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幕後團隊的進擊─跨域攻勢大揭密╱疫情工作法

疫情之中,我們的工作方法

僻室 (吳峽寧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我們討論團隊的工作方法時,往往會試著從他們的經驗累積、主事者風格、機緣巧合等因素裡找到「準則」——當然,這個準則會隨著各種特殊情況,找尋各種因應之道。於是,從2020年初開始影響世界情勢的COVID-19疫情,打亂了團隊們好不容易成立的工作方法,必須在混亂裡有所應變。

那麼,這些以創作、製作為主的團隊如何回應疫情時代,又怎麼看待這段可能停滯的時間,並找尋「疫情下的工作方法」?他們或許重新檢視過去、開發線上作業、盤點現有資源、維持創作能量、開發全新形式等,這些方法在這8組團隊無法如常的日常裡施展——

僻室:探詢線上創作可能,讓實驗開心發生

2020年初疫情爆發時,僻室成員以「數位文化」為題,進行了系列讀書會。當時台灣也正好進入5G時代,僻室已留意到數位展演的可能。對於吳子敬而言,日常用慣了的科技,要進一步轉譯、進入創作仍需要時間。

回應僻室創作上所在意的空間感與現場性,吳璟賢覺得要做數位展演可能得從AR和VR切入。目前其舊作《四碌葛之女生宿舍1990》因為屏東文化局邀請,正進行線上影像拍攝。這過程並不容易,但吳璟賢覺得是個重新尋找喜劇表演可能的好機會,也期待線上化之後觸及更多觀眾。不過現下團員希望先由「線上展覽平台」著手,再進一步探詢影像與展演的可能。眾人已製作僻室據點的公寓模型,將從成員熟悉的空間開始著手,跳脫討論與思考的困境,直接實作,希望能借此虛擬且真實的場景找到有趣的可能。

而想進一步嘗試影像創作的吳峽寧,即使有許多劇場拍攝經驗,卻也覺得尚未找到劇場數位化的語彙。除此之外,吳峽寧認為網路媒體習慣的多工與分心,要如何讓觀眾保有現場的專注感,將是最大挑戰。就此「兩廳院當我們宅一起特企」兩集《僻室我放的》,他們選擇直接從影像觀點創作,其中夾藏延期到明年演出的《半金屬》資訊。而《僻室我放的》也不甘於就此結束,將以YouTube為平台,持續發展創作。「反正我們沒有包袱!」他們不想先為劇場下定義,更想要讓創作是有趣的,一起在彼此開創的僻室中,開心實驗。

山峸製作設計:優化工作流程,堅持拖著油瓶轉

作為製作設計公司,三級警戒期間,製作案全數停擺,山峸團隊除了重整了劇場、酒吧基地,也嘗試錄製Podcast「山峸有可能書店」,推廣閱讀、表演藝術、地方文化;並藉此機會,優化設計、製作工作流程。

袁浩程表示,山峸業務範圍涉及設計、製作、執行端,過去案子是「誰接案,誰負責」,偶有工作執行完,卻有其他夥伴處在狀況外的情況,流程未被透明地制度化。疫情期間,他們重新建立工作程序,統一交由專案管理、判斷專案由哪幾個組別施作,並在內部群組公開所有專案,讓整個團隊都能同步知道所有專案進程。袁浩程期待山峸未來能夠扮演「樑道」的角色,制度化管理專案,以連結外部夥伴,「比如跟劇團合作,我們以製作統籌承接,能夠讓外部的crew享有勞工保險、雇主責任險,過往劇場的陋習是技術指導(TD)會報時段費給劇團,但TD會評斷他的人手值多少費用。」袁浩程指出,目前劇場幕後工作者多半僅有旅平險的保障,「我們把中間的落差直接轉為工作險,而非讓那筆錢進到自己口袋。這有點像是我們一廂情願,但希望能積少成多,好好經營。」

面對所有倚賴「現場」的產業按下了暫停鍵的景況,他苦笑:「疫情能做的事只能貸款啊、祈禱啊!疫情加速轉型,但人一直無法連結,下一步還真的想不到耶!我們經營了那麼久的表演藝術,就是拖著油瓶在轉,但我們想一直拖著。」

山峸製作設計 (Terry Lin 攝)

