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可能性,就像傳統戲曲的一桌二椅,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圖為台灣戲專所辦的「傳統藝術生活體驗營」。
孩子的可能性,就像傳統戲曲的一桌二椅,給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圖為台灣戲專所辦的「傳統藝術生活體驗營」。(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 提供)
專題 專題/兒童市場面面觀/教育篇

從教學做起,開發事業新視野

劇團辦教育的趨勢分析

正規體制内藝術教育的不足,造就了劇團在體制外發展教育事業的空間。無論是著眼當下的經濟利益,或是懷抱著推動全民美育、為表演藝術培養未來觀衆的理想,劇團兼做教育之事,已然是大勢所趨。

正規體制内藝術教育的不足,造就了劇團在體制外發展教育事業的空間。無論是著眼當下的經濟利益,或是懷抱著推動全民美育、為表演藝術培養未來觀衆的理想,劇團兼做教育之事,已然是大勢所趨。

僅管創作、演出是劇團成立的宗旨,藝術才是業者引以爲榮的專業,然而,台灣看表演人口的短少且高度集中,直接影響劇團的演出機會。此一困境,固然肇因於學校藝術教育的疲軟無力,但正規體制內的不足,卻也造就了劇團在體制外發展教育事業的空間。放眼當前的表演藝術團體,只演出而從來不曾從事教育行爲的,屈指可數。

八〇年代以降的本土熱,催化了歌仔戲、布袋戲等傳統戲曲的劇團參與學校課程或社團活動的風潮,對這類「建教合作」,學校大多採取配合的態度。九年一貫「藝術與人文」課程實施之後,由於相關師資的匱乏,學校開始會主動向在地的劇團求援。例如南風劇團,成立十年以來,每年都辦兒童戲劇營來增加劇團的活力;「藝術與人文」課程開辦後,許多高雄的小學都邀請南風的老師到學校協助教學,再辦兒童戲劇營的時候,參加的人陡然多了,團長陳姿仰對此頗有苦盡甘來的體會。

和學校建交合作

教育需要深耕久耘,又不比在台上演出光鮮亮麗,沒有一定理想性者,很難堅持。有帶著使命感爲之的,像桃李滿天下的歌仔戲藝師廖瓊枝,光是在台北縣的秀朗國小,她就已經教出四屆學生。對演員、觀衆均面臨斷層的傳統戲曲而言,教育是傳薪遞火的工作,特別令人尊敬。布袋戲藝師李天祿生前創辦的亦宛然掌中劇團,平常大多只演文化場,花在「微宛然」教學上的時間比演出還多(註1 ),身爲主演的黃僑偉說,沒演出機會代表沒有觀衆,去教小學生就算無法養成專業的演師,至少可以培養年輕觀衆。

國光豫劇隊近一兩年來也積極地進入校園辦導讀、研習、讀書會之類的活動,爲了吸引人來參加,還奉送學習光碟,甚至排出當家的一線演員和學童、老師面對面。推廣硏究小組的負責人林娟妃坦承,是因爲《中國公主杜蘭朵》邀得歌舞劇明星王柏森跨刀,宣傳力 道大增,王柏森有很多年輕的戲迷,至今也看豫劇,那次的經驗使向來受國家扶植著的豫劇隊深深感受到「有年輕觀衆眞好」,所以熱中起基層教育,並開始製作兒童劇,即使劇團並沒有太多這方面的預算,亦勉力爲之。

才藝班和冬夏令營

除了使命感,除了寄望培養出明天的觀衆,教育之於劇團,其實有眼前的利益價値。體制外,根基最深厚的表演藝術教育事業,應該是以音樂、舞蹈爲代表的民間才藝班。一直以來,這類才藝班大多以技藝訓練爲教學取向,像高雄的囝仔舞團所兼營的舞蹈才藝班,便能夠養成兒童舞者,供應舞團所需。近年來,朱宗慶打擊樂團和雲門舞集分別成立附設學校和舞蹈教室,這兩個教學體系強調藝術欣賞的能力,不約而同地採取了「律動」的概念來規劃課程,前者還把樂團的作品融入課程之中。由於他們是具高知名度的表演團體,加上以企業連鎖的方式經營,對才藝班原來的生態產生不小的衝擊。

