到憂心,現在的京劇生態並不是只要有好演員就好,所有的要素都要配合才能有一齣好戲,他覺得最大的關鍵即在劇本,好的劇本能讓演員在表現上更深刻,對自己的藝術生涯也是重要的里程碑,對觀衆而言,好的劇本才能掌握他們的情緖。他強調現在已經不是僅僅看角兒、聽唱工的戲劇環境,京劇在這一點上,步伐需更大些。

轉型 轉戲 轉心情

已經四年未登上國家劇院舞台的朱陸豪,對這次的演出格外期待。一方面是終於有一個好劇本讓他發揮,另一方面則是韓信本身的角色衝突給他相當大的挑戰。國內的劇本荒,讓他不知爲何而演,四年來的舞台生涯在扮鍾魁、美猴王裡度過,《大將春秋》的情節、衝突讓他甘心粉墨登場,在藝術的生命上,《大將春秋》是他的轉折點。

朱陸豪坦承歲月是相當現實的,他的體力不可能像年輕時那麼好,武戲的表演方式,勢必要有所改變。歲月讓他思考到心境的轉變,體會到人間最細微的情感,表演方式上也因爲年紀的增長而成熟。爲了讓唱工更完美,他去學習西方的發聲技巧,在唱工的持久力上,他笑稱觀衆可以藉著這齣戲驗收成效。這幾年的涉足現代劇場,使他在表演上有更多的體會和突破,他說他是在現代劇場裡開竅的,學會用不同的角度切入傳統戲曲,而現代劇場的經驗,讓他更能詮釋戲曲人物的心境轉折,這些表演上的突破與體會,觀衆都可以在《大將春秋》裡,看到全新的朱陸豪。

說韓信 政治白癡

關於韓信角色的詮釋,朱陸豪將行當設定在武老生,以文戲武唱的方式進行。因爲過去到現在,韓信的角色總是被設定爲武將,與文戲是搭不上關係的,但是《大將春秋》中的韓信,卻有許多抒情的成分,這一點讓他做了「文戲武唱」的選擇,因此在演出風格上是以武生的形象演出,走的是李少春的路線。爲了更深地體會這個角色,朱陸豪做了不少功課,翻了不少史書、觀察當時的政治情況,也將前人的詮釋一一分析、解讀。因爲這齣戲還牽涉到政治上的權力鬥爭、陰謀、手段等等行徑,他笑著說每天報紙上的新聞,成了他體會角色的最佳養分。

談到韓信,朱陸豪直言不諱地說:「他是一個政治白癡,雖然他是軍事奇才。」在排練的階段,朱陸豪演著演著都爲韓信焦急,一個軍事奇才,但是在權謀應對上卻如此不嫻熟,朱陸豪的心情因著韓信的際遇而沈重、悲愴。政治是沈重的,過去朱陸豪總是飾演在情海、際遇中打轉的角色,這一回角色掉入政治漩渦,讓他深感不能承受的重。

看到韓信的際遇,朱陸豪彷彿看到一個啓示錄。他覺得韓信就是敗在他未看透,不懂得急流勇退。對朱陸豪而言,人到巔峰後要立刻沈澱下來,他意有所指地表示,在十年內他一定要在表演上登上巔峰,對自己的藝術生活有個交代。演員的戰場是舞台,朱陸豪決心打一場美好的仗。

談蕭何 人情練達

在《大將春秋》中,另一個重要角色──蕭何(唐文華飾),則呈現不同的處事態度。相較於韓信的本位主義,蕭何更顯得圓融、練達。唐文華詮釋蕭何的方式,則是以文武老生的角度扮演。由於這齣戲有三個生(韓信、蕭何、劉邦),爲了凸顯三者的不同,所以三個生都有不同的表演方式,唐文華在他的唱腔選擇上,則以馬派揉和齊派來表現蕭何。因爲這齣戲的主要戲分是韓信,所以唐文華覺得他只要盡好搭配的責任,讓朱陸豪能盡情發揮。談到蕭何,唐文華認爲他是政治高手,看得淸時勢。雖然這齣戲的時空背景是設定在劉邦得天下之後,蕭何在此時個性上已沒有大衝突,但是唐文華在扮演時,對這個角色的硏究仍然是從蕭何求才開始,他表示這樣角色的生命才有延續性,角色的力度才能展現。

對於戲劇生涯很有規劃的唐文華,認爲每一齣戲都是個人表演能量的儲存,每一次的演出,累積下一回演出的精采,他希望他的表演能做到精緻化、千錘百鍊的地步。《大將春秋》的表現,可以看到他從過去到現在經驗的累積。從鄭成功到蕭何,時代換了、空間換了,但不變的是唐文華對每一個角色的認眞與執著。

老戲重唱、重寫已成了傳統戲曲的新趨勢,一方面回顧歷史,一方面從中透露時代的脈動。在世紀末政情詭譎的時空裡,國光製作的《大將春秋》是啓示錄還是政壇衆生相?政治的漩渦讓人迷惘,但是藝術的表現手法卻因爲題材的複雜性而更顯其層次。當以戲劇手法來處理政治事件,沈澱的往往是人心的多面性。如同朱陸豪所說的:「這齣戲好像一面鏡子,可以在裡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