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舞台是約莫30度傾斜的黑亮面地板,上場人物倒影其中,撲朔迷離的歷史幻境真實呈現。
整座舞台是約莫30度傾斜的黑亮面地板,上場人物倒影其中,撲朔迷離的歷史幻境真實呈現。(林鑠齊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歌仔戲的不朽文學

《燕歌行》是一齣抒情寫意動人心弦的歌仔戲文學作品,也是一齣集眾人之力,追求理想的創作,好戲可以令人沉吟再三、可以傳世、可以不朽。我相信,演出之後,曹丕將不再是「一個寂寞到了底的男人」。

《燕歌行》是一齣抒情寫意動人心弦的歌仔戲文學作品,也是一齣集眾人之力,追求理想的創作,好戲可以令人沉吟再三、可以傳世、可以不朽。我相信,演出之後,曹丕將不再是「一個寂寞到了底的男人」。

唐美雲歌仔戲團《燕歌行》

10/4~7  台北 國家戲劇院

三國時期曹氏三父子:曹操、曹丕、曹植,可說是中國歷史上空前絕後的政治文人家族,不論是戲劇、電影還是電玩,以之為題材的創作可謂不少。曹植在建安七子中獨占鰲頭,《洛神賦》更是讓他聲名大噪,奠定了他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洛神賦》中唯美浪漫情思往往令人有著無限的遐想,曹植與甄宓也因之被視為才子配佳人。就在電視歌仔戲大受歡迎的時期,「楊麗花歌仔戲團」曾於一九八四年及一九九四年兩度製作《洛神》,九四年的《洛神》還為曹植(楊麗花飾)與甄宓(馮寶寶飾)的前世今生大書特書,強化兩人愛情的命定與無奈。如今唐美雲歌仔戲劇團讓這段叔嫂之戀重新審視,不同的是,這位因著《洛神賦》而千百年來背負妻子不忠貞的寂寞男子——曹丕,則是登上了主位。這回他要親自出馬,和歷史重新對話,要談嚴父、要談愛妻、要談手足,這就是唐美雲歌仔戲劇團創團十五周年作品——《燕歌行》。

解開曹丕寂寞枷鎖  塑造甄宓女性自覺

曹丕文韜武略,除了是位軍事家、政治家,也是一位文學涵養深厚的詩人,其〈燕歌行〉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首形式完整的七言詩,清新淡雅的筆法格調,卻因「篡漢」之名而較少為人注意。編劇施如芳為他抱屈,在重構曹氏父子兄弟的恩怨情仇時,不忘以其作品為題,因而將此劇名為《燕歌行》。這對於早已經將文章視為「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世」的曹丕而言,無疑是覓得知音。重新觀照這位似乎有無限心事的男子,《燕歌行》試圖解開這層層寂寞的枷鎖,堆疊出歷史中有喜有悲的曹丕。

《燕歌行》或許讓觀眾抱著些許落寞與微涼,因為劇中曹植與甄宓並沒有轟轟烈烈的浪漫愛情。甄宓誠實傾聽自己心中的聲音,將曹植的愛慕,視為女人年華對照下的虛榮,幾許悸動的平添,不過是女人心底最深處的幽微盪漾,無關乎忠貞與否,女性自覺意識不言而喻。史實上,曹丕最後賜死甄宓,然而這樣的結局,是無法滿足編劇對於甄宓的憐惜與相印,於是決定讓甄宓拿回身體自主權,選擇自我了斷。臨死前刻對兒子曹睿說道:「不管你身上流著的是袁家血還是曹家血,你是我的骨肉、我的孩子。」不固著於孩子血緣的問題,而從母親的愛子天性切入,甄宓活出《洛神賦》外之一章,跳脫了稗官野史上的美女形象,保全孩子的甄宓,突顯出「為母則強」的特質。

