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空間舞團《跳房子》由鴻鴻編導、古名伸編舞。
舞蹈空間舞團《跳房子》由鴻鴻編導、古名伸編舞。(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探向舞蹈邊界

舞蹈空間舞團「在邊界前後左右」裡的三支舞作生成時間從六〇邁向兩千年,橫跨近四十個年頭,不僅呈現了不同世代編舞者的作品面貌,亦考驗著舞者適應不同舞蹈技巧的功力。

文字|陳品秀、舞蹈空間舞團
第82期 / 1999年10月號

舞蹈空間舞團「在邊界前後左右」裡的三支舞作生成時間從六〇邁向兩千年,橫跨近四十個年頭,不僅呈現了不同世代編舞者的作品面貌,亦考驗著舞者適應不同舞蹈技巧的功力。

舞蹈空間舞團「舞光時攝─尋找夢的記憶」

10月1、2日

國家戲劇院

實驗、跨界、嘗鮮、多元,這些字眼都可套用在舞蹈空間舞團的演出上,若用「花招百出」來形容這個舞團推出舞作所具有的高度創意及多變的形式,實在一點也不爲過。此次舞蹈空間舞團受邀於國家戲劇院推出「在邊界前後左右」,演出舞碼包含安娜.索克洛(Anna So-kolow)編作的《房間》Rooms、珍妮絲.布蘭納(Jenis Brenner)的《暗夜行》Suspicions,以及由鴻鴻提出構想、出任導演,由古名伸編舞,結合多媒體的新編舞劇《跳房子》等。三支舞作生成時間從六〇邁向兩千年,橫跨近四十個年頭,不僅呈現了不同世代編舞者的作品面貌,亦考驗著舞者適應不同舞蹈技巧的功力。

重現現代舞經典之作

「從這三支舞作我們不僅看到其所代表的歷史意義、各具風格的呈現,也代表了空間舞團十多年來的成長歷程。」團長平珩以她一貫不急不徐的語調,溫文地談論著這次的演出。

《房間》是本世紀初期僅存的編舞大師安娜.索克洛的經典之作,這支作品以八張椅子、八位舞者、精簡的舞步,藉由獨舞、雙人舞、三人舞等形式,傳達出人獨處於空間中的想像與情緒轉折。公元兩千年是安娜.索克洛九十歲生日,全球舞蹈界都正計劃於明年演出她的作品。舞蹈空間此次演出《房間》是由旅美舞蹈家王雲幼依舞譜重建,她曾多次爲各舞團排練此舞,對於重現舞作的忠實度及詮釋,深得安娜.索克洛的信任。於此次演出之前,安娜.索克洛本人將親自前來指導。與其同行的,還有安娜.索克洛舞團的主要舞者吉姆.梅(Jim May),他亦是舞蹈空間舞團第一任的藝術指導。

除了吉姆.梅之外,另一支舞碼《暗夜行》的編舞家珍妮絲.布蘭娜,亦曾於一九八六年,也就是在台灣小型現代舞團尙在醞釀成型之際,率領皇冠舞蹈工作室的團員前往全省各地演出,此舉爲台灣小型現代舞的起步發揮了助力。這兩人的到來,觀看舞團成團十一年的成長,另有一番意義。

《暗夜行》是珍妮絲.布蘭納最常被搬演的舞碼,此舞可視爲二十世紀中期女性主義抬頭影響之下的作品,舞作以抽象卻又蘊含戲劇張力的肢體動作,表達出女性在落單時強烈的不安與恐懼。這位美國中生代編舞家曾多次與梅芮迪絲.蒙克(Meredith Monk)合作,《暗夜行》亦選用了蒙克的樂曲。

重新出發再開始

談到《跳房子》,平珩回顧舞團剛成立之初說道:「舞蹈空間成立之初是以鼓勵創作、提供作品演出機會開始的。當初在皇冠小劇場演出的陶馥蘭、古名伸、蕭靜文等人,如今都是台灣中小型舞團的一員。舞團經過幾個藝術總監,不同風格的嘗試之後,我認爲舞團又走到當年培養新一代編舞者的時期,盡可能地給予他們創作的機會。」

繼五月「舞相四色」的演出找來魏瑛娟爲舞團編舞之後,平珩又找到浸淫於小劇場、電影界的鴻鴻,爲舞蹈空間的新作發揮他的劇場奇想。鴻鴻說,這支舞的構想源自於帕特(Avor Part)的音樂,隨著樂音的流瀉,豐富的意象源源而出,有企鵝、跳房子的小孩等,躍然於腦海揮之不去。跳接的畫面流轉,也只有以具詩意的舞蹈形式爲主體來呈現最恰當,《跳房子》的演出將結合舞蹈、戲劇表演以及影像多媒材的運用。古名伸談起與鴻鴻合作的過程,她說:「這樣的合作不同於以往自己編舞的過程,我總是不斷地問鴻鴻,存在他腦中的意象是什麼,企圖找出那個意象背後所隱藏的訊息,之後再將它們轉化爲肢體的動作。」

舞蹈空間十一年來一直勇於嘗試並開發不同形式的舞蹈創作。然而,有時一百八十度的風格轉變難以預期,也不易鎖定特定訴求的觀衆群。談到這一點,平珩說道:「這的確是個一直讓我很傷腦筋的問題。但是隨著舞蹈加入今年小亞細亞網路劇場的演出,舞蹈空間也朝向更國際化的方向發展,我們希望藉由小亞細亞以及『亞洲舞蹈編舞營』等機會,爲舞團培養一些編舞家和找到一位最適合的藝術總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