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NTCH Salon 劇院沙龍:劇場.議場—「思辨機構」系列講座摘要 製作及策展思維與實踐

座談現場。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策展人藍貝芝、音樂策展人林芳宜與身在機構內的演出企劃部門主管林亭均與會,就策展的定義、不同領域的策展差異與經驗、獨立策展人與機構合作的磨合,與機構內對策展的關注重點等,進行經驗分享與思考。

時間:324日晚間

地點:台北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

策劃暨主持人:林人中

與談人:王柏偉(數位藝術基金會藝術總監)

藍貝芝(獨立製作人、樹德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助理教授)

林芳宜(捌號會所藝術總監、衛武營當代音樂平台策展人)

林亭均(國家兩廳院節目企劃部經理)

林人中(以下簡稱中):2015年左右,由表演藝術聯盟代表台灣,和韓國、澳洲、日本共同發起了Asia Producer’s Platform(APP,亞洲製作人平台),在表演藝術圈中標誌出「創意製作人」的身分與討論。此「創意」是否指涉「策展」?什麼定義了策展人,什麼又是表演策展?這些問題似乎在表演藝術圈至今未有明確定義。但,「策展」不論作為動詞或名詞,在視覺藝術圈已有諸多討論,可否請柏偉先從這個角度來分享?

王柏偉(以下簡稱王)相對於表演藝術,策展這個概念在台灣視覺藝術圈的傳統的確比較久。過去像故宮這類古典美術館、藝術館,「研究員」在組織架構中是相當重要的,他們研究藝術史,也藉藝術史來決定每個作品的內涵,判斷哪些展品可以搭配展出。但在當代美術館中,一方面因社會變化快速,也還未進入藝術史的書寫,所以為了應對社會與國際在議題上的變化,美術機構發現需要有新的人來整理或爬梳展品,抑或藉由現代藝術家的作品去呼應原有展品,才能與快速變化的國際脈絡、女性主義乃至於後殖民等討論進行對話。

90年代開始,獨立策展人變成國際上的重要現象,台灣在這波浪潮上也跟得很緊,北美館在當時就開始舉辦台北雙年展,也以國家館的規格參與威尼斯雙年展;但獨立策展人受邀與現代/當代美術館合作的現象還沒有那麼普遍,多半都是由館內承辦人員負責組織不同展覽。

演變至今,當獨立策展人與機構合作時,除了要身兼推廣、組織展覽、邀請藝術家,或為新作品的製作負上一定責任外,還要擔任館方與藝術家間的溝通橋梁;獨立策展人往往沒有機構內的工作經驗,所以大部分都會需要行政作業的磨合期,這對獨立策展人與機構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戰。但這也有衍生的好處,可以協助機構內部人員重新檢視現有體制是否符合時宜。

中:回到表演藝術圈,機構中的確比較沒有研究員或策展人的角色,亭均能否聊聊兩廳院節目部門怎麼看待製作和策展?

林亭均(以下簡稱均):從視覺藝術到表演藝術,有很多東西是無法直接套用的,所以還是得先定義:「什麼是策展?」

我同意策展就是種建構,策展人要清楚自己在當前的社會脈絡中,要在創作過程裡扮演的角色是什麼?過去只是將展品擺在一起,現在需要思考將展品擺在一起後,想傳達什麼樣的觀點或理論?要和觀者所溝通的連結是什麼?這應該包含在策展人的工作內容當中。

以機構的角度來說,關注的還是機構的中心價值或是要推廣的任務。兩廳院的行銷或節目面向,都有著「與觀眾多元連結」的精神;雖然底下有各個平台,但策展人的工作內容或平台的任務,不論是音樂、舞蹈還是表演,到最後都要去連結作品與觀眾間的關聯性。

中:從外部策展人的角度,芳宜與貝芝怎麼看待有關策展的討論?

林芳宜(以下簡稱宜):以我所從事的音樂策展來說,與表演藝術中的戲劇、舞蹈截然不同,因為不管是音樂節或是音樂會演出,我都得思考:「要呈現的是人?還是作品?」

在視覺藝術或表演藝術裡,策展人手上都有現成菜色可以端出來;但音樂沒有。所以如果我想呈現的是音樂家,我還需要考慮他上場的作品是什麼?身為音樂策展人,我在與機構合作之前,平時就要花很多時間蒐集相關資訊。例如平常就要了解「哪位音樂家擅長什麼作品?」、「最近推出的作品是什麼?」、「不同音樂家的演出成本又是多少?」當代音樂家演出的成本差距非常大,如果沒有掌控好而策出超預算的展,我認為是很不專業的表現,策展人除了了解作品也要了解製作,才能對委託者或機構負責。

從2013年兩廳院請我策劃新點子樂展,到現在擔任衛武營當代音樂平台策展人,我給自己的功課一直都是:「改變觀眾與演出者間的關係。」當代音樂的演出方式有許多種,如果只是維持過去的觀演關係,有許多音樂的美好很難被觀眾體會。除了要從節目裡找出詮釋脈絡,讓合作的機構可以與民眾溝通,音樂舞台上的技術要求比戲劇和舞蹈高上許多,這部分也需要不斷與場館溝通。

但因為機構有資源,所以機構委託民間策展人時,很難令人拒絕。不可否認的,與機構合作時的確有許多困難,也有許多妥協,策展人在工作過程中需要燃燒心中的熱情,而很大的成就感是來自於觀眾,像這一兩年我就從衛武營的觀眾上得到非常大的反饋,他們對當代音樂沒有任何預設觀點,也因此沒有預期到當代音樂是這麼有趣、好聽。透過不同觀賞方式讓民眾接觸當代音樂,多少有改變大家對當代音樂的觀點。

