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川幸雄
蜷川幸雄(黃琇瑜 提供)
東京 環球舞台/東京

在老英的地盤上征服莎劇 專訪蜷川幸雄談《李爾王》

曾於一九九三年率團來台演出的日本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日前在東京近郊的彩之國藝術劇場推出「莎翁回顧系列」的第四齣大戲《李爾王》(King Lear)。這部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 合作演出的跨國製作,此刻更已遠征倫敦與莎翁的故鄕,進行跨年度的六十七場公演。

曾於一九九三年率團來台演出的日本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日前在東京近郊的彩之國藝術劇場推出「莎翁回顧系列」的第四齣大戲《李爾王》(King Lear)。這部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 合作演出的跨國製作,此刻更已遠征倫敦與莎翁的故鄕,進行跨年度的六十七場公演。

對台北戲迷而言,蜷川幸雄不是個陌生的名字;猶記得一九九三年,他帶著蜷川劇場訪台,以一齣融合歌舞伎與三弦的希臘悲劇,在台北掀起「米蒂亞 Medea」旋風。當年爲《米蒂亞》總籌媒體文宣的我,對一臉嚴峻冷漠的蜷川導演印象深刻;六年後,在彩之國藝術劇場的排練室再看到他,瘦了,額髮更添風霜,但卻散發著愉悅的親和力,不時還幽演員一默。

排練結束後,他站在新戲《潘朶拉的鐘》的巨型佈景前歡迎我。「好久不見了!」襯著背後如原爆廢墟的末世紀景像,蜷川的笑容更顯溫暖。雖知道我剛看完台前演出的《李爾王》,他仍忍不住先爲我介紹即將上檔的新作品。《潘朶拉的鐘》劇本出自日本名編劇家野田秀樹,「這是慶祝BURAKU MA十週年的特別製作,我和野田將分別就同一劇本導演,兩戲前後上演」蜷川語帶興奮地說:「我已經偷看過他的排練了,哇!我倆對同一素材的演繹完全不同!眞有趣,我太期待了!」。

語畢,看著聽得霧煞煞的我,蜷川有些愧疚地說:「對不起,我太投入了。來吧,我們來談《李爾王》」。

能否先談談此次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簡稱RSC)合作《李爾王》的源起?

嗯,嚴格的說,是因爲日本劇評不滿意我之前的作品。

是針對某個特定的作品,還是全面性的?

長久以來,許多劇評人對我的作品甚有微詞,不管我怎麼努力,就是認爲我導的希臘悲劇不夠味,我導的莎劇不是眞正的莎劇。爲了賭一口氣,也爲了自我挑戰,我在雅典作希臘悲劇,而我的《哈姆雷特》(註1)九八年在倫敦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註2)上演,都很成功;我希望,當我的作品在劇本發源地受到肯定之後,能改變日本劇評人對我的評價。

再者,我作了三、四十年的劇場,也有了些成績,外界不免替我貼上「成名導演」的標籤……我絕對抗拒這種旣定印象!雖然我已經六十多歲了,但我還想保有一個新進導演的新鮮感,接受各種意想不到的挑戰,在每一個製作從零開始。嘿,(蜷川拍拍胸膛)我的心還是很年輕的喲!

跨國合作,演繹莎翁傳世經典

《李爾王》這個跨國製作是由彩之國藝術劇場提議的嗎?

是,可以這麼說。妳不是和諸井先生(彩之國的藝術總監)談過嗎?他提出以十到十五年的時間,呈現全部莎士比亞劇作的計畫,詢問了整個日本,只有我答應接手。我將以十三年完成「莎翁回顧系列」,《李爾王》其實是第四齣。由於《哈姆雷特》在倫敦頗受好評,而RSC的演員也想要嘗試些新的風格改變,於是大夥一拍即合。我唯一的條件是,戲得在日本排。所以,RSC在彩之國排演了三週,並且是一開始就在搭好了景的舞台上排練!(我不禁露出豔羨的神色…劇院空出一個月的檔期,只爲了一齣戲!)