浮現深情丈夫  彌補父子親情

曹丕看到曹植悼念甄宓所寫的《洛神賦》,理當怒氣難平,甚至應該湮滅這部兩人曖昧情愫的證據,可是曹丕是懂得文學的,他知道《洛神賦》將是曹植的「不朽」之作,加上對甄宓的虧欠與思念,他決定讓《洛神賦》流傳於世,讓甄宓脫俗仙品般的美人形象恆存歷史。編劇提醒了我們,這若不是曹丕的成全,甄宓與曹植不會有如此浪漫而懸念的愛情故事流傳於世。曹植將他對甄宓的情愫化作文字,曹丕則以成全的態度,讓甄宓的絕美永遠駐留在世人心中,這一切看似隱忍,其實背後有更難忘的初衷與罣礙,只因為他說:「這是我承受得住的」,曹丕此刻成了柔情夫婿。沒有賜死甄宓、又能夠以最深沉的愛來包容成全,編劇確實成功地撥開了歷史皺褶中曹丕不被看見的一席——丈夫。

除了與甄宓之間的夫妻之情,編劇企圖找回曹丕生命中另一個空缺——父子親情。不被父親理解與認同的曹丕,如何能夠重新喚回父親關愛的注視,編劇選擇讓曹操死後的靈魂來救贖曹丕。曹操死後魂魄歸來,勸說曹丕登基為王,曹丕的野心有了自圓其說的出口,也一圓父親的帝王夢。至此,父子關係有了連結,曹丕得到父親最大的認可,不再孤單。至於曹丕與曹植之間的手足情誼,編劇也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兄弟心結找到答案,得到父母寵愛及上天賜予絕好天賦的曹植,已讓曹丕妒意萌生,而不拘禮教愛慕兄嫂的行徑,更是讓原本的鬩牆無法填補。

為了挖掘曹丕的內心世界,編劇特意安排了不死靈一角,不死靈既扮演著說書人角色,也像是曹丕的靈魂,在曹丕內心戲的詮釋上,扮演著重要職位。不死靈穿越時空,遊走二度空間,帶出三次喪隊:曹丕夢境、曹操歸西、甄宓離世,這三場串聯,讓虛實意境交錯,戲劇節奏轉換流暢,不死靈可說是居功厥偉。

舞台呈現節奏緊湊  音樂成功營造氛圍

如果說編劇為曹丕創造了新生命,那麼整齣戲的製作團隊則是讓曹丕真正活在舞台上了!導演戴君芳熟稔傳統戲曲,擅於跨界融合,戲劇節奏掌握讓人驚豔。除了今昔交錯、正敘倒敘游刃有餘,在場面調度安排上相當從容緊湊。曹丕在甄宓自縊後,忽覺愛妻的白幡魂轎轉為紅花喜轎,回想兩人初識悲從中來,白紅歌隊魚貫而出,追憶似水流洩氍毹;曹丕接受亡父勸說登基為王,遂與曹操踩著同樣步伐,昂首向前,登上銅雀臺,令人屏氣凝神的舞台氛圍,充分傳遞出繼承父志的象徵意涵。

舞台設計王世信為整齣戲創造了一個如幻似影的基調,亦是讓整齣戲脫俗之處。整座舞台是約莫30度傾斜的黑亮面地板,上場人物倒影其中,撲朔迷離的歷史幻境真實呈現。布景以漢代漆器及朱玄二色為主,簡潔而優雅。多媒體影像的運用雖跳脫古樸氛圍,卻也為整齣戲增色不少。音樂設計有賴德和整體音樂設計,又有劉文亮編腔,音樂的營造充分契合情境的醞釀與烘托,尤其是在人物情緒的鋪陳上,音樂的掌握可謂相當成功,整場演出有如是一場音樂饗宴,令人大呼過癮。當然,把這些歷史人物喚出的重要功臣——演員,也是這齣戲能夠擄獲觀眾的原因。唐美雲、許秀年、呂瓊珷、小咪、許仙姬、林芳儀等重量級演員,各個精采表現,形神合一的演技,讓觀眾大飽眼福。

《燕歌行》是一齣抒情寫意動人心弦的歌仔戲文學作品,也是一齣集眾人之力,追求理想的創作,好戲可以令人沉吟再三、可以傳世、可以不朽。我相信,演出之後,曹丕將不再是「一個寂寞到了底的男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