叁式:盤點資訊,踩穩長期經營腳步

從疫情一開始,曾煒傑便開始盤點公司的資源,並同步搜集許多資訊,包含台灣的疫情發展、國際情勢、疫苗現狀與相關公衛資訊,以做出對疫情整體走勢的預測。當時他已有心理準備,由於叁式的合作案泰半著重現場性與觀眾互動,當疫情襲來,客戶的需求勢必會大幅轉變,前置期的工作也就會比原先預期的多。因為對疫情發展與公司現況有充分的了解,叁式便及早做出了相對應的工作調配,於是在後續面臨變動時,就不會措手不及。

此外,曾煒傑也定調了叁式在疫情期間的任務,是將經營層面踩穩,繼續做長期有效的事情,而不是急著轉彎、以求短期變現。他笑說,其實疫情發展比他想像的樂觀,他原本已設定了某個時間點,若疫情在那之前不見好轉,就要「開始出怪招」。不過台灣的公衛防疫體系很成熟,目前疫情比他預想的提早消退,看來怪招應該是不需要出了。

對叁式來說,在家工作沒什麼顯著痛點,團隊成員沒有太多適應不良或不知所措的狀況,不過當然還是會出現工時變長、技術所導致的溝通不順等常見的問題。曾煒傑也提到,其實在疫情前,團隊成員便可選擇在家工作,但當時可能都只是因為「通勤很煩」,對「在家工作」本身的想像是不充分的,不會特別思考家裡環境如何配置、在家工作對什麼情境來說比較有效。他表示,疫情過後,在家工作或許會成為叁式內部一個議題,開始有比例地配置在工作模式上。

驚喜製造:反映時局,新體驗模式提前問世

驚喜製造Surprise Lab.自2016年成立以來,推出的製作無論是以餐飲切面為主的《無光晚餐》、《一人餐桌》,或是沉浸式體驗系列《微醺大飯店》、《明日俱樂部》等,核心關注與活動賣點皆在於觀眾感官上的想像啟發:參與者親臨現場,按照團隊精心設計布局的暗示與情節推展,串點成線的走向幾種預設結局。在這樣的引導概念裡,「在場」變得極為重要。

2021年5月發布的三級警戒,除了讓原先正在演出的《微醺大飯店:1980s》暫時延期,也迫使團隊將年底才要發表的新作《PROJECT S》,提前至秋季問市。團隊在餐飲與沉浸式大獲成功後,就持續找尋新的體驗模式。疫情的時間點與社會氛圍,恰好讓正在發展中的作品有了足以反映時局的發表環境。

《PROJECT S》為團隊首度挑戰生活感濃厚,以產品與物件作為體驗引導的作品,結合線上互動與寫實日常,提供參與者頻次更快、個體主導權更強烈的代入感受。參與者在付費購買產品後,毋需實體進入特定空間,藉由主辦單位虛擬組織的邀請與指令,以點狀解任務的過程累積信任,遊戲的時間幅度相較先前作品一頓飯、一個晚上,擴增為幾天或幾週,期待最終以安全無虞的號召式活動帶領玩家在城市裡進行群體體驗。

鞏固老朋友,開拓新觀眾,驚喜製造的團隊5年來吸引了一群願意冒險,同時對團隊抱持高度信任的觀眾群,因此不斷開創新形式與路線,持續為觀眾創作驚喜,是驚喜製造團隊對粉絲們最深的回饋與感謝。

叁式 (Terry Lin 攝)

大慕影藝:持續孵化,找尋商轉機會

2021年5月因疫情升溫,全台進入三級警戒,對劇場界來說,不僅無法進行排練,許多演出也因此取消或是延期。大慕影藝執行長林昱伶表示,以內容總監簡莉穎為首的「找樣造劇」計畫,因2020下半年才正式啟動,在劇場界的運作仍在前期階段,多半以孵化作品為主,反而幸運地未因疫情而有太多影響。

「我們沒有針對疫情有什麼特別的計畫。如果疫情來了,找樣造劇就專心做劇本開發、孵化;疫情走了就開始製作、公演。」林昱伶如此說道,而簡莉穎則補充,公司其實一直都投入相當的心力與資源在從事劇本開發,考量到並非每一次的開發都能順利開花結果,偶有遇到半路陣亡的經驗,所以無論有沒有疫情影響,同時著手進行多個以上的開發,對於公司來說是必要的。

另一方面,林昱伶則觀察到,受疫情影響,有許多劇團轉而在線上播放過去的作品,或是直接在線上演出。「我覺得這樣蠻好的,反而能藉由這個機會看到更多表演者,當中也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創作者。」林昱伶提及,這次透過線上影片認識新的團隊,未來預計會有喜劇類型的開發;簡莉穎也解釋道,如果只是維持在線上發布短片的形式,未來商轉的機會相對較低,所以希望後續的合作與討論,能朝1集1個單元的喜劇方向來進行創作。

明日和合製作所、進港浪製作:群聚線上,先行動吧!

