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湘蘭圖》
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湘蘭圖》(劉耀武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以實驗為導向 打造新世代戲曲展演平台

從重新開張的「酷集劇場」談起

2022年下半年,有鑑於台灣劇場界受到疫情嚴重影響,為鼓勵創作人才持續創作,辜公亮文教基金會重啟睽違4年的「酷集劇場」,以最高補助新台幣100萬元、票房歸團隊所有為號召,徵集具有跨領域、跨時代和跨劇種的全新製作,希望在後疫情時代,為有心持續創作的藝術家們提供展演舞台。

酷集劇場」:無拘無束的實驗平台

此次入選的3齣作品,風格迥異,充分展現實驗精神。「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的《湘蘭圖》,從一幅畫為起點,以戲曲結合現場爵士樂隊的形式,發展出對明代青樓詩人馬湘蘭的人物想像與情感共鳴;「劉冠詳舞蹈與音樂工作室」推出的《AI SH69VA 欲的終結版》,是以舞蹈結合個人生命敘事,赤裸呈現個人的私密情感與親子關係;《雷峰塔1924》是由戲曲導演兆欣和長笛家華姵合作的音樂會,該作品以現實中的雷峰塔為經、「白蛇傳」故事為緯,透過4名音樂家以樂互動、對彈的形式,激盪出當代人對傳說故事的詮釋與想像。

事實上,自2016年起,酷集劇場便逐漸成為國內藝術家進行戲曲創新、跨界和實驗展演的平台之一。在前兩屆(2016、2018)中,向來多演傳統戲的台北新劇團,曾與兆欣合作推出《易》和《畫皮》,這兩部充滿實驗性質的新製作,皆有意識地針對京劇演員的身體進行實驗,並以拆解程式、突破行當表演框架的方式,尋找當代戲曲演員的身體狀態;而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的編導劉亮延,也與北京乾旦劉欣然合作《馬伯司氏》,以一人分飾多角的獨角戲形式,利用京劇唱腔與爵士樂的結合,持續探索戲曲表演與爵士樂結合的各種可能。(註1

若從台灣的戲曲生態來看,自2004年國光劇團推出《王有道休妻》,同年,「二分之一Q」的崑劇小劇場《柳.夢.梅》,以及臺灣豫劇團的實驗豫劇《試妻!弒妻!》,由此開啟戲曲小劇場的相關討論。將戲曲與小劇場作結合,是指此類戲曲作品具有小劇場創新、實驗的精神,顛覆、突破、轉化了傳統戲曲的程式規範與美學特徵。然而,具有實驗精神之戲曲作品,絕不僅是小劇場作品的專利,從早期的雅音小集到當代傳奇劇場,甚至是精緻歌仔戲時期到當代布袋戲的發展,每個世代的戲曲人在面對傳統與現代的抉擇,為了連結當代觀眾的情感思維,符合觀眾的審美習慣,在承襲傳統的同時,仍以實驗的精神走向未來,改換自己的時代容顏,這一切都只為召喚下一個世代的年輕觀眾。

兆欣X華姵《雷峰塔1924》(劉耀武 攝)

「戲曲夢工場」:承襲戲曲小劇場精神

酷集劇場在執行長辜懷群的推動下,以民間基金會的形式,推動當代戲曲的實驗與實踐。除了來自民間的力量,由公家單位提供資源打造的演出平台,更是直接影響了當代戲曲的發展面貌。如2013年至2017年,國立傳統藝中心舉辦4屆的「小劇場.大夢想」系列,由國光劇團和民間劇團分別推出小劇場實驗作品。(註2緊接2016、2017連續兩年的「創意競演」,則是廣納各式劇種,在傳統戲曲表演的基礎上,創發出更為豐富多元的戲曲表現形式。

繼「小劇場.大夢想」和「創意競演」之後,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舉辦的「戲曲夢工場」,可以說是延續著戲曲小劇場之精神與發展脈絡。(註3自2018年開辦以來,戲曲夢工場至今已歷經5屆,第2至第4屆採策展人形式,以公開徵選和策展人邀演方式雙軌並行,期間累積28部新製作,包括本事劇團的《碰老戲》、EX-亞洲劇團《假戲真作2.0》、當代傳奇劇場/興傳奇青年劇場《少年三岔口》、臺北海鷗劇場《女子安麗》和《海鷗之女演員深情對決》、野墨坊《記。形變》等;自第4屆起,出現布袋戲團如山宛然劇團《偶人記》、真快樂掌中劇團《掰》,以及臺北木偶劇團《奧賽羅》等。

值得注意的是,其演出場地多為臺灣戲曲中心的多功能廳,劇場空間可隨團隊需求自行調整,因此也給了團隊更多靈活運用空間的可能。如真快樂掌中劇團的《掰》,除了結合即時攝影,並讓觀眾分坐4區,以此建構非傳統的人/偶觀演關係;正明龍歌劇團的《你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則將觀眾分為兩區,觀眾席的空間亦成為演員的表演區;又如當代傳奇劇場的《宇宙瘋》,將整個劇場空間打造成「芝山療養院」,觀眾可隨意遊走其間,選擇自己的沉浸路徑。

