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厅院橱窗 Hot at NTCH

NTCH Salon 剧院沙龙:剧场.议场X「思辨机构」系列讲座摘要 制作及策展思维与实践

座谈现场。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策展人蓝贝芝、音乐策展人林芳宜与身在机构内的演出企划部门主管林亭均与会,就策展的定义、不同领域的策展差异与经验、独立策展人与机构合作的磨合,与机构内对策展的关注重点等,进行经验分享与思考。

时间:324日晚间

地点:台北 国家两厅院表演艺术图书馆

策划暨主持人:林人中

与谈人:王柏伟(数位艺术基金会艺术总监)

蓝贝芝(独立制作人、树德科技大学表演艺术系助理教授)

林芳宜(捌号会所艺术总监、卫武营当代音乐平台策展人)

林亭均(国家两厅院节目企划部经理)

林人中(以下简称中):2015年左右,由表演艺术联盟代表台湾,和韩国、澳洲、日本共同发起了Asia Producer’s Platform(APP,亚洲制作人平台),在表演艺术圈中标志出「创意制作人」的身分与讨论。此「创意」是否指涉「策展」?什么定义了策展人,什么又是表演策展?这些问题似乎在表演艺术圈至今未有明确定义。但,「策展」不论作为动词或名词,在视觉艺术圈已有诸多讨论,可否请柏伟先从这个角度来分享?

王柏伟(以下简称王)相对於表演艺术,策展这个概念在台湾视觉艺术圈的传统的确比较久。过去像故宫这类古典美术馆、艺术馆,「研究员」在组织架构中是相当重要的,他们研究艺术史,也藉艺术史来决定每个作品的内涵,判断哪些展品可以搭配展出。但在当代美术馆中,一方面因社会变化快速,也还未进入艺术史的书写,所以为了应对社会与国际在议题上的变化,美术机构发现需要有新的人来整理或爬梳展品,抑或藉由现代艺术家的作品去呼应原有展品,才能与快速变化的国际脉络、女性主义乃至於后殖民等讨论进行对话。

90年代开始,独立策展人变成国际上的重要现象,台湾在这波浪潮上也跟得很紧,北美馆在当时就开始举办台北双年展,也以国家馆的规格参与威尼斯双年展;但独立策展人受邀与现代/当代美术馆合作的现象还没有那么普遍,多半都是由馆内承办人员负责组织不同展览。

演变至今,当独立策展人与机构合作时,除了要身兼推广、组织展览、邀请艺术家,或为新作品的制作负上一定责任外,还要担任馆方与艺术家间的沟通桥梁;独立策展人往往没有机构内的工作经验,所以大部分都会需要行政作业的磨合期,这对独立策展人与机构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战。但这也有衍生的好处,可以协助机构内部人员重新检视现有体制是否符合时宜。

中:回到表演艺术圈,机构中的确比较没有研究员或策展人的角色,亭均能否聊聊两厅院节目部门怎么看待制作和策展?

林亭均(以下简称均):从视觉艺术到表演艺术,有很多东西是无法直接套用的,所以还是得先定义:「什么是策展?」

我同意策展就是种建构,策展人要清楚自己在当前的社会脉络中,要在创作过程里扮演的角色是什么?过去只是将展品摆在一起,现在需要思考将展品摆在一起后,想传达什么样的观点或理论?要和观者所沟通的连结是什么?这应该包含在策展人的工作内容当中。

以机构的角度来说,关注的还是机构的中心价值或是要推广的任务。两厅院的行销或节目面向,都有著「与观众多元连结」的精神;虽然底下有各个平台,但策展人的工作内容或平台的任务,不论是音乐、舞蹈还是表演,到最后都要去连结作品与观众间的关联性。

中:从外部策展人的角度,芳宜与贝芝怎么看待有关策展的讨论?

林芳宜(以下简称宜):以我所从事的音乐策展来说,与表演艺术中的戏剧、舞蹈截然不同,因为不管是音乐节或是音乐会演出,我都得思考:「要呈现的是人?还是作品?」

在视觉艺术或表演艺术里,策展人手上都有现成菜色可以端出来;但音乐没有。所以如果我想呈现的是音乐家,我还需要考虑他上场的作品是什么?身为音乐策展人,我在与机构合作之前,平时就要花很多时间搜集相关资讯。例如平常就要了解「哪位音乐家擅长什么作品?」、「最近推出的作品是什么?」、「不同音乐家的演出成本又是多少?」当代音乐家演出的成本差距非常大,如果没有掌控好而策出超预算的展,我认为是很不专业的表现,策展人除了了解作品也要了解制作,才能对委托者或机构负责。

从2013年两厅院请我策划新点子乐展,到现在担任卫武营当代音乐平台策展人,我给自己的功课一直都是:「改变观众与演出者间的关系。」当代音乐的演出方式有许多种,如果只是维持过去的观演关系,有许多音乐的美好很难被观众体会。除了要从节目里找出诠释脉络,让合作的机构可以与民众沟通,音乐舞台上的技术要求比戏剧和舞蹈高上许多,这部分也需要不断与场馆沟通。

但因为机构有资源,所以机构委托民间策展人时,很难令人拒绝。不可否认的,与机构合作时的确有许多困难,也有许多妥协,策展人在工作过程中需要燃烧心中的热情,而很大的成就感是来自於观众,像这一两年我就从卫武营的观众上得到非常大的反馈,他们对当代音乐没有任何预设观点,也因此没有预期到当代音乐是这么有趣、好听。透过不同观赏方式让民众接触当代音乐,多少有改变大家对当代音乐的观点。