爲什麼選擇《李爾王》來與RSC合作呢?

我一直非常喜歡這個劇本,也導過它;但一 直到最近,才覺得眞正開始瞭解《李爾王》。或許是我老了,那種歷經滄桑的風霜與蒼涼,開始慢慢出現了吧!(蜷川摸摸額頭,笑了)而且,這恐怕也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導《李爾王》了。

這次與RSC合作,感覺到他們與日本演員的差異嗎?

妳知道日本六〇年代戰後的小劇場,非常努力的反傳統,拼命的除舊佈新,造成演員的訓練不夠完備,特別是聲音。日本演員對語言不夠敏感。

但是英國的表演方式又經常被批評爲太強調語言(Verbal)的部分,缺乏肢體性(Physicality)?

嗯。

我注意到您讓《李爾王》裡唯一的日本人──眞田廣之,成爲劇中動作最多的角色,是因爲這樣嗎?

在排練這齣戲時,我要求RSC演員,這些對莎劇瞭若指掌的演員,重新從角色的心理動機出發,以尋找眞正的感情。對我而言,心理、肢體,和語言三者應融合爲一。

我覺得英國演員習慣接受導演的指示和要求,所以我的作法是,在正式排練前與他們充分溝通;進入場景排戲後,我讓他們自由地遊走移動,讓身體習慣且融入那地方與氛圍,以作出自然的反應,並在其間發現自己的內在情感。

排戲的過程很順利,我們只順了一次台辭,第二次就丟本上台排演了。我對結果很滿意,雖然妳看來或許覺得他們的動作不大,但那是非常自然而合宜的。

眞田廣之的表現令人激賞

從電影《里見八犬傳》開始,我對眞田廣之的印象一直是個偶像明星,但他這次的表現令我詫異,與RSC同台較勁也毫不遜色。當初爲何會將他放在「愚人fool」這個角色呢?

其實是耐吉歐(Nigel Hawthorne耐吉歐.豪森,飾李爾王)提議的。我先決定「愚人」一角要由日本演員擔任,一來可藉此帶入日本的肢體元素,二來因爲這齣戲爲日英的聯合製作,又在日本首演,希望能讓本國觀衆感覺有所連結。

這個角色之前談了很多人,但始終懸宕未定。看過《哈姆雷特》的耐吉歐,對眞田的表現(飾哈姆雷特)印象深刻,而眞田也很願意參與,還空出很長的檔期配合。

老實說,眞田的表現連我也覺得很棒呢!他是眞的下過苦功,特別是在台辭的咬字發音和語調感情上,妳知道嗎?事前他還飛到倫敦三次,特別就此接受訓練和矯正。

還有那些前空翻?哇!

妳剛才不是提到《里見八犬傳》嗎?妳忘了眞田是從動作演員起家的,演過很多武士打鬥的戲,這些特技動作根本難不倒他。

《李爾王》馬上就要在倫敦公演二十四場,接著還要在莎翁故鄉作千禧跨年的四十三場演出,您擔心英國劇評人和觀衆的反應嗎?

啊,我不能煩惱,一定要有信心呀!一定要有!(蜷川笑)不是有句老話說:「莎士比亞是全球性的(universal)」嗎?如果日本觀衆喜歡我的《李爾王》,全世界的觀衆應該也會喜歡。

看著一臉認眞的蜷川,緊握拳頭,無比堅定地回答,雖難掩整日排練後的倦容,卻充滿自信,我大聲地祝他順利成功,他也很有精神地說:「是!謝謝!一定會!」對一個東方話劇導演而言,能跨越語言的鴻溝,指導RSC在英國演出莎劇,不僅是他個人事業的大躍進,也是東方前征西方的一大步吧!

註:

1.蜷川的《哈姆雷特》由眞田廣之與松隆子主演,全劇以日語發音。

2.巴比肯中心(Barbican Centre)是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在倫敦的固定排演場地。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