戲曲夢工場的推動,無疑為當代戲曲的發展提供了另一種想像路徑,藉由戲曲與小劇場的結合,大量現代劇場編導的介入、主導,以當代的觀點解構經典文本,或以整體劇場美學,重新排列傳統戲曲的技藝展演,改變傳統的觀演關係;而戲曲表演化作聲音與肢體的各項劇場元素,傳統元素在現代劇場裡經過各種轉化、拼貼、隱喻,或結合敘事成為表演主體,藉此開展當代戲曲的另一種想像。

《海鷗之女演員深情對決》(陳又瑄 攝 臺北海鷗劇場 提供)

「大稻埕青年戲曲藝術節」:號召年輕世代的創意想像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自2014年起,由大稻埕戲苑舉辦的「大稻埕青年戲曲藝術節」(以下簡稱「青藝節」),在戲曲夢工場出現以前,也是國內「戲曲實驗創新的大本營」。(註4「青藝節」至今已舉辦9屆,除了每年邀請極具創意與潛力的新生代團隊演出,也嘗試引薦大稻埕青年歌仔戲團演員至各劇組,或媒合線上的編導與優秀戲曲演員合作。(註5

由青藝節打造的演出平台,長年以來支持了許多年輕團體持續創作,包括文和傳奇、栢優座、奇巧劇團、正在動映有限公司、正明龍歌劇團等;同時,也孕育了許多中生代極具潛力的戲曲創作者,包括許栢昂、劉建幗、兆欣、李季紋、周玉軒、蔡逸璇等人。自第5屆開始,青藝節有布袋戲團隊的加入,且多為來自中南部,如真雲林閣、長義閣、義興閣、光興閣和蘇俊穎掌中木偶劇團等,這幾年青藝節的邀演,已逐漸成為中南部布袋戲團,北上演出的重要管道之一。

若將上述3個展演平台,置於整體戲曲生態來看,確實成功召喚年輕世代的觀眾走進劇場,更重要的是,也藉此培養了一批重要的創作者,如栢優座的許栢昂,本身為京劇科班出身,同時身兼編劇、導演和團長的角色,栢優座除了參與早期的「小劇場.大夢想」系列,並連續5年參與青藝節演出,去年也在戲曲夢工場推出《最後5秒,會看見光、看見暗、還是看見我》。借重個人的戲曲背景與現代劇場的編導經驗,如明華園戲劇總團、明華園天字戲劇團和一心戲劇團也紛紛與許栢昂合作。又如在酷集劇場累積豐富表、導演經驗的兆欣,雖沒有專屬劇團,卻經常與台北新劇團、文和傳奇、候青藝團合作,今年也開始跨足布袋戲導演,與長義閣合作新戲《我,哪吒》。此外,尚有奇巧劇團的劉建幗、正在動映有限公司的李季紋、台北海鷗劇場的宋厚寬等,在上述各類展演平台中,皆能見其活躍的身影。

長期跨足傳統與現代的劇場編導,無疑開拓了戲曲小劇場/實驗戲曲的各種想像,促進了台灣實驗戲曲的發展;然而,隨著實驗戲曲蓬勃發展,傳統與現代戲劇的界線日趨模糊,未來勢必有更多現代劇場人才的加入,每一次的製作都將是一種新嘗試,實驗戲曲的同時,更是在實驗觀眾。不論未來戲曲作品/製作的風格如何多變、形式如何難以定義,誠如張啟豐所言:「在新製作(包含戲曲小劇場)中,戲曲表演已非唯一可觀可聽者,雖與其他劇場元素並置場上,但與成敗息息相關。」(註6

註:

  1. 酷集劇場演出作品包括京劇演員劉稀榮的《戲中人》(2016)和李佳麒的《回身》(2018),兩者皆以半自傳式,從自身技藝回看習藝過程與人生經歷;另外,尚有清華閣周祐名掌中劇團,透過田野調查創作的《欲海波瀾》(2016)。
  2. 歷屆民間劇團包括三缺一劇團、EX-亞洲劇團、栢優座、文和傳奇戲劇團、狂想劇場、阮劇團、動見体劇團、人力飛行劇團。
  3. 根據112年「戲曲夢工場節目徵集計畫」徵選公告:「鼓勵突破傳統框架,創作具戲曲元素的實驗性小劇場作品。」瀏覽日期:12.25。
  4. 劉美芳,〈一切都正在發生⋯⋯勇敢挺進第六年的「青年戲曲藝術節」〉,瀏覽日期:12.26。
  5. 葉玫汝,〈記大稻埕戲苑 青年戲曲藝術節 五周年〉,瀏覽日期:12.26。
  6. 張啟豐,〈當代戲曲脈絡下的身體技藝╱記憶——以台灣戲曲小劇場為例〉,瀏覽日期:12.24。
《宇宙瘋》(陳伯瑋 攝 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3/01/04 ~ 03/04