戲劇、戲曲沒有辦長期性才藝班的市場,不過,短期性的戲劇(曲)營,只要建立口碑,也能吸引不少人參加,像今年暑假就有不少由知名劇團所策劃舉辦的戲劇夏令營(註2)。欲培養兒童觀衆,老師是影響力不容輕忽的種子,對劇團而言,與其一個個去教小孩,不如先教給領悟力強的老師,他們再結合其教育的專業,由其學回去教給衆多的學生,傳播的效果最大。今年暑假,台北的六個兒童劇團(九歌、鞋子、紙風車、牛古、一元布偶、無獨有偶)就聯合舉辦「社區戲劇種子師資培訓營」,報名參加的人相當踴躍。

兼備演出和教育課程的大型活動

兼做些教育的活動,對普通的劇團來講,至少可以分擔開門七件事的開銷;而對紙風車、如果這樣擅經營、市場活力強的兒童劇團而言,教育儼然就是其事業的一部分。

去年剛因承辦文建會兒童戲劇推廣計畫「一起來抓馬」活動,而跑遍全省八十六所小學的如果劇團,今年五到八月間,又忙著辦理台北市文化局委託的「兒童藝術節─台北戲法玩─夏」。以「台北戲法玩一夏」爲例,內容包括國內外團體的演出、劇場導覽、說故事劇場、兒童劇本徵選、種子師資訓練、靜態展示等等,歸納其規畫方向,不外乎「教育講座」和「藝術欣賞」,給兒童參與的,是寓教於樂的後者,前者多爲專業的工作坊、研習營或劇場講座,學員以劇場工作者和老師們爲主。爲了接辦這類爲期甚久、且舉辦規模龐大的推廣教育活動,如果劇團還特別在製作部門之外,設立教學部門,使劇團的演出、教育行程,可以並行無礙。

以兒童劇巡迴演出

演出本身就是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教育。從中央到地方的政府單位,經常舉辦各種名目的校園、社區、鄕鎭的表演藝術巡演。因爲兒童劇的演出成本通常比較低,而且有鮮明的教育意義,特別受這些巡演活動鎖定的觀衆(學童、師生、親子)的歡迎,所以,假若劇團備有這類戲碼,雀屛中選的機率就會大增。

兒童劇團長期經營的目標觀衆就是兒童,可演的戲碼多得是,工作人員又嫻熟於接待兒童,因此,在參加這類活動的徵選時,有相當的勝算。被視爲傳統文化的戲曲也有它的優勢。例如,當代傳奇的《戲說三國》、薪傳歌仔戲團的《黑姑娘》、《烏龍窟》、復興國劇團的《森林七矮人》在參加完「出將入相─兒童傳統戲劇節」之後,都帶著戲碼在台灣跑了一匝。劇團自製的「兒童戲曲」,如河洛歌子戲團的《中山狼》、國光京劇團的《風火小子紅孩兒》、豫劇隊的《豬八戒大鬧盤絲洞》等等,也常在中小型的演出中派上用場。顯然,這類由官方支持的藝術下鄕活動,給兒童劇開闢出了一條細水長流的戲路。

劇團主導或協辦上述這些富教育性的活動,一方面可望藉此厚植表演藝術未來的票房基礎,更重要的是,用潛移默化的方式,將藝術的活泉一點一滴地灌注到孩子們的心田裡,達到普及全民美育,提升整個社會文化氣質的目標──這是表演團體除了「留予後人說」的藝術成就之外,另一値得引以爲榮的存在價値。

1. 微宛然乃由亦宛然系統一脈傳下的弟子所組成,成員是莒光、新湖、平等、興隆等多所台北縣市小學的學生。

2. 今年暑假的兒童表演藝術夏令營活動,請詳見《表演藝術網站》,網址:www.paol.ntch.edu.tw

 

(本刊編輯 施如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