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克特的新作《野蠻人》。
謝克特的新作《野蠻人》。(Simona Boccedi 攝 Berliner Festspiele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柏林外交事務藝術節 楊.法布爾、謝克特搬演新作

今年進入第四屆的「外交事務」藝術節,從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展開十天的演出,這次邀來比利時前衛藝術家楊.法布爾的新作、廿四小時馬拉松演出的《奧林匹斯山》與當紅以色列編舞家侯非胥.謝克特的《野蠻人》,前者以舞蹈、獨白、裝置,演繹希臘神話的紛亂與哀愁,後者大量使用巴洛克音樂,群舞盛大炫目,肢體外放誇張。

今年進入第四屆的「外交事務」藝術節,從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展開十天的演出,這次邀來比利時前衛藝術家楊.法布爾的新作、廿四小時馬拉松演出的《奧林匹斯山》與當紅以色列編舞家侯非胥.謝克特的《野蠻人》,前者以舞蹈、獨白、裝置,演繹希臘神話的紛亂與哀愁,後者大量使用巴洛克音樂,群舞盛大炫目,肢體外放誇張。

「柏林藝術節」公司(Berliner Festspiele)策劃的「外交事務」藝術節(Foreign Affais),今年邁入第四屆,策展人馮.哈茨(Matthias von Hartz)眼光精準,資金充沛,雖然才稚齡四歲,「外交事務」卻已經成為重要的歐洲夏季藝術節。「外交事務」聚焦行為藝術、舞蹈、前衛表演藝術,從六月廿五日到七月五日,十天的藝術節票券售罄,楊.法布爾(Jan Fabre)的廿四小時長作《奧林匹斯山》Mount Olympus在此世界首演,明星編舞家侯非胥.謝克特(Hofesh Shechter)的新作《野蠻人》Barbarians擔任壓軸,抽搐外放的肢體、誇張的舞台,讓藝術節在熱烈掌聲中結束。

廿四小時劇場馬拉松

劇場表演時間長度應該如何度量、節制?鬼才藝術家楊.法布爾在今年的「外交事務」推出全新作品《奧林匹斯山》,從下午四點開始演出,整整廿四小時不間斷,馬拉松表演,考驗觀眾耐力。

《奧林匹斯山》舞台上總共有卅位表演者,以舞蹈、獨白、裝置,演繹希臘神話的紛亂與哀愁。楊.法布爾以他一貫的戲謔,舞台充滿肢體撞擊意象,全裸的希臘眾神在台上噴灑顏料、舞動、嘶吼,整整一天一夜,毫無中場休息。

《奧林匹斯山》的演出長度特殊,觀眾可隨時進出,午夜之後,即使台上的表演持續,睡意襲擊觀眾,不少觀眾離席去場外倒頭睡著,醒來再進劇場,甚至有觀眾在劇場外的草地搭起了帳篷。馬拉松接近尾聲時,所有觀眾都回到了座位,舞台上群舞盛大,宛如生命慶典,觀眾熱情回應。希臘悲劇被楊.法布爾重新定義,以廿四小時的時間刻度,帶領觀眾走過一趟劇場生命旅程。據說,有觀眾在那廿四小時演出當中,毫無闔眼,陪台上的表演者,一起奔向馬拉松的終點。

《奧林匹斯山》讓楊.法布爾盡情揮灑舞台調度的長才,演出難度極高,需要策展單位、觀眾、演出者的多方配合。這次的演出,策展團隊歡迎觀眾帶睡袋、帳篷,現場有梳洗設備,觀眾可借用乾淨毛巾,也提供食物,確保演出順利。看完廿四小時的演出,觀眾建立了一種魔幻的劇場情誼,陌生人一起睡、一起刷牙,舞台上精采,戲棚下也熱鬧。

謝克特《野蠻人》炫目誇張

這幾年極受各地觀眾歡迎的以色列編舞家謝克特,新作《野蠻人》受邀至「外交事務」演出,只演出一場,觀眾反應熱烈。謝克特鍾愛巴洛克音樂,《野蠻人》大量使用巴洛克音樂,配上電子音樂與大量旁白,舞台燈光非常戲劇化,群舞盛大炫目,肢體外放誇張,分為三部的舞作是編舞家對於群體文化的誇飾,極受到觀眾喜愛。

《野蠻人》如曾訪台演出的《政治媽媽》Political Mother,乘載的創作意念清晰,觀眾很容易抓到謝克特的意圖。《野蠻人》音樂吵雜,編舞語彙熱鬧幾乎沒有冷場,宛如搖滾演唱會,為「外交事務」藝術節劃下喧嘩句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