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明几淨》藉由一個家庭男主人出軌的故事,串連起四個女人面臨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種族、階級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愛與歡笑的意義。
《窗明几淨》藉由一個家庭男主人出軌的故事,串連起四個女人面臨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種族、階級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愛與歡笑的意義。(國家兩廳院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品嚐家的百般況味 》

兩廳院新點子劇展《窗明几淨》《拼裝家族》

什麼是「家」?一個千迴百轉也難解,一百個人有一百種答案的大哉問,如何在劇場裡演給你看?兩廳院新點子劇展以「一家の味」為題,邀來同黨劇團《窗明几淨》與動見体劇團《拼裝家族》,分別由黃郁晴與吳定謙執導,透過國外翻譯文本與本土原創劇作,透視現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雜陳的多種況味。

什麼是「家」?一個千迴百轉也難解,一百個人有一百種答案的大哉問,如何在劇場裡演給你看?兩廳院新點子劇展以「一家の味」為題,邀來同黨劇團《窗明几淨》與動見体劇團《拼裝家族》,分別由黃郁晴與吳定謙執導,透過國外翻譯文本與本土原創劇作,透視現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雜陳的多種況味。

兩廳院新點子劇展

黃郁晴x同黨劇團《窗明几淨》

5/6~7  19:30   5/7~8  14:30

吳定謙x動見体《拼裝家族》

5/13~14  19:30   5/14~1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2016TNAF臺灣精湛 動見体《拼裝家族》

5/28~29  14:30   5/28  19:30

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INFO  02-28830885

什麼是家?是帶有血緣關係的親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構成的社會組織?還是沒有親屬關係、沒有締結婚姻,仍舊相互照顧,成為彼此生命中重要、不可或缺的組成?隨著時代的演進,家庭觀念面臨巨大的變化與衝擊,尤其離婚率居高不下的今日,家庭結構逐漸崩壞瓦解,再加上多元成家的議題崛起,提供了家的多元形式想像,也挑戰了傳統家的定義與規範。今年的新點子劇展以「一家の味」為題,邀來同黨劇團《窗明几淨》與動見体劇團《拼裝家族》,分別搬演國外翻譯文本與本土原創劇作,透視現代家庭辛甜苦辣、五味雜陳的多種況味。

《窗明几淨》  四個女人的生命思考

《窗明几淨》為美國劇作家莎拉.茹兒(Sarah Ruhl)的代表作,是淚中帶笑的黑色喜劇。劇情描述一名來自巴西的年輕女孩,受雇為一位女醫生打掃房子,然而比起洗衣抹地,她對想出「一個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更感興趣。

有一天,女主人有潔癖的姊姊登門造訪,偷偷和女傭達成協議讓她來做家事;同時間,男主人與他的癌症病人墜入愛河。導演黃郁晴表示,全劇藉由一個家庭男主人出軌的故事,串連起四個女人面臨死亡前,如何打破婚姻、種族、階級等芥蒂,重新思考生命、愛與歡笑的意義。

七年前就曾在學校搬演此劇,黃郁晴說,莎拉的劇本表面看來很通俗,卻是以女性的視角,將生活中每件小事情咀嚼出它的特殊含意。「這個劇本太迷人,角色鮮明有趣。」七年後她以全新視角重新演繹。「過去忽略了女主人這個角色,把她塑造成無趣的人,仔細探究才發現,這位女主人五十歲才第一次失戀、第一次失去、第一次失敗,她該如何面對遲來的人生功課?」

一塵不染的居家環境是女主人心境的投射,黃郁晴認為,「女主人其實是個很壓抑、很自制的人,她一直試圖把自己的人生過得條理分明。所以房子才會乾淨潔白得讓人心慌。」隨著其他角色的逐步加入,為這個純白的房子添加了色彩,「這些顏色、這些混亂、這些髒汙,都是生活的痕跡。」而這樣,才像個有人住的家。《窗明几淨》將由蔣薇華、呂曼茵、謝瓊煖、安原良、陳信伶人等實力演員主演。

《拼裝家族》  多元成家的寫實範例

《拼裝家族》是曾以電視劇《刺蝟男孩》拿下金鐘獎的編劇詹傑之最新劇作,靈感來自日本「無緣死」一詞,意指人情淡薄、不再有交集的無緣社會。詹傑說,「無緣死」指的是獨居者平常不與他人往來,即使在屋中死去也沒人發現。「這種沒有跟任何人聯繫的生存方式,重新給了我對『家』定義的想法。」故事的角色有錄影帶出租店的夜班女孩、廢柴導演、中年司機大叔,放浪的輕熟女看護,以及阿茲海默症老人,這群社會邊緣人拼湊而成的虛擬家庭,因為海蟑螂占屋事件,最後成為真正的一家人。

導演吳定謙表示,詹傑的劇本向來挖掘我們不熟悉、卻真實存在的社會陰暗面,一群為了利益假扮成一家人的社會底層成員,卻在一個契機之下發展出比血緣還緊密的關係,是諷刺,也是個警世寓言。「它訴說的是台灣正在發生的故事,非常貼近我們的生活,可以引起許多共鳴。」演員柯一正、邱安忱、張詩盈、李劭婕、呂名堯等,分別來自不同的表演背景,彷彿劇中角色來自不同的角落。排戲的過程其實就是在「拼裝」,經過切磋、磨合之後,「家庭感」油然而生。

舞台設計也呼應「拼裝」的主題,吳定謙將表演空間設定為寫實和非寫實兩個區塊,在外圍的非寫實區,大小道具四散各處,演員可以自由遊走在兩個區塊移動道具,把各式不合時宜的道具拿上舞台,拼裝出家庭的「幸福感」。演員在非寫實區的移動、情緒是能被看見的,營造一種窺視感,呈現角色不為人知的一面。排練至今,吳定謙強調,最大挑戰在於,要扮演社會邊緣人,演員還是太「美」了,「要找出每個人的缺陷、呈現出不完美的那一面,挑戰演員的本能慣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莎拉茹兒的劇作狂想

莎拉.茹兒(1974-)今年四十二歲,生於伊利諾州,現居紐約,是美國新生代劇作家的代表人物,亦受世界劇壇矚目。身為劇作家,茹兒具有銳利的女性視角,以獨特的幽默筆法反映當代社會問題,同時深富情感。對於不同族群文化,也有精采的描繪。

導演鴻鴻認為,茹兒的劇本中充滿各式狂想,例如在《受難劇》Passion Play中,魚會走路,改編自希臘神話的《尤麗迪絲》Eurydice,石頭會講話、電梯會下雨,《憂傷劇》Melancholy Play,女人變成杏樹,在《遲到:牛仔之歌》Late: A Cowboy Song當中,還有一匹馬介入男女主角的感情生活。搬上舞台,不僅挑戰導演的想像力,亦考驗演員非寫實的表演能力。

二○○四年發表並入圍普立茲獎的劇作《窗明几淨》讓茹兒聲名大噪,從外百老匯逐步邁向百老匯。《窗明几淨》用喜劇手法揭露現代家庭問題,反映階級關係與種族問題的現實,也觸及現代人的外遇、疾病與死亡主題。(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