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說書人》中,邱安忱是台上唯一的演員,他將與布袋戲偶一同帶領觀眾進入角色回憶,倒敘故事。
《白色說書人》中,邱安忱是台上唯一的演員,他將與布袋戲偶一同帶領觀眾進入角色回憶,倒敘故事。(同黨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同黨劇團《白色說書人》

說故事的人 沒能說出的事

同黨劇團新作《白色說書人》由詹傑編劇、戴君芳執導,團長邱安忱一人擔綱獨角戲,透過說書人穿越時空的敘事能力,揭開家族的沉痛記憶,那些在白色恐怖年代不能言說的過去。藉由戲偶與紙雕,讓說書人的故事立體化,那些令人顫慄的血淋淋真相,也在天馬行空、有如張飛打岳飛的說書情節中浮現……

同黨劇團新作《白色說書人》由詹傑編劇、戴君芳執導,團長邱安忱一人擔綱獨角戲,透過說書人穿越時空的敘事能力,揭開家族的沉痛記憶,那些在白色恐怖年代不能言說的過去。藉由戲偶與紙雕,讓說書人的故事立體化,那些令人顫慄的血淋淋真相,也在天馬行空、有如張飛打岳飛的說書情節中浮現……

同黨劇團《白色說書人》

10/12~14  19:30   10/14~15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23645010

說書的人,是個怎麼樣的人?在他天花亂墜的故事背後,有著什麼秘密、引人入勝的場景之中,暗藏哪些線索?當抽絲剝繭、撥開了層層迷霧之後,真相又會是何等沉重?是否將影響你對於說書人的態度,從而做出不同決定呢?在同黨劇團新戲《白色說書人》裡,邱安忱是台上唯一的演員,他將與布袋戲偶一同帶領觀眾進入角色回憶,倒敘故事,揭開家庭中那段深深埋藏的過往。他是說書人,也曾是說書人的唯一觀眾。

人偶同台  重述那年代無聲的暴力

身兼劇團團長、製作人與演員的邱安忱,說起這齣戲的發展過程,聽起來就像玩積木一樣:多會幻想,就能堆多漂亮。近年開始學習布袋戲的他,起初只是想當個為戲偶旁白、說出劇情的人,便找來去年曾在《拼裝家族》合作的編劇詹傑一起發想;而後,他們考慮以台灣一代講古傳奇吳樂天為出發點,試著去探究「說書人」此一身分和其背後的秘辛。隨著工作進展,劇情走向再次轉換,於是完成了以白色恐怖年代為背景,發生在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一對捲入風暴的夫妻間,那些不可告人的過去。

除了有跨足現代劇場的弘宛然吳榮昌和山宛然黃武山兩位偶師助陣,導演戴君芳及剪紙設計師Tim Budden,都是邱安忱因著欣賞與好奇,便特別邀請兩人加入團隊、試著合作。邱安忱表示,即使在合作之初,有許多未知的部分需要一一磨合、討論,譬如該如何把Tim Budden的紙雕作品在舞台上呈現,那些精妙的細節被放大後會有何種效果;或如與操偶師的演出配合,怎麼樣在偌大的空間裡,讓人與戲偶都能被看清、看見等等,在製作元素眾多、實驗創新的同時,也是他、乃至於同黨樂於面對的挑戰。

說書人帶領  走入那些沉痛的記憶

故事從頭七那夜說起,置身於準備獻給父親的眾多紙紮家具與物品之間的文彬,尋思著亡者是否真會如民間傳說般回魂相聚。他開始以說書人的身分講述並重現家中往事,帶領觀眾一步步深入那段沉痛的記憶:發生在他的親生父母與繼父三人之間的秘密。這段三角關係,在那風聲鶴唳的年代,改變了質地、籠罩著暴力的黑霧。曾經,陪伴著幼小文彬成長,那些精采絕倫的床邊故事,皆深藏著擔任說書人的繼父隱隱置換的個人經歷。編劇巧妙地利用了說書人得以錯亂時代、穿越古今的敘事能力,玩轉意喻、明示指涉,將原先聽來荒腔走板,讓廖添丁、濟公、潘金蓮和包拯同台登場的畫面,天馬行空、有如張飛打岳飛的說書情節,變成令人顫慄的血淋淋真相,也透過舞台上的再現,揭露了他們彼此間的糾葛,種種因愛而生的信任與背叛,以及文彬自己在終於了解實際情況的當時,所作出的選擇。

繽紛眩目的戲偶服裝、精緻美好的剪紙裝置背後是被嚴格整肅、不留一絲汙點的白色、模糊了慾望與行動的灰色、如陰影般不堪回首的黑色,還有那許多,一閃而過即被消滅、掩蓋的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