王柏伟 (林韶安 摄)

蓝贝芝(以下简称蓝):我从单个制作的制作人做起,到2008年担任「女节」的制作人,才算是策展初体验;而女节标榜的是支持女性工作者,希望让观众看到女性创作的作品或意识,所以策展时不仅关照作品,也希望在人事配置上,能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女性。后来也担任台北艺穗节策展人,除了替节目定调,还要策划空间、氛围、参与体验等。

由於北艺三节是隶属於台北市文化基金会之下,担任策展人就代表著要与庞大的官僚机器合作,其实我有很强大的不适应感。刚好最近看了《解码日常生活的权力游戏》这本书,其中有些篇章正好可以拿来回应策展人与机构间的合作。书中有位社会学家撰文分析了KPI如何支配高等教育,KPI原先是福特汽车用来测量表现的机制,后来则被广泛地运用在公部门、高等教育,或是非营利组织的运作当中。这边我想要说的是,当我们同样也用量化指标来评断艺术文化时,很多时候是失准的,因为表演艺术并无法只用KPI来测量;也是因为有这样的治理机制,才让许多策展人、制作人在面对机构或建制时,有这么多的情绪。

在这样的机制下,就连想向机构申请补助的表演团队,都会面临检视,最后连团队都有事先的自我审查,这样的经验和冲击是很真实的,断裂感非常巨大。

中:延续先前的讨论,当我们把艺术生产的过程放在建制当中,到底艺术是怎么生产出来的呢?请各位分享作为策展人时,是怎么跟机构或艺术家交手。譬如,在策划节目时,机构策展人跟艺术家的对话是如何展开的?

蓝:在加入APP之后,有许多机会与亚洲国家的制作人一起分享制作经验,但必须承认,要在国情不同、语言无法精准沟通的情况下共制、合作一出戏,是难上加难,到最后常常变成谁的英文比较好、资源比较多,讲话就比较大声。

同时,在制作人发起的案子里,终究不完全是源自於艺术家自身的创作,即使可以形成共制,也很难保证艺术家能全心全意投入。过去也曾有过其中一方明显想要放弃,连彼此对话的动力都没有,最后共制就走不下去的经验。

所以在策展跟制作的过程中,需要乔人、乔事情,或许失败才是常态。我知道国表艺三馆有在规划编制内的制作人角色,但我也会好奇,如果组织内的承办已经有处理不完的行政事务、公文,怎么还有时间去陪伴艺术家的情绪?

林亭均 (林韶安 摄)

宜:目前三馆都以买节目居多,也会委托艺术家创作作品,所以我一直都很期待场馆里的承办人能有自己的喜好、品味,对表演艺术领域的作品是有感的,这样才会是好的承办人。但可能带来的危机是,承办人永远只和那几个艺术家、剧团或舞团合作。需要呼吁场馆的是,作为使用公资源的场馆,需要时时注意节目的多样化,而不只是做到资源平均分配。

过去我也曾在公部门机构,选择想要呈现的作品或想要合作的艺术家、学者专家时,出发点当然是以自己的喜爱为优先,但同时也操作过许多自己并不是那么喜欢但仍然很成功的展演和制作。像我曾制作过与传统祭仪相关的音乐展演,这并不是我特别感兴趣的主题,但我觉得有责任和义务,透过艺术性的转译手法,将这些文化内容介绍给民众。所以我也想提醒机构与场馆,要自我检视,不能一直只挑自己喜欢的作品,不然最后场馆整体呈现的节目样态会愈来愈少,观众的选择也愈来愈有限。

均:以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不管是委制或自制,「这个制作最后要去到哪里?」必须在一开始就定义清楚。假设有一档制作的目标是想要进行欧洲巡演,那回过头来想,在场馆现有的资源里,我们能在国际上串起什么样的网络?此时就不只局限於场馆内部,也跳脱委制与自制的结构。

在机构里,谈论更多的是「平台的搭建」,根据每个制作在内容上的不同,可能是要跟产业合作、接轨,可能是不同机构间的共制,也可能是各个资源,例如排练场、巡演、前期田调等的整合。

王:延续亭均的分享,作为策展人,我会希望机构能明确告诉我展览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找我来策展?也要明确告知场馆预算使用的项目框架,我觉得这是机构在面对外部独立策展人时需要注意的地方,不然策展人可能会花上好几个月时间去揣摩,最后还不知道为什么提案会被打回票。同样,如果机构在一开始就说明清楚,策展人才能回推策展的花费,及掌握艺术家应该投入多少心力在该次展览中。

回到与艺术家工作的方法。我相信不同策展人在面对不同艺术家或机构时,都有不同策略,定义自己的方式也不一样。以我的经验来说,我通常会退得比较后面,而不是直接告诉艺术家该怎么做。会花比较多的时间陪艺术家讨论相关议题与素材、协调并控制他的花费及工作时间,让艺术家长出自己的东西。

均:回应这次的讲座主题,我想在30年前设计现有机构与制度的当时,制作或策展这样的概念可能不曾被讨论过,所以才有了近几年乃至於今晚的讨论。我认为在机构内最根本的事情,是不管节目或是行销部门,都必须要去了解作品、了解手上的制作,这是基本的门槛,因为只有内部的人才知道机构想完成的事情是什么,及一个创意被提出来时,需要被完成的部分有哪些。也唯有如此,机构里的人才能扮演好内外润滑剂的角色。

林芳宜 (林韶安 摄)
蓝贝芝 (林韶安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8期 / 2021年03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8期 / 2021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