王柏偉 (林韶安 攝)

藍貝芝(以下簡稱藍):我從單個製作的製作人做起,到2008年擔任「女節」的製作人,才算是策展初體驗;而女節標榜的是支持女性工作者,希望讓觀眾看到女性創作的作品或意識,所以策展時不僅關照作品,也希望在人事配置上,能讓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是女性。後來也擔任臺北藝穗節策展人,除了替節目定調,還要策劃空間、氛圍、參與體驗等。

由於北藝三節是隸屬於台北市文化基金會之下,擔任策展人就代表著要與龐大的官僚機器合作,其實我有很強大的不適應感。剛好最近看了《解碼日常生活的權力遊戲》這本書,其中有些篇章正好可以拿來回應策展人與機構間的合作。書中有位社會學家撰文分析了KPI如何支配高等教育,KPI原先是福特汽車用來測量表現的機制,後來則被廣泛地運用在公部門、高等教育,或是非營利組織的運作當中。這邊我想要說的是,當我們同樣也用量化指標來評斷藝術文化時,很多時候是失準的,因為表演藝術並無法只用KPI來測量;也是因為有這樣的治理機制,才讓許多策展人、製作人在面對機構或建制時,有這麼多的情緒。

在這樣的機制下,就連想向機構申請補助的表演團隊,都會面臨檢視,最後連團隊都有事先的自我審查,這樣的經驗和衝擊是很真實的,斷裂感非常巨大。

中:延續先前的討論,當我們把藝術生產的過程放在建制當中,到底藝術是怎麼生產出來的呢?請各位分享作為策展人時,是怎麼跟機構或藝術家交手。譬如,在策劃節目時,機構策展人跟藝術家的對話是如何展開的?

藍:在加入APP之後,有許多機會與亞洲國家的製作人一起分享製作經驗,但必須承認,要在國情不同、語言無法精準溝通的情況下共製、合作一齣戲,是難上加難,到最後常常變成誰的英文比較好、資源比較多,講話就比較大聲。

同時,在製作人發起的案子裡,終究不完全是源自於藝術家自身的創作,即使可以形成共製,也很難保證藝術家能全心全意投入。過去也曾有過其中一方明顯想要放棄,連彼此對話的動力都沒有,最後共製就走不下去的經驗。

所以在策展跟製作的過程中,需要喬人、喬事情,或許失敗才是常態。我知道國表藝三館有在規劃編制內的製作人角色,但我也會好奇,如果組織內的承辦已經有處理不完的行政事務、公文,怎麼還有時間去陪伴藝術家的情緒?

林亭均 (林韶安 攝)

宜:目前三館都以買節目居多,也會委託藝術家創作作品,所以我一直都很期待場館裡的承辦人能有自己的喜好、品味,對表演藝術領域的作品是有感的,這樣才會是好的承辦人。但可能帶來的危機是,承辦人永遠只和那幾個藝術家、劇團或舞團合作。需要呼籲場館的是,作為使用公資源的場館,需要時時注意節目的多樣化,而不只是做到資源平均分配。

過去我也曾在公部門機構,選擇想要呈現的作品或想要合作的藝術家、學者專家時,出發點當然是以自己的喜愛為優先,但同時也操作過許多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但仍然很成功的展演和製作。像我曾製作過與傳統祭儀相關的音樂展演,這並不是我特別感興趣的主題,但我覺得有責任和義務,透過藝術性的轉譯手法,將這些文化內容介紹給民眾。所以我也想提醒機構與場館,要自我檢視,不能一直只挑自己喜歡的作品,不然最後場館整體呈現的節目樣態會愈來愈少,觀眾的選擇也愈來愈有限。

均:以我的角度來說,我認為不管是委製或自製,「這個製作最後要去到哪裡?」必須在一開始就定義清楚。假設有一檔製作的目標是想要進行歐洲巡演,那回過頭來想,在場館現有的資源裡,我們能在國際上串起什麼樣的網絡?此時就不只局限於場館內部,也跳脫委製與自製的結構。

在機構裡,談論更多的是「平台的搭建」,根據每個製作在內容上的不同,可能是要跟產業合作、接軌,可能是不同機構間的共製,也可能是各個資源,例如排練場、巡演、前期田調等的整合。

王:延續亭均的分享,作為策展人,我會希望機構能明確告訴我展覽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找我來策展?也要明確告知場館預算使用的項目框架,我覺得這是機構在面對外部獨立策展人時需要注意的地方,不然策展人可能會花上好幾個月時間去揣摩,最後還不知道為什麼提案會被打回票。同樣,如果機構在一開始就說明清楚,策展人才能回推策展的花費,及掌握藝術家應該投入多少心力在該次展覽中。

回到與藝術家工作的方法。我相信不同策展人在面對不同藝術家或機構時,都有不同策略,定義自己的方式也不一樣。以我的經驗來說,我通常會退得比較後面,而不是直接告訴藝術家該怎麼做。會花比較多的時間陪藝術家討論相關議題與素材、協調並控制他的花費及工作時間,讓藝術家長出自己的東西。

均:回應這次的講座主題,我想在30年前設計現有機構與制度的當時,製作或策展這樣的概念可能不曾被討論過,所以才有了近幾年乃至於今晚的討論。我認為在機構內最根本的事情,是不管節目或是行銷部門,都必須要去了解作品、了解手上的製作,這是基本的門檻,因為只有內部的人才知道機構想完成的事情是什麼,及一個創意被提出來時,需要被完成的部分有哪些。也唯有如此,機構裡的人才能扮演好內外潤滑劑的角色。

林芳宜 (林韶安 攝)
藍貝芝 (林韶安 攝)

《PAR表演藝術》 第338期 / 2021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8期 / 2021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