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北越界在實驗的精神裡展現了精緻的質感。(陳福堂 攝)
舞蹈 演出評論/舞蹈

活力多了一點點、創意少了一點點 對《失樂園》的一番描繪

越界舞團的《失樂園》表達了前中年浪漫期對現世的不安與反省,也呈現了這個成員背景以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爲主的團體,對末世的浪漫想像。

越界舞團的《失樂園》表達了前中年浪漫期對現世的不安與反省,也呈現了這個成員背景以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爲主的團體,對末世的浪漫想像。

每人對「失樂園」都有一番不同的描繪。是不是愈年近中年,對「失樂園」反而有愈不脫軌的想法?越界舞團的四位中生代舞者所描繪的《失樂園》,有敎養地,有規矩地,表達了前中年浪漫期對現世的不安與反省,也呈現了這個成員背景以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爲主的團體,對末世的浪漫想像。

通過安樂死的《失樂園》

這裡是一個通過安樂死的《失樂園》。痛苦少一點點,詩情多一點點;破壞少一點點,垂憐多一點點。

由四位中生代舞者羅曼菲、吳素君、鄭淑姬與葉台竹演出,結合林克華的燈光,靳萍萍的服裝,羅曼菲與古名伸的編舞,田啓元的概念劇本與作曲家林慧玲的音樂,這些舞蹈、劇場音樂菁英成員的結合,不止先天上就有了某種品質上的保證,其實更是學院品牌的集合。當然,其中在小劇場以詭奇創意受人矚目的新生代導演田啓元的加入,也透露了這個中年團體,除了要「跳過癮」外,還有強烈的「實驗」企圖。

四人的搏命演出,在舞蹈技巧、舞台精神上都令人敬佩。在實驗的精神裡展現了精緻的質感。但是衆多菁英的結合,也可能使得創作過程的許多靈光乍現,犧牲在集體創作不可免的妥協裡,以求一個有起承轉合的結構,一個風格統一的整晚作品。《失樂園》後天上的限制則使得作品的呈現勇氣多了一點點,大膽少了一點點,活力多了一點點,創意少了一點點。

起承轉合在妥協中失去了創意

首段羅曼菲所編的〈日月流轉〉,在今年五月吳素君的《優舞記事》中曾有不完整版的首演,林克華設計的斜坡舞台,在燈光的變化下,構成了整晚最美麗的視覺,葉台竹從大幕間的一束逆光中走出,踩在緩慢而神秘的節奏裡,匍匐於斜坡的地心引力上,緩緩蠕動,彷彿陰道玄關裡男女的交媾,特別是由葉台竹及吳素君夫妻演來,更是令人怦然心動。

第二段〈浮世驚鴻〉,節奏急轉直下,天使鄭淑姬的出現,是純潔、神聖與浮世暴力邪惡的對比。斜坡拆解爲充滿稜角的各種小塊,在稜角突梯的地形中,上演著生物圈裡弱肉強食,階級立判的食物鏈,在鼓噪尖銳的音樂結束,天使墜入凡塵,宣示純潔神聖的終結。

按著《失樂園》的起承轉合,崩潰與錯亂成爲〈無足的天使〉不得不看到的末世景像。看過田啓元的〈魔宴彌撒〉,會嫌此次手法雷同老套,同時戲劇性的突然加入,也使得形式上令人覺得牽強。但以語言塑造意像與氣氛,田啓元對文字的敏感聯想力,仍使得文字十分具有可聽性。而後〈夜曲〉在蒼白中褪去記憶,古名伸的即興舞蹈又讓作品產生另一種轉折,四人間的關係若有似無地在淡出狀態裡。回到未來,天使再度出現,帶著甜美的歌聲引領終程。浮世的一個切片,走來如此多艱,盡頭卻是如此優雅浪漫的福音,聽來要比先前的文字要虛矯矜持多了。

 

文字|盧健英  新聞工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