當無法群聚時,近年蔚為潮流且強調「人與人接觸」的沉浸式╱參與式演出,如何因應疫情的突如其來?明日和合製作所與進港浪製作是相對快做出反應、更帶來創作的團隊。

明日和合製作所的《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遞》最可見洪千涵、張剛華與黃鼎云3人的行動力,快速轉換藝術能量。在台灣宣布三級警戒第一次延長的幾天後,就在臉書曝光此藝術行動,從討論、匯聚人員、宣傳、報名到起跑用了不到一週的時間。更在疫情的瞬息萬變間,調整創作者與參與者的接觸方式、延展出第二波計畫。(註)在進入暑假後,則與進港浪製作合作《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遞—KIDS版》,觸及不同群眾。至於,進港浪製作《垃圾時間》則用Gather town軟體建立線上博物館,至少構成三階段的參與:募集電腦資源回收桶裡的資料、運用這批資料進行創作、參展時觀眾與藝術家間的互動。並且從6月中發動計畫到7月5日線上開展,只有短短17天。因此,他們的疫情應變策略是:集眾人之力、快速發展與修正,且清楚意識到「不只是轉為線上演出」的展演方式,而找到「共同在場」的狀態。

面對疫情,進港浪製作團長洪唯堯倒是比較樂觀,認為以自身的劇團規模就算暫時停下來也可以,劇場終究會回來的,但也不排斥因此發展出介於影像與劇場之間的新形式。不過,期待的仍是回到實體那刻。

註:齊義維:〈《Surprise! Delivery和合快遞》用驚喜與藝術對抗疫情 明日和合製作所的「藝術行動主義」〉,《PAR表演藝術》官方網站。

身體聚會所:線上聚會,增加年輕表演者曝光機會

去年10月,「創動舞劇場」與「軟硬倍事」聯合策劃的「身體聚會所」試營運。這個為了獨立表演者所搭建的交流平台,起因於編舞家林立川觀察COVID-19延燒全球後,中斷了台灣表演者的出國進修機會,而國內雖有許多舞蹈社,但對受過專業訓練的舞者來說,仍嫌不足。編舞家董怡芬指出,平台的參與者以畢業5年內的表演者為大宗,「表演者從學校畢業後,很難有辦法有品質地練身體,我們希望創建平台提供課程之外,也創造交流的機會。」

今年上半年,全台疫情尚未升溫,他們秉持媒合年輕表演者與各領域藝術家的宗旨,不以短期工作坊為形式,而將課程規劃為3個月每週兩次的實體課程,除了有常態性的身體技術課,也教授舞蹈教學策略與方法、藝文工作者勞動及法律相關權益、企劃書撰寫、財務規劃管理等,邀請不同領域創作者分享、甚至直接請舞團到聚會所上團課。

三級警戒後,他們中斷了所有實體課程,邀請藝術家╱策展人林人中線上分享「鏡頭編舞」、「擴延編舞」等主題,直面表演者當下對新方法的需求。隨著疫情延長,他們反省身體聚會所成立初衷,決定開辦6週「線上聚會所」,邀請這半年來密集參與的年輕表演者,反客為主,分享個人經歷、創作想法,提供新人曝光機會。董怡芬強調「線上絕對無法取代實體」,但線上作為COVID-19不得不然的工作法,也教會了她一些生存之道,「解封之後,線上線下並行,人們習慣了這種溝通方式,邀請不限於台灣的工作者來分享就更容易了。」

驚喜製造 (蔡詩凡 攝)
大慕影藝 (蔡詩凡 攝)
明日和合製作所、進港浪製作 (進港浪製作 提供)
身體聚會所 (身體聚會所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